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4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希望跟随着声音在颤抖,机器开始了轰鸣,但是我知道,接下来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的过程。

  我们都在等,陈发在等待的过程中,去看那块料子,已经废掉的料子,将近一百五十吨吧,都是垃圾,我不知道我这块料子能切出来多少货,又或者,都是垃圾。
  我当然不希望都是垃圾,我这边的料子,没有任何表现,有的,只是白肉,但是两块料子是一体的,我只能说,那半块料子的表现,也是我这块料子的表现。
  现在赌石赌的就是运气,我的料子切割显然比他们的快,因为我的料子平放了下来,而且,切割的方法也不同,他们就是切片,我的等于是在切盖,两米多高的距离,用不了两个小时,应该就切掉了。
  我看着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已经切掉了一半,我心情说是紧张也不紧张,说不兴奋,但是也是兴奋到了极点,这种心态是什么心态,我也说不清了,反正就是五味杂陈,就是呼吸与不呼吸都要纠结一下。
  李瑜拉着我的,跟我肩并肩的站着,我感觉到,甩开了她的手,我不想李瑜是个粘人的女人,我知道现在她紧张,想要找一个能够缓解她紧张的人,或者方法事物,所以她来抓着我,总是来找我,但是我也紧张,她拉着我,我就更紧张,我总是感觉到了沉甸甸的压力。
  所以,我很无情的就甩开了,莫名的烦躁,赵奎给我开了瓶啤酒,他说:“飞哥,田光打电话来了,人都已经到木姐了,三个小时以后,就能赶到曼德勒,怎么办?”
  我喝了一大口啤酒,何川已经输了,他没有赢,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所以,我现在处于没有敌人的状态,只是在跟老天爷赌运气,所以田光带不带人来,都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
  我说:“让他来吧,如果料子开出来帝王绿,我要运走的。”

  “噗。。。”
  我跟赵奎回头看了一眼,太子一口酒喷出来,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但是看到我跟赵奎两个人铁硬的脸色,他就尴尬了,说:“大哥,不,不能吧,帝王绿?这么大的帝王绿?”
  我咽了口唾沫,继续喝酒,妈的,他说的对,这么大的帝王绿?哼,我脑子大概是热糊涂了,怎么可能?大莫边的料子从来都不是靠色取胜的,也没听说有帝王绿的料子开出来。
  我就是这么一说而已,希望,有时候给自己太多的希望不是一件好事。
  我坐下来,看着李瑜还在站着,脸色很焦急,或许,这是她这辈子最焦急的时候,她活这么久,都没有这么焦急过吧。
  这个时候,我看到一辆车开进来了,是救护车,我看着一个人从车里颤颤巍巍的下来,是李宏,他捂着胸口,朝着石头去,我说:“赵奎,把人带过来,这一次估计会被气死的。”
  赵奎赶紧跑过去,我看着赵奎把强行要去看料子的李宏给拉了回来,这李宏还真是不死心,居然又从医院里跑回来了,心脏病都犯了,还他妈的要看料子,真的是个倔脾气。
  赵奎强行把他拉回来,然后按在椅子上,李宏很愤怒,说:“你放开我,放开。。。”
  “爸爸,你被逞能了,你的身体。。。”李瑜担心的说。
  李宏一把将李瑜推开,李瑜身体很虚弱了,熬了一天一夜,一把就被推到了,我看着倒在地上的李瑜,我就站起来,去扶着李瑜,把她扶起来,我看着李宏,我说:“李叔叔,你是不是想死啊?”
  我这话问的并没有太多的杂意,也没有太冲,就是平淡的问他是不是想死,李宏看着我,咬着牙,我说:“你别误会,我就是问你,是不是想死,你如果想死的话,就过去看,我保证,你绝对会被活活的气死。”
  李宏听着我的话,脸色又变得难看,他抓着胸口的手,又紧了起来,他几乎是哭着问我:“垮了吗?”

  我没有说话,而是坐下来,我说:“陈发已经不要你了,你如果还想活着,好好活着,就祈祷我能开出个极品吧,你现在能唯一依靠的是你女儿。”
  李宏看着李瑜,脸色难看,我说:“你还不懂吗?你女儿现在是你唯一的依靠,就算是我们输了,她还有两亿多美元,绝对能维持你的生意继续运转,我要是运气好一点呢,开出来一块好料子,咱们就赢了,我草,你在四大家族就抬头了,陈发说不定还要看你的脸色呢。”
  听了我的话,李宏觉得不可思议,他问我:“你不恨我?”
  我看着李瑜,我说:“你恨他吗?”

  “恨。。。”李瑜咬着牙说。
  我感觉到,李瑜是真的恨李宏,我笑了起来,我说:“李叔叔,快点给你女儿道个歉吧,我告诉你,我要是输了,我也得靠她翻身呢,你比我好点,你是他爹,怎么说,他都会给你留条活路,只要你服个软,道个歉,李瑜说不定就原谅你了,我呢?只是个臭男人,说不定,她一咬牙就把我给抛弃了。”
  李瑜没有说话,只是瞪着我,脸色很难看,眼睛中似乎有千言万语似的,我没有理会,现在我这么说,就是给我自己说,别对女人抱期望。
  李宏看着李瑜,张开嘴,但是怎么都说不出来道歉的话,突然,我听到机器的声音停了,就赶紧抬头看,我看着怪手被抬出来,妈的,料子开了,我急忙把啤酒放下,心脏噗通噗通跳了起来,妈的,这一刀终于结束了。
  我赶紧朝着料子走,李宏要来,但是站都站不起来,还是李瑜给扶着走过来的,我们所有人都朝着料子跑,但是看到吊机过来,我们又赶紧的停下脚步,我看着工人在吊着料子,料子不是很重,大概也就几十吨吧,很容易就吊开,我看着一个正方形的大石墩被放在远处,当绳索都被拉下来的时候,我赶紧的就跑过去,当我站在料子面前的时候,我心揪起来了。
  妈的,怎么还是白肉呢?
  我抓着后脑勺上的头发,看着料子的切口,白肉,还是大白肉,切割面很光滑,我咬着嘴唇,这一刀并没有我期待的那样,并没有见色,还是白色的肉质。
  我没有细看大料子,而是看着那个切掉的盖一样的大石墩,切口上的肉质也还是白肉,大白肉,白翡翠也是翡翠,但是价格很低,并不能跟带有其他颜色的翡翠相比,当然了,玻璃种的白翡翠也价值连城,冰种的也不差,但是这个种水,显然没有达到玻璃种,更没有达到冰种,只能说,糯吧,而且没有化开,肉质呢,更是谈不上有多细。
  我有点没脾气了,妈的,这一刀都切掉两米了,草你吗的,居然还没有见色,赌石真难,想赢真难啊。
  炸裂,我真的很难形容我现在的心情,无话可说,就是想爆炸。。。
  李宏走到我身边,他拿着手电,打灯,料子太大了,也就只能看局部,李宏说:“还可以啊,白肉也还可以,你看,没有裂,也没有棉,最起码没有杂质,就是种水差了点,但是打料子也还可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