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3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李瑜,她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妈的,贤惠是贤惠,但是不能跟我的这些底层兄弟们一起打成一片,张奇跟赵奎他们都拿着啤酒喝,对于李瑜的眼神,他们都无所谓,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们都是这种靠着赌石一夜暴富的人,身上的垃圾品性很多,不像李瑜,不但从小生长在那种封建家庭里,长大了还出国留学,她身上的优越品质当然很多。
  不过我们都是爷们,无所谓。
  吃喝之后,我们就躺在椅子上等,这块石头切一天一夜了,才切了四刀,而且,后面还要切,这第四刀估计得到下午,第五刀到什么时候,还不知道呢,不过这一刀切完,我说什么也不会在给他切了,老子也得切呢。
  我咬着嘴唇,太子说:“大哥,老刘那个老杂种找不到了,我把瓦城都翻遍了,但是怎么也找不到。”
  我说:“你他妈的傻啊?还找什么?他就是泥鳅,溜了肯定钻地洞里去,你就是掘地三尺也未必能把他给抓出来。”
  “妈的,真不甘心,让他在我眼皮子底下溜了,昨天晚上太困了,我草。”太子不爽的说着。
  我没有接话,过去就过去了,老刘这个骗子,无所谓,花花没有走就行了,抓着一个是一个,等我忙完了,我就要好好问问,这对父女到底搞什么鬼,可惜,可惜了老刘这一身的本事,他赌石,厉害,但是活脱脱的成了一个赌鬼。

  我们在等,把太阳又等进了云层里,天空又阴沉下来了,等的我们没脾气,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料子终于被切开了,我站起来,看着最后一寸料子被剖开,就眯着眼睛,心里没有任何念想,我觉得,何川可以死了。
  我看着吊机开始工作,料子比较轻了,所以很容易就吊走了,十几分钟,就把料子给吊走到了一边,然后平稳的放在地上,切成片了之后,只有十几公分的厚度,我看着料子躺在地上,何川第一个跑上去,但是我看着他捂着胸口,也是跟李宏一样,一头栽到地上,我就笑了,估计又垮了。
  “大哥,这赌石,真的能把人给赌死啊。”太子心惊胆战的问。
  我笑了笑,我说:“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这话不是白说的,走,过去看看。”
  我们几个朝着料子走过去,来到料子前,我看着陈发蹲在地上,摸着料子,脸上可惜的神色十分浓厚,我蹲下来,我也看着料子,我啧了一声,这他妈的何止是可惜,简直是老天爷在暴殄天物,真的,绝对的暴殄天物。
  料子的色非常好,虽然没有达到黄杨绿,但是很绿,跟葱花似的,看着很美,但是可惜,上面的黑点密密麻麻的,一层层的,成团成团的,这就是苍蝇屎,涨进来了,如影随形,种水夜变了,冰,除了癣之外,这块料子剩余的部分可以说是完美,可惜,这个苍蝇屎坏了整块料子。
  陈发可惜的说:“缅甸人说的漂七就是这种癣了,果然跟他们说的那样,真恶心,看来,剩下的部分,也不用切了,就算还能切出来五公分,但是也没有多少了,往外面去又变种了,应该就是冰种苹果绿了,又淡了,给你一吨的苹果绿,你也卖不了八个亿美金,何川,垮了。。。”
  这就是漂七啊,我打着灯看了一眼,真的是恶心的一种癣,这种藓形状像苍蝇屎一样,颜色呈咖啡色,那里有绿追到那里,很危险,这块料子,就被这种癣全部给追到了,一文不值,就算背后还能切一刀,但是像陈发这样的大人物,已经不屑在去切这一刀了,垮了,完全垮!

  我看着何川捂着胸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黄槐说:“邵飞,你觉得,你的股份可以出手吗?现在他们已经跨了,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吧。”
  我看着黄槐,他问的很认真,我笑了一下,这有可能吗?陈发也看着我,说:“我给你三亿美金,买你一半的股份。”
  我看着陈发,撇撇嘴,我说:“我的料子也不见得好,你敢赌?”
  陈发站起来,说:“赌石嘛,都是看命的,愿意出吗?”
  我站起来,看着我自己的料子,我笑着说:“我信我邵飞的命没有那么悲催,所以,就不出了吧。”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都很意外,我走到我的料子前,看着那切割面上的白肉,这个白肉其实也可以做料子,一百五十吨,可以做几十万只,一只五百块,一千块也可以卖,但是估计得卖到我进棺材,所以得赌啊。
  整块料子都是变种料,往好的变,还是往坏的变,没有人能预测到的,老刘说癣下面有高色,这是可定的,这半块料子跟那半块料子,都是一块料子,也属于是一块料子,所以,我就安慰我自己,这半块料子里面有高色吧。
  我咽了口唾沫,坐上升降机,妈的,雨又开始下了,操他妈的,下雨烦心,我拿着毛刷,这料子上画着切割的线,我看看怎么切,是继续切片,还是怎么办,料子太大了,没有什么好注意,只能切片,就如老刘说的那样,这么大的料子,所有的切割手段都是枉然,只有一点点的把他分割开了,才能看到肉质的本源。
  只是,这个切片,要看厚度了,我看着剩下的厚度,两米多高,五米多长,料子被横着放过来了,之前是竖着的,这样切割,比较好切,现在的料子,像是一块长方体一样躺在地上,长五米,宽两米五,高两米五,很均匀。。。

  陈发说:“断两头吧,往里面紧缩,我感觉,中间有货,变种料嘛,说不定到中间就变了,你也可以在屁股后面来一刀,看看屁股后面的种,色怎么样?只是这样比较麻烦。”
  我听着陈发的话,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两头断掉,就是短边的两头给切掉,这样看两边的变种怎么样,如果是切屁股,就是要把料子给翻过来,从切口的对立面切一刀,这样比较麻烦。
  我下来了,跟张奇说:“断头,先断左边的。。。”
  “飞哥,这他妈的不吉利啊,撒叫断头啊?”张奇说。
  我很心累,我说:“别他妈废话了,赶紧的去切。”
  张奇笑了起来,说:“飞哥,我可是黄金手,这一刀见色,兰博基尼跑不了吧?”
  “你他妈的黄金手?那何川跟李宏是怎么犯心脏病的?”赵奎不屑的说着。
  张奇呸了一口,说:“你他妈的傻大个,你能不哔哔吗?老子是故意的你看不出来?”
  两个人的斗嘴,让我倍感心累,我说:“去,妈的,见色了,所有人都他妈的买兰博基尼,不见色,都他妈的断头。”
  听了我的话,张奇说:“好勒,飞看我的,兰博基尼我要定了。”
  我没有在说什么,看着张奇去开山机上车,我走到料子前,这个断头切多少?长五米,但是我感觉有一半都是废料,切多少,我也拿不定注意,我拿着毛刷,往后推,这块料子没什么表现,搞的我也不知道从那切,大石头真他妈难赌。

  算了,多切一点,这么大,多切的也能打料子,现在重要的是把色给他切出来,而不是考究会浪费多少。
  我在一米五的地方画了一道线,妈的,切他个三米,如果在不见色,老子就去见鬼。
  我画完了先,就退后,所有人都站在我身后,看着料子,我的料子,开切了!
  这第一刀对我至关重要,是生是死,就看着一刀的了。
  突然,机器开动了,我的心脏随着那声音开始颤抖,我咬着身体颤抖,打冷颤,这就是赌石,让你不由自主的随着那声音颤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