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2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冷笑问我你敢说你从没有欺骗过谋划过吗。
  我说有没有也没必要告诉你。
  她笑得愈发荫森,她站在原地转了个圈,问我她今天这一身衣服好看吗。
  我眉头皱得更紧,她笑容在一瞬间敛去 , “这是我特意挑选的丧服。”

  保姆大惊失色,她说夫人您在说什么,这太不吉利了。
  沈姿咬牙瞪眼,她身材很小 , 但是愤怒之下力气却大,竟然一把推开保姆 , 将保姆摔倒在几米之外。
  沈姿趁着这个时机朝我扑来,我下意识护住了腹部 , 身体侧仰躲开了她劈下的手掌 , “你疯了?周容深很珍视这个孩子,他有任何意外,你要为他偿命!”
  她冷笑说这个孩子降生 , 我的孩子就会失去父亲的宠爱,我当然不会留他 , 我能为我儿子换回安稳的人生我付出什么都不可惜。
  “周恪我会好好照顾,你与容深离婚 , 他无论分你多么庞大的财产我都不会过问阻拦,很好的一条路不走,你偏要走向绝路。”
  沈姿根本不理会我,她抄起放在库头柜上的热水壶,直接举过头顶朝我泼了下来 , 那是保姆刚打回的开水,成年汉子都扛不住,更别说从脑袋直接浇下来 , 浇在我身上 , 我和孩子哪个都未必能活。
  我惊叫着掀起被子想要遮挡,保姆也奋力从地上爬起,并大声呼喊护士,壶塞已经被热气冲击弹开,我根本无处躲避,冒着白雾的水流从壶口喷出的霎那,我感觉一股滚烫的气息笼罩下来,脸上和身上像是着了火。
  几滴热水溅落在我身上和脸孔,但是想象中铺天盖地的灼热并没有出现,滚烫的水柱泼向一堵坚硬宽厚的人墙 , 将大部分热流抵挡 , 一身黑色警服的周容深几乎眨眼间冲到我面前。。。
  他凌厉的目光逼视慌乱无措的沈姿 , 她脸上爬满惊愕 , 空壶坠地的同时仅剩一点水喷溅在她脚踝 , 她被烫得脸色发白,但忍住没有叫。
  护士闻声赶过来,被周容深的秘书制止,让她们不要C`ha 手,他推走那些护士 , 将门轻轻关上。
  真他妈逗,如果我也就是个小三命我认了,男人不愿意娶我,掏钱从我肚子里买儿子 , 可我不是小三的命,我距离正室的位置不过一步之遥,却偏偏死活迈不上去,还差点被她摆了一道。
  保姆冲到库边用冷水朝我被烫得红肿的皮肤上泼 , 我按住她的手,使眼色摇了摇头 , 这是好东西啊,不能让它这么快消下去 , 不受点皮肉苦 , 怎能成为人上人呢。
  周容深查看我腿间没有流出血,长长松了口气 , 他握住我的手臂,抚摸那些烫出的水泡 , 他尤其怜惜我脸上靠近眼尾的红斑,生怕留下疤痕 , 问我伤得严重吗。

  看他的眼底的紧张,如果我这张脸毁了,沈姿只怕没有活路,不只因为他爱我的美貌,更因为我还太年轻 , 一个二十一岁的姑娘失去了容貌,就等于失去了全部的人生,从此暗淡无光 , 遭人厌弃。
  不过我不会狠到用自己的美貌赢她 , 周容深会可怜我一时,不会可怜我一世,我的下场也逃不过被取代。
  美貌太重要了,男人对女人最高标准的爱情就是痴迷,而被痴迷的女人都是美貌的女人,姿色平庸的女人只能得到最普通的爱情,想要玩弄男人在股掌间,脸蛋和智慧缺一不可。
  热水顺着警服的棱角滴滴答答淌落下来,将白色的被单打湿 , 幸好那些热水不足以穿透厚重的警服烫伤他,如果他穿着便装,后果不堪设想。
  我脸上没有怒意 , 更没有哭 , 装可怜或者装大度都是白莲花才干的事 , 傻逼富二代能吃这一套 , 周容深这种官一代可不会吃。

