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26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又听谁说的?”
  “表哥没讲吗,是我们家老爷子要求的,姑父只懂技术,柏氏集团都是姑姑一个人打理,现在姑姑有了偏头疼的毛病,所以老爷子就让表哥回来。”
  凌柯没有再问,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柏家的大屋。
  柏南修会帝都吗?

  回到S市,凌柯拿着柏南修给方爱玲买的礼物去了方爱玲的出租屋。
  方爱玲看到柏南修给她买的礼物时,用了三个“唉哟妈呀”来形容了她激动的心情。
  “柏南修的人格魅力在我这里又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以前就觉得他帅,有学识,现在他是内外兼修呀!”
  “他本来就是内外兼修的男人,你的提升也不是很高。”凌柯打了趣。
  方爱玲也不在意,她现在整个人都心系礼物上,拎着包在屋里走了好几圈,香水也是闻了一遍又一闻。
  最后她才问凌柯,“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

  “柏南修说礼轻情意重,他只是想谢谢你!”
  “用这么贵的东西谢,我做了什么?”方爱玲皱起眉头想。
  凌柯耸耸肩。
  很快,方爱玲想到了柏南修为什么要谢她的原因,因为凌柯在帝都的时候给她打了两个电话,而每一个电话,方爱玲都在鼓励凌柯要坚持。
  最近她不是还劝凌柯不要跟柏南修离婚吗!
  哎呀,没有想到柏南修会因为这么一点点的小事就送豪礼过来,他除了用心还真他妈有钱。
  “凌柯,你们柏教授一个月多少钱呀?”方爱玲开始试探。
  “他说年薪不错。”凌柯看了看方爱玲,想了半天又说道,“其实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柏南修一出手就是十几二十万,一个教授就算年薪再高也不会这么大方。对,他不只是教授!”
  “那他还在做什么,该不会靠投资吧?”
  “你猜!”
  “猜个毛呀!”方爱玲推了凌柯一把,“我觉得你跟柏南修去了一趟帝都,整个人都很柏南修了,让人看不懂!”

  凌柯叹了口气,“是呀,柏南修让人看不懂呀,明明是柏氏集团的大少爷却在S市教书,明明身边有钱有貌有身材的女人那么多,却被我一本户口本给搞定了……”
  方爱玲在凌柯的一堆抱怨里很准确地捕捉到重要信息。
  “你刚才说什么,柏南修是柏氏集团的大少爷?”
  “对呀,他家超有钱,洗澡的澡堂子都有我们家客厅大!”
  “柏氏集团这种大财团,住的地方能小吗?”方爱玲又激动起来,“哎呀,我当时听说他姓柏就觉得奇怪,这个姓很少的,要不是有个柏氏集团,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搞了半天他是柏氏集团的大少爷呀,那他为什么在A大教书?”
  凌柯耸耸肩,“我刚才不是在说吗,柏南修让人看不懂,因为我也不知道!”

  “那你还知道他什么?”
  凌柯又耸了耸肩,“除了知道他是个男的,目前来说一无所知!”
  “你不是暗恋他六年吗?”
  “我是颜控一族,被美色所迷。”
  “那你们这次回帝都呢,你们两个没有深入了解一下?”
  “知道点内幕,但都是我挖出来的,柏南修……”凌柯摇摇头。
  方爱玲一听就急了,“你们两个人晚上都在干嘛,啪啪后不聊天吗?”
  “还没啪呢!”
  “啊!”方爱玲脸上的表情都快揉成一团,“结婚都快四个月了,你们还是清水煮白菜?难道柏南修真有问题?”
  “不是……”凌柯又不方便说,只好唉呀唉呀地叹气。
  “我看你也有问题!”方爱玲看着凌柯直摇头,“男人不行动都是女人没魅力,再加上柏南修这个人生性冷漠又不爱说话,你就不能主动点?”

  凌柯又唉呀了一声,她站起来要走,本来跟方爱玲聊心事的,话题怎么就扯到了这事上。
  方爱玲连忙拉住她,“好啦,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凌柯这才坐下来,把心里的疑惑讲给方爱玲听,“我觉得柏南修好像不想跟我说为什么要S市的原因,还有他家里的事。”
  “他不说,你不会问呀。”
  “要是他不喜欢别人问呢?”
  “那就看你用什么方法问了,”方爱玲笑得有些诡异,“听说男人爱爱后都很脆弱,只要你善于诱导,什么秘密都能掏出来。”
  呃,怎么又扯到这种事上面了?
  凌柯从方爱玲的住处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柏南修一个人在家里,正坐在一把矮凳上摆弄客厅里的一盆植物。

  凌柯蹲到他身边问,“这是什么花?”
  “不是花,是柯木。”柏南修看了凌柯一眼,“凌柯的柯。”
  哦?凌柯来了兴趣,她凑上前去看这盆盆栽,树杆呈灰白色,叶片呈椭圆形,边缘不是很规则,谈不上好看但也不丑。
  “你准备养它吗?”凌柯问。
  “嗯。”柏南修拿起抹布轻轻地擦试着盆栽的树叶,凌柯回来时他其实已经在擦了。
  凌柯见他擦得仔细,两根修长轻轻托着树叶,洁净的抹布像生怕碰坏了它似地轻抚着。她有些着急。
  “我来帮你擦吧!”她说着夺过抹布,开始大显身手。
  柏南修没有拒绝,他看着她笑而不语,然后伸出手帮她理了理散在额头上的发。
  凌柯朝他微微一笑。
  柏南修看得有些痴,他俯下身歪着头凑到凌柯的唇边吻了一下。
  凌柯不在动了,她忽闪着大眼睛想,现在回到了S市,没有人会上门打忧,而且气氛这么好,该不会……
  柏南修没有再继续下去,他直起身伸手在凌柯的小脑袋上揉了揉,说道,“小柯就麻烦你照顾了,我去整理一下食材,等一下做饭。”

  啊!不继续了?
  凌柯有些失望,嘟着嘴继续擦树叶。
  “别太用力!”柏南修警告。
  凌柯瞟了他一眼,不满地说道,“你干嘛要叫它小柯呀,小柯是我的小名。”
  “这么说你跟它重名了。”他认真地想了一会儿,“那你就改名叫柯宝好了。”
  “柯宝像宠物的名字!”
  “柯基才是。”
  凌柯黑了脸,“柏南修!”
  柏南修抿着嘴笑了一会才开口道,“对不起,我好像说错话了,要不这样,你跟小柯商量一下,看谁用这个名字。”
  “跟一棵树怎么商量?”
  “那就听我的,就叫柯宝。”柏南修说完还强调了一句,“我只在家里叫,所以不要生气,别人不知道的。”
  凌柯低着头不吭声。

  “怎么样,柯宝?”柏南修问。
  凌柯看了他一眼。
  “晚上吃什么?”柏南修又问。
  凌柯又看了他一眼,前一个问题还没商量好呢,怎么又问下一个问题?
  “要不,我们一起做晚饭?”柏南修插着兜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凌柯。
  那眼神直勾勾的,盯的凌柯心里荡呀荡,她完全没有反对的能力,默默地点点头,跟着他去了厨房。
  家里有个这么帅老公,凌柯很认命地当了听话宝宝。
  厨房里,鸡鸭鱼肉瓜果鲜蔬分门别类地放置在案台上,看来凌柯在去方爱玲住处时,柏南修已经进行了大采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