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4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摇头,不可能是满料,屁股后面那一刀切了一米五都没有见肉,连底色都没有见,所以不可能是满肉的,至少要折损三分之二,最后能切出来十吨的料子,我都是高兴的。
  我说:“从中间剖开吧。”
  张奇狠狠的抽烟,说:“我上个厕所去,憋死我了,妈的,膀胱都炸了。”
  他说着就朝着棚子里面跑,就当做没有人看他,直接就地解决,男人就是这样,急起来,管你什么玩意,我方便就行。
  陈发还在看着料子,很严肃,我笑起来,我说:“陈老板,你觉得,这块料子能切出来什么样的料子?”
  陈发没有说话,而是站起来,朝着大块的料子去看,这个时候工人已经开始绑绳索了,我们站在两米多高的料子面前,陈发严肃的说:“你看,料子上灯,很透,这说明里面的种水肯定比外面的好,至少冰,色很浓郁,所以色也会跳,这块料子,就是典型的超级大变种的料子,而且是双层过渡色的料子,形成的时候,就像是巧克力融化了一样,有色的部分被挤到了两边,中间是没有色的。”
  陈发分析的很对,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这块料子,两边都有色,只有中间没有色,而且,那边的色非常的弄,至少到了黄杨绿的色,而且很透,如果没有癣,我觉得也是无价之宝,可惜,被癣给吃了,而我这边的料子,没有癣,虽然没有表现,但是有色,既然都是同一块料子,我觉得我这边的料子既然有色,那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搓着手,很期待这块料子,不知道切开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妈的,切了快三天了,这块料子把我们快给折磨死了,从最开的心惊肉跳,到现在的狂风暴雨,我们这些人经历了可谓是九死一生,被自己的荷尔蒙还有肾上腺素给活活的折磨死,现在终于可以见到最后的面目了。
  “我觉得,应该在第二个层次上,黄杨绿,底子最差也是冰种,但是这是变种跳色的料子,色应该不会均匀,外围的料子色应该淡一点,越往里面越浓,然后一直到外围,又变淡。”陈发说。
  陈发说的对,他也是个赌石的老手,我看着料子,绳索被绑好了,张奇也回来了,他又点了颗烟,然后匆匆忙忙的爬上去,其实我可以不用他开机器,师父也可以开,但是张奇一直都是我的福星,他帮我开料子,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所以我就信赖他,让他来操刀。
  我们都后退,站在安全的地方,这一刀,估计切的有点时间要长,因为从中间破开,这一刀,要切四米多,估计没有三四个小时,是搞不定的,我看了看时间,这一刀,估计得切到午夜了。

  站在远处,陈发脸色很严肃,但是显得有些狼狈,黄槐一直都没有说话,就是跟着,他很沉稳,严肃,何川跟李宏已经去医院了,这次赌石真有意思,我们三个把陈飞跟黄槐给丢了,但是最后剩下在现场的居然是我们三个,有点意思。
  我突然来了兴趣,我说:“陈老板,你觉得料子能有多大的价值。”
  “看肉质多少,我估计,不少二十吨,从绿色的投影来看,应该有二十吨,但是料子越多,反而越不好出手,这二十吨的料子,几乎是我们广东一年加工的总和了,只算毛利润,四会每年有六十多亿,平洲有一百亿,华林有五十多亿,揭阳有七十多亿,每年总的利润应该有两百八十多亿,你这次,算是赌了我们整个广东四大玉石基地一年的利润。”陈发认真的说着。
  我听着就笑了起来,两百多亿,也就是三四十亿美元吧,陈发说:“主要还是看料子的品质吧,如果这一刀下去,里面全部都是瓜皮绿的底子,糯种化开了,透一点的话,你最多也就只能卖个一百多亿吧,只能说,你保本,稍微赚了一点,而且,二十多吨,很难出手,我相信,你为了快速的敛财,一定会便宜出手的,所以这块料子,能让你爆赚的,就是中间的那个部分,那个是你纯赚的。”
  陈发分析的是非常对的,料子一多,肯定会贬值,质量不是顶尖的话,那么肯定商家不会多要,但是不可能卖不掉,瓜皮绿的底子,糯化开了的料子,很透,没有其他毛病,全国几十万家玉石翡翠销售城,肯定能吃掉这些料子的,但是需要时间消化。
  最重要的,就是中间可能变种跳色的料子,这是我纯赚的。

  这个时候,我看到几辆车停在了门口,下了很多人,我看着,是田光跟马帮的人,那帮老东西都来了,他们下了车之后,看着料子,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我草你吗的,这么大的料子,老子一米八,把他妈老子都还要高。”马炮目瞪口呆的说着。我笑了笑,我说:“你一米八?你顶多一米六,这块料子两米五高呢。。。”
  听到我的话,马炮就兴奋的说:“赢了吗?能赢多少?”
  “初步估计保本,切开了,如果好一点,大概每个人都分个七八亿吧。”我保守的说着。

  所有人都看着我,目瞪口呆,田光把西装扣子解开,说:“邵飞,看来,我们是最后的大赢家啊?”
  我点了点头,我看着机器突然开动了,又开始切割了,这最后一刀,就能见证生死了,妈的,我是不是最后的大赢家?拭目以待。
  我现在不紧张了,完全就是轻松,我坐下来,他们倒是紧张起来,站在棚户外面,看着切割料子,我靠在椅子上,妈的,这一刀,又要切四个多小时,我很累,快三天了,真的,这三天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我咬着嘴唇,投资了六亿美元,真的是豪赌,从一开始的天台排队,到现在的坐等切割分钱,妈的,这其中的经历,真的是用言语难以来形容,煎熬,磨人,活脱脱的把我的耐性给磨灭。。。

  日期:2017-08-20 09: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