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4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擦着脸,我说:“是啊,所以,我还得来一刀啊,张奇,给我切二十公分,切片。。。”
  张奇给我做了可以的手势,然后我就让缅甸人拿着绳索,把要切的地方给固定住,因为切的比较薄,我害怕料子倒下来砸到人,当然人是其次的,万一切到绿了,妈的倒下来料子碎了,那损失的可都是钱啊,而且是天文数字。
  我们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工作,很快四个角都被绳索给固定住了,所有人都远离,我看着料子,两米多的料子,切的很薄,但是依然要切两个多小时,我知道,下一刀之后,我的人真的要被颠覆了,这一刀下去,应该就能见绿了,这个绿包裹在里面,有多绿,种水有多好,没有人能确定的,但是我感觉我已经能翻本了。
  刚才的探照灯照射进去,真的,很透,非常的透,这一刀下去,如果真的能见到好绿,那么我就要把这块料子在对半切一下,妈的,因为料子太大了,只有把绿色对半切,我才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料子有多少,然后用小型切割机,把料子给剥离了。

  太大了,我只有把他们分解成一点点的片,然后才好处理,我看着料子,舔着嘴唇,我似乎已经看到无数只翠绿的手镯,妈的,不会真的是帝王绿吧,我要开出来这么多帝王绿。
  呵呵,翡翠大王算什么?我在翡翠赌石界那就是永恒的传说了,这么多帝王绿。
  要是真的开出来这么多帝王绿,会不会掉价?
  我不停的幻想着,我时而笑,时而严肃,我感觉身边的人看我都觉得我不正常,我是有点不正常,妈的,大喜大悲的,能把人给折磨死,但是我知道,我只是兴奋过头了而已,我坐在椅子上,腿不停的在抖,不知道为什么,抑制不住,本能的反应而已。
  机器的声音,震耳欲聋,我看着那巨大的原石,一点点的被切开,陈发也没有在看了,而是坐在一边,等着料子被切开,我们都在等,这一刀就能结束了,几乎可以结束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终于在晚上七点的时候,在我们焦急等待的过程中,这一刀切片被切开了,机器停了,我兴奋的站起来,天黑了,但是探照灯把空中打的透亮,犹如白昼,我们都站起来,看着料子的切片被绳索给吊起来。
  “邵飞,有没有想过,料子怎么处理?”陈发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料子都还没有开出来,就想着怎么处理?是啊,这块料子足够大,该怎么处理也是一件难题。
  陈发看着我,严肃的说:“我们之间还可以合作,这么大的料子,我觉得,咱们可以把联合开发掉,我在缅甸准备建工厂,你的这批料子就可以给我处理,我来打造一系列的产品,怎么样?”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还是喜欢把他给卖掉。”
  “卖掉?哈哈,你太天真了,我不说他有五十吨,就算有一半,二十吨,谁能吃的掉?如果要吃掉这块料子,得一个团体,但是广东现在所有的商户,几乎都在收购其他地方的料子,手里的资金有限,珠宝街你愿意卖吗?港澳台是有大老板,但是料子太大了,如果是极品还好,但是如果只是一般中等的货色,他们是不会吃的,因为太大了,他们吃掉要花巨大的资金,但是却因为太多冲击市场而不好卖,所以,只有我们联手把他开发掉,在缅甸出售,慢慢的卖。”

  我皱起了眉头,如果这块料子只是中等的话,那么可能真的就如陈发说的那样,只能慢慢的卖了,可能会卖个十年八年的,不过无所谓,只要是我的料子,我卖个二十年,那也是我的钱。
  我说:“陈老板,工厂我也会建,就不用你费心了。”
  “你真的铁了心,不跟我合作?”陈发愤怒的说。
  我笑了笑,没理他,不跟你合作又怎么样?你还能咬我啊?我没有说话,看着切片被切下来了,我就赶紧过去看料子,现在这块料子才是最重要的,所有人都朝着料子跑过去,但是探照灯一打过去,我就停步了,我看着料子的切口,妈的,绿,很浓的绿,像是一块白巧克力被切了一片之后,里面露出来浓浓的绿松一样,我停下脚步,慢慢的朝着料子走,我没有看切片,而是直接看着这两米多高的料子。

  我哽咽了一下,抬头看着料子,切口出来了,这个绿色在切口的偏上位置,在一米六七的位置上,很绿,我不担心这个绿色的浓度了,我没有管他是什么绿,我转身朝着切片走,我看着地上静静躺着的一块二十厘米厚,两米多高的切片,在偏上的位置,有一个像是被切下来的绿松一样,我很兴奋,搓着手,拿着手电,妈的,发了,真的发了。。。
  所有人都朝着我走过来,站在我身边,他们看着料子,赵奎拿着皮尺,跟太子拉着,然后去测量被切下来的绿色肉质。
  “飞哥,有四十厘米的长度,宽有二十厘米,这他妈是什么绿?真他妈好看。”赵奎说。
  切下来的肉质并不多,这说明肉质在里面隐藏的还很深,不过,见绿了,我走过去,拿着强光手电打进去,绿色的肉质立马就呈现出来了。

  真漂亮啊,犹如西瓜皮一样,浓厚浓厚的。。。
  “噗通,噗通。。。”
  瓜皮绿是一种什么绿?
  就像是西瓜皮一样的绿色,但是瓜皮绿并不是上等的绿色,只能说是一种带有瑕疵的绿色,瓜皮绿这种颜色半透明或不透明,色欠纯正,绿中闪青,类似西瓜皮的颜色,有时呈墨绿色,色不均。
  我打着灯,很高兴,并没有因为他是瓜皮绿就不开心,反而很开心,因为,瓜皮绿并不是肉质是瓜皮绿,只是底子是绿色的底子,这种底子的料子一般都会跳色,越切色越好。
  这就跟女人化妆一样,你没有一个好底子,你画的再美,你的原形还是丑的,相反,你的底子越好,你不用化妆都会那么漂亮。
  陈发也走过来,蹲在地上,拿着手电打灯,他严肃的说:“底子不错,偏瓜皮的底子,糯种显化感,你看边缘的部分,已经起胶了,看着很舒服,就算最后只是瓜皮绿的底子,没有浓色,你能切出来一吨的货就回本了,你看这个晶体,很细啊,水头真好,我早就说过,这个水头是非常长的,在灯,你看光泽度,很透,很好,不过有点棉絮,稍微突出了一点,但是这就是偏瓜皮色底子的毛病,大毛病没有,看下一刀了。”

  我听着陈发的话,就点头,他说的都是中肯的,虽然没有极力的夸赞这块料子,但是我知道,这块料子我已经回本了,至于赚多少,就要看料子有多少肉质了,切不切变种变色都无所谓了,如果变种变色,那就是爆赚,老天爷给我锦上添花。
  我舔着嘴唇,看着张奇跑下来,他点了一颗烟,蹲下来看着料子,说:“飞哥,我草,这料子牛逼啊,咱的兰博基尼是不是有了?”
  我看着他,他没有多兴奋,只是高兴,我笑着说:“何止是兰博基尼,咱们连飞机都能买了,但是还得来一刀,这一刀,你得给我竖着剖开,这一刀,就能看出来料子有多少了。”
  “妈的,满料。。。”张奇兴奋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