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28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柏南修慢慢地收回手,刚才温柔的脸马上变了模样,“你在偷听?”
  “谁偷听了,明明是你说话声音太大。”
  “如果是我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离婚?”柏南修的黑眸瞬间眯缝了起来。
  暴风雨要来了!

  凌柯连忙收回脑子里的画面,然后定睛去看面前的柏南修。
  他依然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干嘛发愣,是不是还没睡醒?”柏南修微微一笑,“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凌柯猛点头,还是再睡一会吧,也许闭上眼就会发现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柏南修压根就没有接过电话,什么孩子,什么七岁,都是幻像!
  柏南修拉开被子钻了进去,然后把凌柯拉到自己怀里抱住,他轻轻拍着她像是在哄她睡。
  凌柯闭上眼感受着他的温柔,但是睡意全无。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听柏南修自言自语道,“柯宝,你说什么样的弥补才能抵销过错?”
  凌柯心里打了一个颤,哎呀妈呀,还真有事,多亏没问,谁问谁死!
  凌柯再次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她爬起来看看房间,柏南修不在。
  她裹着单子下了床,刚迈步就腿软了一下,柏南修说的没错,某个地方确实有些痛。

  凌柯又想到昨天晚上柏南修冲突关卡时还安慰了一句,“我会很轻的!”
  凌柯当时是真痛,哼哼地喊着不要,却他吻着她腰身一挺直接就进了,一点都不轻。
  大骗子!
  凌柯心里嘀咕着,换好衣服出了房间,柏南修不在屋里。
  餐桌已经收拾干净,一张淡黄的便签纸摆放在上面,凌柯拿起来一看,是柏南修跟她留的言。
  “我去一趟学校,冰箱里有蛋糕,你爱吃的草莓味,牛奶不要喝凉的,等我回来!”
  凌柯放下便签,过去拉开冰箱门,果然在冰箱的正中间放着一盒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草莓蛋糕。
  凌柯拿出来咬了一口,忍不住笑了。

  她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笨蛋,尹依的父亲那么中意柏南修,如果柏南修七年前跟尹依相爱过又生了孩子,为什么他要只身一人来S市,尹家应该不会因为他搞大了女儿的肚子找他麻烦呀!
  如果是柏南修单方面想逃避孩子的问题,那现在他为什么又要找?
  那孩子可是被人从医院抱走的,也就是说没有人愿意让那个孩子留下来。
  是顾明瑜不愿意?
  NO,不可能,从顾明天跟顾明瑜的谈话中很明显顾明瑜是希望柏南修娶尹依的,如果七年前柏南修跟尹依有过孩子,顾明瑜可以直接用这一点来击退她,可是顾明瑜什么都没有说。
  这么一想,凌柯觉得这孩子肯定不是柏南修跟尹依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孩子是谁?
  凌柯把蛋糕吃完也没有想出个理所然来,她决定不想了,柏南修去了学校,不知道午饭会不会回来吃。

  给他打个电话吧!
  电话拨通,柏南修很快就接听,他好听的声音传来,“起来啦?”
  “嗯!”凌柯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坐在沙发上轻声问道,“你中午回来吃饭吗?”
  柏南修电话那端好像有个人在说话,过了一会儿,柏南修才说道,“好像不行,你肚子饿了?”
  “我吃了草莓蛋糕。”
  “好吃吗?”
  “嗯。”
  柏南修轻笑,“你呀,只要是甜的东西都是草莓味,还真好养。”
  凌柯心想他怎么知道她吃甜的东西喜欢选草莓味,这三年里,他们又不是经常见面。难道是哥哥之前告诉他的?
  “虽然吃了蛋糕,午饭还是要吃的,别一个人窝在家里看电视。”柏南修又开始嘱咐。
  “知道啦,我还准备学习的呢。”考研资料放在书房里几天都没动了。
  “这么乖!”柏南修依然在笑,“那晚上我带好吃的给你。”

  “什么好吃的?”
  “你应该问老公什么时候回来。”
  这时,电话另一端有人在喊柏教授。然后就有人在说柏教授在跟谁打电话之类的。
  只听柏南修的声音传来:是我老婆,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接下来,凌柯有些听不清了,好像是炸开了锅,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
  “啊,快招架不住了,等一会儿再聊。”柏南修的声音重新传来,他笑着挂了电话。
  凌柯也在笑,她似乎看到学校那帮教授们围着柏南修问东问西的样子。
  据说学校有好几位资深教授都想把自己的女儿或是侄女介绍给柏南修,这下子恐怕都没有戏了。
  要是他们知道柏南修被一个大四的学生搞定,这些老教授们会不会大跌眼镜。
  柏南修,可是她追到手的男人,虽然都没用什么心思但终归是她的男人。所以,她才不会把他拱手让人。
  午饭,凌柯是跟方爱玲一起吃的。
  是方爱玲主动约她,说是要答谢一下柏南修的大手笔,想请柏氏夫妇吃饭,见柏南修不在她就约了凌柯。
  方爱珍一见凌柯就吃吃地笑,笑到服务人员把菜送上桌还没有停止。
  凌柯有些受不了,压低嗓门问道,“你笑什么?不就是送了一个名牌包吗,有必要高兴两天!”
  “我是在笑你!”方爱玲指了指凌柯的脖子,“你刚才出门没有照镜子?”
  凌柯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脖子,刚才急着出门,她还真的没有好好照镜子,一是约会的对象是方爱玲,她不需要精心打扮,二来是因为草莓蛋糕消耗殆尽,她正饿得慌。
  “怎么啦,我穿错衣服了?”凌柯问。
  “草莓呀!”方爱玲嘿嘿地笑。
  凌柯用手摸了一下解释道,“刚才吃了草莓蛋糕,可能沾上了。”
  “唉哟,瞧你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是吃草莓蛋糕,那么大的几个吻痕当我是小学生,你怎么不说是刮沙弄的?”

  吻……吻痕?
  凌柯赶紧拿出手机照了一下,果然脖子侧方有几枚淡淡的吻印。
  天呀,就这样出门,还坐公交车,路上的人恐怕都在笑话她吧!
  真是羞愧难当!
  “昨天晚上战况激烈呀,终于把暗恋对象给睡了,是不是很爽?”方爱玲贱戳戳地问。
  凌柯伸手打了一下好友,红着脸让她不要开玩笑。
  方爱玲不在笑话她,好友能得到幸福,她也觉得很开心。
  两个人吃完饭,凌柯因为吻痕的关系不想再在外面待,于是方爱玲就把凌柯送去公交车站,两个人站着一边等公汽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突然一辆黑色的沃尔沃滑入眼帘。

  凌柯扫了车一眼,马上就发现这是柏南修的车,他在S市很低调。住房与用车都是大众款。
  “是柏南修!”方爱玲也发现了车。
  日期:2017-08-3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