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3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就算是这样,料子还有很多的肉质,垮是垮了,但是还没有垮死,还得切一刀。
  我咬着嘴唇,很开心,我回头看着陈发他们,我说:“看来有人给我陪葬啊。”
  何川嘴巴发干,他的嘴上居然起了个大泡,黑眼圈很重,显然他也上火了,陈发他们脸色也难看,但是比何川好多了。
  “姐夫,要入股吗?”何川用嘶哑的嗓音说着。

  我听着就想笑,妈的,何川真的是他妈的不要脸到了家了,居然现在让陈发入股?我看着陈发,他笑了起来,说:“一亿,料子我都要了。”
  “什么?姐夫,这不能吧,我,我亏了那么多啊。。。”何川滴血的说着。
  陈发看着何川,说:“给你一亿,是买你的命,哼,不懂吗?不懂就去跳楼吧,也别回广东了,省的丢人现眼。”
  何川听了,就低下头,一句话都不说,他看着李宏,问:“那,他怎么办?”

  我们都看着李宏,身体颤抖着,呼吸艰难,就算是抢救过来了,估计身体也有问题了,陈发说:“他有他的女婿,轮不到我们的,哼。。。”
  李宏听了,就艰难的要坐起来,但是没有得逞,挣扎了半天,都只能倒在她女儿的怀里。
  “我,我还没,没输,还要,来,来一刀,我,我赢。。。咳咳。。。”李宏艰难的说着。
  陈发摸着料子,说:“是要来一刀,这一刀下来,就看看你们两个谁死的透一点了,何川,不管输赢,我都给你一亿,咱们家族,还是得保存实力的,输一次不可怕,可怕的是输了雄心壮志,懂了吗?”
  何川点头,站在了一边,我看着陈发,他真的会收买人心,拿一亿买何川的忠心,现在料子已经跨了,就算在切一刀又怎么样?八亿美元是回不来的,何川当然是想能捞回一点是一点,而陈发捞他当然是看他还有用,至于李宏,他已经完了,而陈发也真是大肚量,居然这个时候还能来捞何川,真的是个厉害的老狐狸。
  我没有说话,虽然内心兴奋的无与伦比,但是我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我身上又热起来了,我感觉到肚子里面,有一股热气蹭蹭蹭的往上窜,我把鼻子上的血擦掉,顿时来了精神,妈的,你们的料子垮了,我的料子就得切了,我看着我自己的料子,草拟吗的,现在终于该老子了。

  陈发招手,说:“邵飞,让缅甸人把料子在给我来一刀。。。”
  他说着,就上升降机,用刷子,在料子上刷了个十字线,我看着他画的线,直接把这道竖线推后到料子最后边缘的十公分,我草,这一刀够狠啊,他下来之后,又在底部,画了一道横线,整个切割的工程就已经完全明朗了。
  太子问我:“大哥,这是什么意思?只留这么一丁点吗?”
  我点了点头,陈发够狠的,但是他也知道,这块料子有一百三十吨的料子是没戏的,剩下的二十吨才是精华,但是这个精华除了切出来黄杨绿以上的料子才能保本,而且,不能有棉,料子是变种的,是往好了变,还是往坏了变,就看命了。
  我们都远离这块料子,开山机开始运转,疯狂的切割就开始了,又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开始了,料子太大了,切割起来,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真的,非常困难。
  我没有在管他们,不管他们切出来什么,都跟我没关系了,但是我知道,何川跟李宏已经废了,我现在要想想,我的料子该怎么办了。
  我看着我的料子,但是李瑜说:“邵飞,爸爸他。。。”

  我看着李宏想要站起来,但是根本就没力气,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陈发都不管他了,他的死活,都没人管了,真的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如果这一刀在切坏了的话,李宏真的可以去跳楼了。
  我看着李瑜恳求的神色,我就说:“太子,叫车来,送他去医院。”
  太子点了点头,但是李宏说:“我,我不去,不去医院,扶我,起来。。。我还要切。。。”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陈发,他连看都没看李宏,人性真是薄凉啊,没用的废物被丢弃了,死活都不会管,还是亲戚,这就是亲戚的本质。
  几个人强行把李宏塞到开进来的车上,我看着李宏还要挣扎,但是没有力气了,被带走了。
  李瑜没有去,而是站在我身边,担忧的问我:“你会像我爸爸一样吗?”
  我看着李瑜,我说:“闭嘴,你爸爸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我邵飞就是输的精光,我也会站在去死,不会像你爸爸那样。”

  “可是我不想你们去死。”李瑜艰难的说着。
  我看着她眼泪掉下来,我就说:“那就看着我赢好好了,给我等着。”
  我看着料子,机器轰鸣声很大,妈的,他们都不死心,我有什么好死心的,我搓着手,现在才开始呢。
  我们的料子距离他们的料子有十几米的距离,我不敢靠的太近看料子,怕有危险,开玩笑,那么大的锯片,一刀下来,我直接就两半了,想想都恐怖。
  我看着在切的料子,真的有点恼怒,妈的,他不切完,我真的没法切,好,我就先看着你死透了再说。
  我跟张奇说:“去,准备啤酒,烟花,还有吃的,我恢复一下。”
  “大哥,吃的可以准备,烟花是准备放丧炮吗?”张奇调侃着问我。
  我给了他一巴掌,我说:“赶紧去,在他妈的废话,我给你烧一辆兰博基尼。。。”
  张奇听了,赶紧去准备,我回头看着料子,我会输吗?未必,没有把你大卸八块之前,我何必要认输呢?一切,才刚开始。。。
  瓦城的天空升起了太阳,雨季难得有几天是晴天,阳光也不是那么刺眼,我就站在远处,看着那巨兽被一点点的分割,我没有什么杂念,就是看着他们死透。
  何川捂着自己的胸口,我估计现在他也是心脏不好,要不是陈发救他一命,估计现在他跟李宏一样,直接心脏病发了,这三刀下来,他的四亿身家直接就亏没了,这四亿可不是老人头,而是美元。
  我们最初的梦,都被这块巨兽给破灭了,不,准确的来说,是把何川跟李宏的梦给破碎了。
  癣是个好东西啊,但是贪多就不好了,把色给吃了,你就完蛋了,我现在似乎庆幸我之前的选择了。
  因为就如老刘说的那样,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我对这块料子带有癣的部分也是十分看重的,我之前还愤恨,为什么不让我得到这一半带有癣的部分,但是现在看来,是老天爷在帮我啊。

  不过想到老刘,这个王八蛋,等我下次抓住他,我把他的另外一条腿也打断。
  我坐在大棚下面,躲避着阳光,八月多的缅甸,太阳一出来,所有的生物都要躲着他,热,张奇开了啤酒,我们坐下来,喝着啤酒,看着切料子,我知道还要切很久,我们得等,现在不是我们焦急的时候。
  我喝酒,吃肉,李瑜在一边不吃不喝,我开了啤酒,我说:“喝。。。”
  她看着我,有点皱眉头,我说:“怎么?嫌弃啊?”
  李瑜摇头,我说:“那就喝啊。”
  “我不喝啤酒,我只喝红酒。”李瑜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