  我看了一眼置身在狼藉水泊中瑟瑟发抖的沈姿 , “人若犯我我必不饶人。如果不是看在周恪的面子,我不会放过你,你伤害我我弄死你也是自卫,容深会风光大葬你,他也会为我周旋让我平安无事 , 我不亏。但是周恪无辜,出于人道我只能为他保全你这位母亲。”
  “保全?你使计害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保全,恪恪现在连学校都不敢去,这些不都是你造成的吗?”
  我盯着她充满愤怒与怨恨的双眼 ,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这辈子做的恶,我没想过隐瞒,你又想算计丈夫的钱财 , 又想和情人双宿双飞,还想神不知鬼不觉 , 天底下好事都让你占全了,别的女人甘心吗。”
  沈姿没有和我争辩 , 她知道伶牙俐齿 , 还会颠倒黑白,她不是对手 , 她将过于哀戚忧伤的目光移向我面前的周容深,“早晨我给你打电话 , 告诉你恪恪的老师要见你,你说何笙怀孕了。那一刻我没有想过自己 , 我在想我的孩子会不会成为一个不被重视的存在。”
  她眼睛一眨不眨,里面泛起一层巢湿的雾气,很快便凝聚滴落,顺着眼角流下,“我们认识十年 , 结婚九年,其实我从来没有看透过你,你到底爱权 , 还是爱财 , 甚至爱美色?我睡不着时就在想,一个从头至尾不了解丈夫的妻子,到底有多悲哀。”

  周容深抿唇脱下湿透的警服,里面的蓝色衬衣也被打湿一片,他随手搭在库头,十分无奈捏了捏眉心,“这段婚姻走到今天,我们都有错,我说过会尽力补偿你 , 可你张口就要公司,但凡你肯退一步,我不会拒绝。”
  沈姿仰起头看着他 , “除了公司,我要什么你都给我吗?”
  周容深说都可以。
  “我不想离婚,行吗?”
  病房内陷入无声 , 我紧张得捏紧了拳头 , 如果沈姿再逃过这一劫 , 我真不能留她了 , 留敌人就是毁自己,她对我下手可不留情,我再退让就是疯了。

  周容深盯着那滩逐渐失温的水泊,不知回忆起了什么,他忽然说 , “我记得你多年前不是这副样子。”
  他这句话使沈姿身体一晃,无力跌坐在椅子上,她说了声是啊,呆滞空洞的眼神有些飘忽 , 像是看着自己的丈夫,又像是看着遥远的窗外。
  “如果现实允许我做一个温柔美好的妻子,谁愿意出轨,谁愿意变成不好的样子呢。我也不想 , 你回家的此次数越来越少,除了恪恪 , 你几乎和我无话可说,你宁可捧着一份案卷看 , 也不愿看我一眼 , 我不是夕阳西下的老妪,我是一个三十八岁的女人。我有我想要的激情 , 我渴望的温存,这些错了吗?”
  她哭着拍打自己心口,“我要我的丈夫陪伴我 , 而不是去陪伴另一个C`ha 足我婚姻的女人,我要我们一家三口生活 , 我愿意为我的丈夫至死都慈悲善良,可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我委屈我丈夫就回家吗?”

  她苍白的手指捏成拳头,“既然不能,我为什么还要为你忠贞?我得不到的温存,我就不可以从另一个男人身上得到吗。我承认我当初看重了你的地位,你比他好太多 , 他的未来那么渺茫,你已经是公丨安丨处长,我追求更好的生活有错吗?为什么何笙使心计就可以 , 而我使心计就罪该万死 , 男人不爱一个女人,她连活着都是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