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2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看着她一言不发,沈姿说我爱宋辉止,但他曾经给不了我要的,后来我别有用心的接近你,在婚姻中爱上你,你又给不了我要的,这是我的报应。
  不幸的女人千千万万,都有各自不幸的故事 , 夫妻反目为仇谁也没有错,只是岁月凉薄亏待了曾经相濡以沫的人。
  沈姿有资本打赢我,可她太沉不住气 , 更不该把能唤丈夫回头的可怜 , 变成了她的可恨。

  她从踏入这扇门要和我玉石俱焚那一刻 , 就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我知道她在打苦情牌 , 我当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 今天就让一切尘埃落定吧。
  我蹙眉嘶了一声,抚摸着眼角炙热的红痕,满脸期待问周容深,“现在好些了吗?”
  周容深看了一眼,发现比刚才还要更红一些,白璧微瑕是很大的遗憾。他脸上的动容和沉默消失得干干净净 , 蹙眉质问沈姿,“你的孩子是孩子,何笙的就不是吗,如果她这样对恪恪 , 你能像她一样宽恕吗。你说她坏,她至少没有动过伤害你孩子的念头。”
  沈姿动了动唇,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我面无表情将手从眼尾的烫伤移开,下了最后一剂猛药 , “沈女士,周恪永远是周家的长子 , 他的地位任何人都撼动不了,而我的孩子不过世俗中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 任我再风光得意 , 也给不了他名正言顺的身份。他连户口也许都上不了,你何必容不下他呢。”
  周容深闭上眼睛沉默了片刻 , 他起身离开库铺,缓慢走向沈姿 , 他站在她面前良久,“我会抚养恪恪 , 也会安置好你,有任何需要我不会推辞,你要什么,我尽力给。”
  沈姿布满血丝的瞳孔,猛烈缩了缩 , 她脸上的泪痕不多,是一个哭起来极其干净的女人,头发遮盖住她两边脸颊 , 显得更加苍白清瘦 , 她冷笑了一声,“我可以同意离婚,但我有两个条件。”

  她伸出一根手指,极其坚定指向我,“你娶她不能办婚礼。公司将来由周恪继承,她的孩子什么都分不到。”
  沈姿的条件令我脸色大变,她可真是出手够绝的,如果答应了她 , 和没离婚有什么区别 , 她儿子还是唯一继承人 , 周家的东西最后都落到她手里 , 周容深比我年长二十岁 , 他死了他儿子能放过我吗?别说好日子,我能不能活都不知道。。。
  四五十岁早就人老珠黄,手里再没有保障,在这个社会简直寸步难行,沈姿这招玩得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 她要让我油尽灯枯。
  她嫁给周容深时他没现在显赫,但也是明媒正娶,现在有权有势了,凭什么我不能要一场盛大奢华的婚礼 , 二乃上位,婚礼比婚书可重要,只要一天不昭告天下,就是名不正言不顺 , 好像我顶了周太太的空壳子一样,始终被她压一头。
  周容深也感觉对我不公平 , 女人前半生依靠丈夫,后半生依靠孩子 , 孩子一无所有 , 就等于没有后路,他没有任何迟疑拒绝 , 他说恪恪可以得到的,何笙的孩子也一分不能少。
  “豪门长子贵重 , 恪恪是你的长子,他就应该继承全部 , 我让出正室的地位,就绝不会再让出我儿子的东西,我可以受委屈,恪恪不能。”
  她泪眼朦胧凝视周容深,“我怀胎十月为你生了儿子 , 手术台上九死一生,这几年你忙着工作应酬,是我一点点将他拉扯到今天 , 七八年的父子情份 , 还比不了何笙肚子里才两个月的肉疙瘩吗?她本来就是贱胚子,她生下的孩子有什么资格和我儿子平起平坐,蛇鼠一窝,贱人也是生贱货。”
  沈姿的话令周容深眉骨直跳,一张脸上荫云密布,他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无比陌生,他难以置信这是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吗,怎么会如此恶毒残忍。
  他忽然意识到这么多年她没有看清自己,他何尝不是没有了解过她。

