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4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和女人躺床上接吻,肯定会出事儿,所以没一会儿,俩人的衣服就越亲越少,直到女人发出一声似痛似爽的娇yin,被子才将两人完全遮住。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才重新安静下来,女人满足的瘫软在男人的身上,闭着眼喘息片刻,轻声说:“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奢求过你会只对我一个人好,甚至都没有想过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
  因为我知道,你不属于这里,总有一天会离开。而且,我本来就是被派来伺候你的,能够跟小月得到你真正的疼爱,已经是老天爷对我们的眷顾了。
  后来,是你一直说要让我心甘情愿,勾起了我不该有的心思,到你当众宣布我是你的婆娘、让小月喊你爹爹的时候,这种心思就彻底在我心里扎了根。
  尽管我知道太贪心可能会惹怒老天爷,可我就是忍不住,我喜欢家里有你的味道,也喜欢在家里等你的感觉,每当那个时候,我就会觉得一切都是完整的。
  爱我的男人,乖巧的女儿,我都有了,如果……如果再能给你生个儿子,我这辈子就再也没什么遗憾,就是立刻死了,也心甘情愿。”
  “瞎说什么呢?”萧晋听的心里又疼又酸,轻抚女人缎子般的后背肌肤说,“既然你是来伺候我的,那就好好的伺候我到老,等到你伺候不动了,那就让孩子们给挖个坑,一块儿往里面一埋,齐活!”
  “去你的!还说我瞎说,你这才是胡咧咧呢!”周沛芹破涕为笑,请打他一下,就坐起身,拿过来他的睡衣,说:“好了,趁天还没有太晚,快穿上衣服去巧沁那儿吧!”
  萧晋直接就傻了。
  萧晋傻的很彻底,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呆呆的愣在那里,直到周沛芹推了推他,才醒过神来。
  “你怎么了?干嘛那么看着我还不说话?”

  萧晋干咽口唾沫:“沛芹姐,你再说一遍,让我穿上衣服去哪儿?”
  周沛芹也被他给问愣住了:“巧沁那儿呀!你安排她单独睡一个房间,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萧晋张开了嘴巴,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道:“你哭的那么伤心,就是以为我回家的第一晚都还要找别的女人?”
  “难道不是吗?”
  “天地良心,我要真混蛋到了那种程度,来这儿的第一天就把你吃干抹净了好吗?那还有后面这么多事儿?”
  这下,周沛芹也有点傻了。“那……之前巧沁说要和小鸾一起睡的时候,你为什么非要小鸾去跟文哲睡啊?”
  “那是因为我的目的就是要小鸾跟房文哲睡呀!”萧晋啼笑皆非的摇摇头,说,“我交给那孩子一个任务,要他在两天之内搞定和房文哲的关系,现在只剩下一天了,当然要给她提供一些便利啊!”
  周沛芹闻言笑了起来,伸出青葱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嗔道:“该!谁让你平日里总不干好事,被冤枉也是活该!”
  萧晋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大手在人家丰腴的满月上一边肆虐一边淫笑道:“敢讽刺你男人,看来是刚刚收拾的你还不够,现在给我趴好,小爷儿要施行家法了!”

  周沛芹娇软的扭动着身子,妩媚的问:“什……什么家法?”
  萧晋大嘴一咧,一字一字道:“鞭,笞!”
  周沛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此鞭非比鞭,不由吓了一跳,慌忙挣扎着爬起来,捂着后丘道:“不行!那里太……太脏了。”
  “沛芹姐身上哪里都是干净的。”
  说着,萧晋又要去拉她,却被她躲开。
  “萧,求你了,真的不行,我……我还没做好准备。”女人脸红的像是快要滴出血来,支吾道,“另外……另外,我会误会你,巧沁肯定也误会了,你还是过去看看吧,要不然的话,她一定会多心的。”
  萧晋见她是真的不愿意,也就不再强求,仔细想想,以苏巧沁那自卑的性子,自己今晚要是不过去,说不定她真会哭一宿的鼻子。

  叹口气,他坐起身边穿睡衣边道:“好吧!我过去看看,但你要给我留着门,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周沛芹就算是再大度,也不可能愿意男人回家的第一晚在别的女人那里睡,于是便点了点头。
  穿好衣服,萧晋出门来到苏巧沁的门前,敲了敲,里面没有应答,用手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很明显,这个女人确实在等他。
  房间里没有开灯,乌漆墨黑的,不过以他的眼力,还是轻而易举的就摸到床边,躺上去,伸手抱住了背朝外的苏巧沁。
  女人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没有动。

  萧晋无声笑笑,用力将她给扳过来,说:“呼吸都凌乱的像刚刚跑过步一样,就不要再装睡了吧?!”
  苏巧沁眼睛又坚持闭了一会儿,见萧晋没有一点要离开的迹象,只好睁开来,怯怯地说:“萧,你……你不该来的,赶快回去吧!”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陪你睡吗?”萧晋故意逗她道。
  “我当然喜欢,只是……只是你今天才刚刚回家,应该多陪陪沛芹姐的。”

  “这个先不忙,我问你,你为什么喊她姐姐啊?她可是要比你还小上几岁哦!”
  苏巧沁当然看得出来周沛芹比自己小,只是因为她生了一张萝莉脸,所以才让周沛芹误以为她更加年轻、主动叫她妹妹的。
  但她并不打算改变这一点,于是便柔柔的说:“我……我本来就该喊她姐姐的,这跟年龄无关。”
  闻言,萧晋的心就柔软的一塌糊涂,轻抚苏巧沁的脸庞,问:“心里不委屈吗?”
  苏巧沁摇头,用脸在他的掌心轻轻摩挲着说:“来这里的路上,我一直都很害怕,怕沛芹姐会骂我,怕你再把我送回去,更怕因为我而导致你和沛芹姐发生矛盾。
  但是,当沛芹姐握住我的手说要我喊她姐姐时,我一下子就安心了下来。同时也不敢相信,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女人?

  这是我的运气,要是还觉得委屈的话,那可就是太不知好歹了。”
  萧晋拥住女人,在她额头温柔一吻,叹息般的说:“运气好的那个人,是我啊!”
  第二天一大早,萧晋走出房间时,除了巫飞鸾和房文哲还在睡懒觉之外,其他人都已经起来了。
  梁二丫正在跟柳白竹练习扎马步,旁边梁小月也东倒西歪的学着,贺兰艳敏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裹着毯子一边晒太阳,一边为她加油。
  陆熙柔在伸懒腰,青春美好的身段儿一览无余;郑云苓站在药圃旁,正用手机跟房韦茹交谈着什么;苏巧沁和周沛芹都呆在厨房里,有说有笑的,院外面时不时还会隐隐传来秋语儿开嗓子的美声。
  阳光很暖,天空很蓝,一切都是那么的岁月静好。萧晋想起周沛芹昨晚说过的话,喃喃自语道:“总有一天要离开吗?仔细想想,在这里终老一生,似乎是个更加不错的选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