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3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的梦都乱七八糟,时光转换的也特别快,但是脑子消停了,没有那种震耳欲聋的声音了,我睡的很舒服,突然,有人推了我一下,我睁开眼,看了看,是张奇,他指了指石头,我擦了擦眼睛,我没有看,我说:“他妈的,你知道我梦到谁了?”
  张奇说:“谁啊?嫂子?我那么多嫂子,你说的是那个?”
  我瞪了张奇一眼,我说:“齐老板。。。”
  “我草,你梦一死人?不吉利啊。。。”张奇说。
  我添了添嘴唇,干的要死,确实不吉利,但是我没有在想什么,妈的,这梦真的是乱七八糟,我站起来,看着停下来的机器,天都亮了,这一切,又是一夜,我看着那块巨大的原石被切了片,没癣的部分被切割下来,一块巨大的石片,五米多高,一米多宽,得有好十几吨吧,我也懒得去测了,管他,反正又不是我的石头,跟我没关系。

  我没有走过去,我心里挺难受的,有种想吐的感觉,可能是昨天淋雨了,肚子难受,我看着吊机过来,开始捆绑,我那几个人都站在一边,我问:“那几个老东西一夜没睡?”
  “是的飞哥,他们可真能扛,妈的,这一夜都没有睡觉,就看着那块料子给切开。”赵奎说。
  我点了点头,揉着肚子,觉得特难受,我揪心的看着,看着那巨大的石片被一点点的给吊走,因为这次的石片比较小,也比较轻,所以绑好了之后,二十分钟就搞定了,我看着石片被吊走,距离有点远,但是我看着那石头的切面有点黑,我伸手挡住我的眼帘,我仔细的看着。
  “张奇,什么色的?墨翠吗?怎么黑的?”我惊讶的问。
  张奇也皱起了眉头,说:“飞哥,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他妈的是色盲,所以,我看石头不准。”
  “去你妈的,色盲看黑白有问题吗?我问你,是不是黑的?”我着急的问着。
  几个人都没说话,都仔细的看着,这个时候李瑜拉着我,说:“你过去看看不就行了吗?”

  我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我很不服气,如果真的是黑的,那有可能是墨翠,这大莫边的料子出墨翠也有,但是这块料子出墨翠,让我始料未及,怎么可能出墨翠呢,但是我看着切口就是黑的,如果是墨翠,这一百多吨的墨翠,我擦,这得卖多少钱?
  我呼吸有嗲紧张,我回头看了一眼,我发现少了个人,我在旁边走来走去,我看着人确实不见了,我吼道:“妈的,太子,老刘呢?”
  我这一声吼,把睡在藤椅上的太子给吓醒了,他一睁眼,就爬起来,手里拿着枪,四处看了一眼,老刘不见了,他骂了起来,叫道:“草你吗的,这个老畜生,居然跑了,我草,打断一条腿都能跑了,妈的,下次抓住了,把两条腿都打断。。。”
  我耳朵一阵轰鸣,我感觉我被老刘坑了,妈的,是他在诱骗我,是的,是他在诱骗我,我转身看着那块巨大的石头,妈的,我怎么脑子一热就妥协了,怎么就听老刘的话妥协呢?我怎么就。。。
  我这个时候很懵逼,真的感觉像是有一只恶鬼在引诱我,我现在知道我做那个梦的意思了,妈的,齐老板来索命来了,报应啊。
  突然,我感觉鼻子流血了,我伸手摸了一下,都是血,所有人都过来,担心的看着我,我无话可说,真的,真的是气急攻心。
  我看着他们四个人朝着料子走过去,四个人都拿着手电看料子,我哽咽了一下,这一块料子是我的啊,怎么就变成他们的了,我败了吗?
  答案肯定。。。
  突然,我皱起了眉头,我看到有人倒地了,李宏倒地了,怎么回事?他一头栽倒地上了,我看着他双腿乱蹬,就懵逼了。
  怎么回事?高兴死了?

  我突然感觉有一种意外的惊喜在我身上开始蔓延,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说不上来,非常的奇妙。。。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感觉鼻子里有火气在往外面冒,我可能是上火了,所以鼻子在流血。
  但是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得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几个人朝着石头走了过去,几个人抬着李宏,在给他做抢救,我看着都要做心肺复苏了,感觉事情有点严重。
  几十米的距离,我们走了一分钟不到,就到了李宏的面前,我们看着李宏,脸色苍白,身体在抽搐,应该是心脏病犯了,我草,这是高兴的还是怎么了?
  李瑜蹲下来,有点心疼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怎么说呢,毕竟是他父亲吧。

  我没有再看李宏,而是看着其他三个人,他们都面如死灰,我突然一个机灵,不会吧,切垮了?
  我急忙走过去看料子的切口,我是背对着料子的,我快速的走到正面,我一晃眼,就看到了料子的正面切口。
  黑了,黑了。。。
  满眼都是黑的。。。

  有绿,很绿,贼绿。。。
  我看着那晃眼的绿色,但是在那绿色上,像是长了一层苍蝇屎一样的黑色小点。
  “哈哈,癣,是黑色的癣,哈哈,癣吃进来了,真的吃进来了,哈哈哈。。。”
  我有一点茫然的说着,我指着料子,料子的切口很完整,也很光滑,像是镜面一样,开山机能切出来这样的效果是非常完美的,但是料子垮了。

  垮的让人心痛,疼的无法呼吸,我看着这一刀,直接把没有癣的部分给切掉了,里面有绿色,还是非常浓厚的绿色,但是被吃掉了。
  我晃晃悠悠的朝着料子的边上走,我抬头看着上面部分的料子,很告,巨无霸太高了,我看不全,但是上面的色是有的,癣也有,都是苍蝇屎一样的黑癣,全部都给吃掉了。
  这块料子很复杂,我咬着嘴唇,癣是赌石的人最爱,但是往往会害死你的也是你的最爱,假象,外面的冰种底子是假象,上面的癣也是假象,被吃了,而且,还不是两种吃法,我看着料子,真的是一块教科书一样的料子啊。
  我直接走上升降机,升到上面,我大瞪着看着料子上面部分,全部都是癣,所有的颜色全部都被吃掉了,一丁点绿色都没有,这个就是典型的癣吃绿,这一口,直接吃掉一半,打灯可以看见绿色,但是不是墨翠,脏,杂质多,而且棉很重,上面的一半料子都没有了,被吃的干干净净。
  我咬着嘴唇,妈的,这一刀下来,直接切掉了几个亿,这块料子垮了,但是没有完全垮,就从表皮可以看的出来,里面肯定有癣吃不到的地方。
  我下来,到中间靠下的地方打灯,这里的癣就没有那么浓厚了,我可以看到一些绿色,但是这个癣跟绿色形成了共生的色,成为了杂质,完全没有用了,虽然有绿,但是抠不出来,没办法做东西,所以,这一刀直接把料子给切垮了,至少垮了一半。
  我跳下来,看着料子,我咬着嘴唇,妈的,老刘说的是对的,真的吃进去了,这个老杂种,妈的赌石真的有一手,居然真的让他全部都说对了,癣真的吃进去了。

  我看着底部,料子又是另外一种情况,癣没有那么重了,有绿色跳出来了,这个程度,完全可以抠出来做料子,但是料子变种了,没有那么浓的绿色了,只有三等的青葱绿的绿色级别,种水还可以,但是可惜,太少了,只有不到一公尺,而且,如果要避开癣的杂质的话,至少还得抠掉一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