《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39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拳当中夹杂这术法和种子的力量,之前吴勉一个人在高山当中慢慢的摸索出来了可以融合这两种力量的方法。只是这力量不稳定。并不是每一次都施展的出来。而且没有经过实战,吴勉自己也不清楚这威力到底能有多大。正巧用了赤胆来验证了这新的能力,只是结果连吴勉都被震撼都到。
  “你把平妖仙君忘了……”吴勉走到了谷元秋之后,照方抓药又将刚才对着赤胆施展出来的力量对着谷元秋的前心打了过去。白发男人的运气不错,连续两次都那种混合的力量施展了出来。
  而谷元秋好像躲闪不急一样,任凭吴勉这一拳打在了自己心口上。不过这一拳好像打在了棉花堆里一样。白发男人竟然在谷元秋的身上找不到着力点。能赤胆一拳打碎的力量,在谷元秋身上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看出来。
  就在吴勉错愕的时侯。自己拳头接触到谷元秋的位置,瞬间穿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吴勉便被高高的抛了起来,随后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股力量打在吴勉身上的一刹那。白发男人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到了吴勉倒在地上人事不知,谷元秋已经存了给赤胆报仇的想法。当下他将吴勉掉落在地的贪狼捡了起来。回到了吴勉身边之后,举起来手里的法器就要白发男人的脑袋劈下来。

  就在贪狼马上就要落下的同时。谷元秋突然感觉到身后多了一个人。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谷元秋的背后响了起来:“吴勉还欠了方士爷爷一个嘴巴,他的命丢了的话,那个嘴巴你要替吴勉还么?”
  这句话救了谷元秋和吴勉一命,当下谷元秋没有反驳的意思,和冬凤一起带着两大包的碎尸使用了神力遁法。这两位神祇在席应真、归不归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消失之后不久,远处又有一个神祇的气息跟着一起消失,应该就是方士一门第三位大方师伊秧了。
  直到这三位神祇完全消失之后,剩下的方士才敢去将广仁、火山都搀扶了起来。这两位大方师只是被封住了气脉,身子突然不能动,刚才发生的是事情却都在二人的眼里。这两位大方师也被吴勉一拳弑神的本事惊呆了,只不过身上的气血两脉都被封住,想开口询问都做不到。
  趁着这个时侯,归不归笑嘻嘻的走到了两位大方师的身边。说道:“谷元秋他们是惦记上了你门方士一门的私货,老人家我在给你们提个醒。他们都是神仙已经惦记上你们了,早晚还会二次返回。到时候我们不在这里。两位大方师就要多加小心了……”

  “不劳……归师兄的……好意,福祸……都是命运,淡然面对就好。”广仁好不容易说出来这几句话之后,语速已经趋于正常。重重的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本来好好的一次纪念燕哀侯大方师的水陆法会,就这么被耽误了。几位,广仁还要指挥门下收拾残局,无法相送各位,还请原谅……”
  “直接说你们可以离开了,老人家我听的明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此地的主人已经赶客了。我们还是识趣一点离开吧。傻小子你把你小爷叔背上,我们一起离开——张松呢?饕餮!你们人哪去了?”
  这个时侯,有方士前来禀告。刚才四神前来的时侯,张松已经带着饕餮离开了这里。看样字他也看出来了端倪,先行一步逃走了。反正人已经给广仁大方师带到了,过几天过来清算后账就好。
  看着归不归等人带着昏迷不醒的吴勉离开,广仁突然变了脸色,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不等了,你我这就去将法器请回来……”
  广仁和火山受伤并不严重,修养了一晚之后被封住气血两脉便都打开。其他的众方士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大半被震晕而已。谷元秋、伊秧都是方士出身,看在那一点香火情上,也不会对方士们下手太狠。
  天亮之后,静心湖中的方士相继使用乘坐马车离开。百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向着沿海的码头行驶过去。半个月之后,广仁、火山连同众方士在码头上了大船,随后大船离岸向着东海行驶过去。
  五天之后,在百里之外的另外一座码头上,一艘波斯大商船靠岸。下船的众波斯客商当中,还不少来往中土、波斯经商的汉人客商。其中有三十多人下船之后,便被早已经等候在这里的泗水号马车接走。码头上正是繁忙的时节,人来人往的也没有人注意到这些汉人客商。

  三十多人连同货物一共载了十二架马车,一直等到马车离开码头行驶出去二十多里之后,为首的马车中的两个人先后将一张薄薄的面皮撕扯了下来,露出来真容竟然是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之前他们俩在谷元秋、伊秧的面前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担心那几位神祇缓过来之后会再来找他们的麻烦。这才演了一出戏。看着好像是带着全部人马到海上去投奔徐福大方师了。其实大船只是在海上绕了一圈之后,便将他们送到了另外一艘商船上面。
  商船和马车也都是和泗水号商量好的,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巴不得和广仁、火山这样的大人物攀上交情。一切都在隐秘当中进行,直到从码头出来也没有发现什么一场的事情,两位大方师这才算松了口气。
  广仁将之前从归不归那里窥探得来的地图拿出来,这张地图他已经快背下来了。只是里面的法器一天没有到手,大方师的心里便总是惴惴不安。火山看着师尊手里的地图,说道:“您说吴勉、归不归他们会不会也已经去往地图的所在?毕竟还有一张一摸一样的地图在归不归的手上。”
  “现在大术士席应真就在他们身边,席应真一天不走,归不归便一天不敢前往地图的所在。”广仁解释了一句之后,将看过无数遍的地图收了起来。随后看着窗外的风景继续说道:“就是因为归不归猜到了地图里面是什么,才不敢轻易的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他们还有和神祇相争的资本。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打这件法器的主意。”
  说到最后的时侯,广仁意识到了自己把自己说在了当中,当下这位大方师轻轻的叹了口气,火山十分识趣的岔开了话题说道:“大方师,这地图是从归不归的手上得到的。那只老狐狸会不会在其中做什么手脚?毕竟我们得到的有些太过轻松了。好像是那个老家伙送给我们的一样。”
  “不会,当日你也在,归不归不可能看出破绽的……”话虽然是这样说的,不过广仁想到这张地图是从老家伙手里得来。他心里也开始莫名饿紧张起来。当下,广仁将地图取了出来,在当中折了起来,只看归不归画的那一部分。看了半晌也没有看出来什么破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