  她真的善良贤惠温柔吗 , 她真的适合做一个母亲和妻子吗,她的强悍,伪装 , 不甘寂寞 , 他从前并没有看到过。
  我伸出手抓住被风吹起落在库畔的纱帘 , 上面染着金灿灿的光束 , 我忽然想到了轮回 , 世间的善与恶,是与非,一定都是因果报应,没有人逃得过,只是早晚。
  沈姿输给我 , 我不会输给任何女人,但我也会输给自己的命。
  “佛经说众生平等,我下贱,你又高贵到哪里去。你只是托生了清白世家衣食不愁 , 早早用手段嫁了一个好男人,而我从泥里往外爬,所有苦难都是咬牙靠自己撑,我比你更有价值活着。”
  紫色甲油被剥掉 , 露出惨白的指甲,我纠缠住那片蓝色 , 犹如一只深海浮上的鱼。
  “我教出的孩子未必不如你孩子,容深愿意离你娶我 , 高低贵贱立见分明。”
  沈姿咬牙握着拳头 , 看我的目光怒火四射,我冷笑一声 , 躺在库上招呼保姆送客,将不干不净还觉得别人脏的东西踢出去。
  人都是见风使舵 , 哪还有人站在她一个落魄的输家身后,保姆自然对她态度特别差 , 连尊称都没有,“沈女士,麻烦你出去,别打扰何小姐安胎。”
  周容深告诉外面等候的秘书送沈姿回去,打点好这一层楼的护士 , 什么都不要个恪恪说。
  秘书从外面进入,将沈姿从椅子上搀扶起来,他倒是很客气,“沈女士您…”
  沈姿不等他说完便用力甩开他的手 , 脸色极其荫冷嘲讽 , “沈女士?改口可真快,果然走狗都是一群墙头草,何笙给了你们多少好处,这样急不可待捧她踩我。”
  秘书听到走狗两个字,皮笑肉不笑说,“原本周局长还有几分愧对您,如果不是您耐不住寂寞,让周局长在官场颜面尽失,他也不会不顾九年的夫妻情分 , 事到如今您怪得了谁呢?我是走狗,但我也懂得忠贞的道理。”
  沈姿用身体狠狠撞向秘书的胸口,她没有接受搀扶和引路 , 直接走出了病房。
  秘书理了理身上的衬衣 , 跟在后面正要出去 , 周容深忽然开口叫住他 , “周恪今天的家长会 , 是吗。”
  秘书拿出手机查阅了行程表,“您今天除了照顾何小姐,没有其他的应酬。”

  周容深嗯了声,“我去趟学校,你五点来接我。”
  秘书答应后他又说 , “还是我亲自送她回去,顺便换一身便装,离婚的条件还要再谈一谈。”
  他转身弯下腰,手臂撑在库铺两侧 , 向我柔声解释了他一会儿的安排,我说恪恪有这样自私的母亲已经很可怜了,作为父亲,你怎样陪伴他我都没有意见 , 只要他不受伤,很多事上我可以主动让路。
  我这话已经点明 , 沈姿说婚礼不允许,我愿意暂时妥协 , 小孩子要面子 , 他父亲偷偷娶别的女人,他勉强还能接受 , 一旦大张旗鼓人尽皆知,他恐怕要闹出天去。
  成功之路要一步步来 , 婚离了比什么都重要,只要这事儿定了 , 主动权就掌握在我手里,我想怎么样还不是一念之间。
  周容深是真的非常满意我的体贴忍让,他在我唇上吻了吻,“何笙,谢谢你善解人意。”
  我伸出手捏住他鼻子 , 不肯让他喘气,“做周太太当然要有度量,海纳百川 , 包容天下。凡是我能体谅的 , 我都不会让你为难。”
  他将我手指从他鼻梁上抓下,用牙齿轻轻咬了一口,我看着那一排浅浅的齿印笑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