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156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咩~~~~~~~~~”路过间笼子,突然响起羊叫声。
  熊猫叫声很特,大致分为四种,“咩咩”羊叫声表示惊慌不安,狗叫声表示攻击警告,“嗯、嗯”声大意是平和,“啾啾”鸟叫则代表它们很满意。
  冯淑听到声音立刻回头,在待产母熊猫花花的笼子外看了一会,她转头道:“小马,给基地打电话,接花花回隔离圈舍。”
  纪安家很有意思,前段时间老纪晚总是不在家,而今天,轮到冯淑夜不归宿。
  熊猫生崽在基地里算得一件大事,每多一只小滚滚,熊猫种群远离濒危一步。冯淑除了平时在动物园,她手一共有5只成年大熊猫,与12位年轻饲养员一起养,顺带教学。这些年轻饲养员虽然不是助理研究员,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出路。
  有朝一日冯淑说谁出师了,调职去国内其他野生动物园养熊猫,身价立马翻数倍。

  花花是冯淑在它六个月大时接手的,等于是她一手养大,而且第一胎,冯淑决定晚在圈舍陪着过夜,未来36小时内,花花随时可能生产。
  冯淑不回家,老纪很识趣,晚带了晚饭和纪安一起到基地探望领导。
  借着这次机会,纪安第一次进到基地繁殖区圈舍,刺探敌情。
  也是在这天晚,一只脸印着脚印的熊猫贼头贼脑用钥匙开门,走进繁育区。
  周二晚7点30,纪安第一次进入基地繁育区。
  干净程度自然不用说,但和动物园圈舍不同,繁殖区的圈舍整体呈一个环形走廊,分为内舍和外舍,之间由一道铁闸隔开。
  纪安跟着纪天浩走入环形走廊,立刻四下打量,不忘和路过的大禹打个招呼,他很快注意到铁闸是通过手动拉开,不需要钥匙,这是个好消息。然而,笼子那道门的锁让纪安很头疼,心下嘀咕道:“也不知道这些锁是不是都一样,如果不一样,偷来老爸老妈的钥匙也打不开。”
  怕什么来什么,纪安假意询问,纪天浩道:“每道锁都不同,钥匙由专门负责的饲养员保管。”
  纪安心里一沉。

  走廊尽头,纪天浩又道:“基地以前有过一把可以打开所有笼门的钥匙。”
  纪安想追问,纪天浩推开尽头处,隔离圈舍的大门走入。
  隔离圈舍专门用于接生小滚滚,卫生条件普通圈舍更严格,墙壁雪白,地砖反射光亮,较之医院的特护病房也不遑多让。
  隔壁是值班室,晚不只冯淑,她的几位同事也在。
  纤尘不染的笼子里,待产母熊猫花花来回焦躁走动,时不时发出咩咩羊叫,以花花现在的情绪状态,冯淑这个专职奶妈也不敢近距离接触,只能隔着笼子用言语哄着,等花花走近了,伸手进笼子摸它两下当作安抚。
  “怎么样了?”纪天浩递饭盒,问。
  冯淑也不回旁边值班室,接过饭盒地坐下:“刚刚开始出现努责反应(宫l缩),花花自己舔了两下,不过羊水还没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
  冯淑扒了两口饭,“咩~~~~~~”花花再次发出羊叫,她对纪安道:“你去隔壁拿两块硬纸板来。”
  值班室里特意准备好硬纸板,纪安刚走进马皱眉,整面墙全是监控屏幕。
  拿着硬纸板返回,按冯淑要求递给笼子里的焦躁母熊猫。花花接过硬纸板,背靠笼子坐下,放进嘴里啃咬。
  纪安道:“它吃硬纸板不要紧吗?”
  纪天浩:“不会真吃,熊猫又不傻,老一点,不新鲜的竹子它们连碰都不碰。
  花花啃硬纸板只是为了缓解情绪,跟有些人通过撕纸发泄心里负面情绪一样。”

  纪安往笼子里看去,果然,花花在硬纸板啃下一块缺口,随即吐掉。
  趁它这时候背靠笼子坐下,冯淑放下吃到一半的饭盒,蹲下揉它披着一条黑带的后背。
  晚八点,熊猫要睡觉,环形走廊里的灯光暗下,但没有熄灭。
  圈舍大门打开,走进来一只鬼鬼祟祟,脸印着脚印的“熊猫”。
  停在间圈舍门口,叫醒躺在竹子堆里,即将入睡的大种熊,大禹被这货吓了一跳。
  见状,陈老头偷笑,觉得自己假扮熊猫的想法果然可行。为进一步验证,他拿出钥匙准备打开笼门,想了想,自己现在这样进去可能会被大禹揍。
  发现旁边笼子空着,他用钥匙打开隔壁圈舍,走入,习惯性把门锁好。

  圈舍之间仅一道铁笼分隔,两边熊猫可以互相玩闹打招呼,真要玩过火了,退远一点行。
  “喔~~~~喔~~~~~”陈卫国趴在地,继续假装,面朝隔壁大禹叫唤。
  大禹本别的熊猫聪明,加之陈老头身暂时没有涂抹熊猫粪l便、尿l液,很容易嗅出气味。
  睡觉被吵醒,大禹啃竹子发泄,不理会那只假熊猫。瞥去一眼,“有毛病”三个字跃然大禹脸。
  不一会,老头察觉自己已经露陷,也不装了,摘下头套,无聊抛玩手钥匙,跟大禹唠起嗑来。
  老头手贱,抛起的钥匙没接住,通过缝隙掉到了隔壁。他想要伸手去拿,刚巧大禹抓起一根竹子,竹子另一端把钥匙扫离铁笼。
  老头努力伸长胳膊试了试,发觉够不到,他对大禹道:“儿子,帮个忙,拿下钥匙好吗?”
  看在以前替它铲屎,带母熊猫来给它啪的份,大禹不揍老头已经不错了,听话帮忙?等下辈子吧……
  见大禹不鸟他,老头站起走向笼门,摇晃一下,锁得死死的。他尝试呼叫两声,希望有人听见,可惜回应他的只有熊猫。
  身手机又没带,这下老头知道坏了,气苦道:“昨天才刚放出来,难道我今天又要睡笼子里?”

  老头虽然疯疯癫癫,可毕竟了年纪,加之才回国不到1星期,时差还有些不正常。临近9点,瞌睡袭来,想着今天看来只能再在笼子里将一晚,他找了个角落,往地躺去。
  晚的基地虽然不算太冷,可地的地砖凉,陈卫国躺了没一会,打了个哆嗦,把熊猫头套戴,蜷起身子。
  晚9点,
  冯淑的心思全在即将生产的花花身,那是真把它当亲生女儿一样在哄:“不怕不怕,再坚持一下,生出小崽会好的。”
  纪安看了眼自己失散多年的黑眼圈“妹妹”,也不去跟它争宠,是羡慕老妈可以摸熊猫,他也好想试试。
  值班的几位同事和纪天浩也都围坐在笼子旁边,纪安见没他什么事,心里又想摸熊猫,便道:“爸,我想去圈舍里看看。”

  纪天浩正和同事说起妍妍的事,没走心,道:“注意安全,别离笼子太近,也别去吵它们睡觉。”
  纪安忙不迭点头答应。
  日期:2018-01-03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