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6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昌明说道:“廖书记,我用人格担保,孙维林的失踪跟市局系统没有一点关系……”
  廖声远盯着范昌明注视了一会儿,站起身来说道:“我给省厅打个电话……”说完,走了出去。
  范昌明凑到廖燕北耳边小声道:“如果是省厅抓人或者省纪检委抓人也不可能绕过我们啊,最让人费解的还是房间里的四具尸体,他们怎么能置之不理呢,起码也要给我们打个电话报警吧。”
  廖燕北说道:“假如他们不想让外界知道,就有可能不跟我们打招呼……”

  “这么说你也相信抓走孙维林的是丨警丨察?”范昌明问道。
  廖燕北犹豫了一下说道:“尽管还有不少疑团,但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我也一直在琢磨那个上了年纪、身上只披着一块浴巾的人是谁。
  刚才杜局长说在现场找到一件血衣,我怀疑应该是那个年纪大的男人穿的,考虑到今天晚上的袭击事件有可能是孙维林暗中指使。
  凭着他狂妄的个性,很有可能让人活捉了张昆,然后把他悄悄带到了别墅,而上面今晚正好对孙维林采取行动……”
  范昌明一脸疑惑地说道:“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再说现场的四具尸体怎么解释?不可能是丨警丨察杀了他们吧……就算保镖反抗被击毙的话,那两个两具女尸又怎么解释?”
  说到这里,忽然冲杜海涛问道:“杜局长,四具尸体的致命伤是什么?”
  杜海涛说道:“一名保镖的脖子被割断了,另一名是被拧断了脖子,两具女尸分别死于脑部钝器击打和窒息……”

  范昌明缓缓摇摇头说道:“起码这四个人另有死因……”
  这时,徐晓帆谨慎地说道:“范局,我倒是有个想法……假如袭击者并没有成功抓获张昆而是被他逃了出来,他有可能在去找孙维林。
  那四个人很有可能是死在他的手里,这样那件血衣就有了解释,刚才吴淼说卧室的卫生间里有明显的打斗痕迹,我推断有可能张昆潜入别墅之后正在洗澡的时候被抓……”
  吴传普点点头说道:“这倒有点说得通,但我想不起那个上面哪个部门会绕过我们抓人……”
  廖燕北冲范昌明小声说道:“你是不是亲自给省政法委兰书记打个电话,向他汇报一下今晚发生的案子……”
  范昌明看看手表说道:“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还是等到他上班再说吧……如果孙维林真是上面派人抓的,并且还瞒着孙淦的话,那说明要对他动手了……”

  廖燕北说道:“可上面知道你一直在暗中调查他,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掌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他们凭什么动手?”
  范昌明点上一支烟,眯着眼睛想了好一阵,忽然一拍大腿,说道:“白天的时候东江市那边的人怎么说?周琴一到东江市就被两个丨警丨察带走了,一个小时之后又放了她,会不会这婆娘把录音材料交给了这两个丨警丨察……”
  廖燕北迷惑道:“可陈天放并没有提到这件事,并且你不是说这两个丨警丨察是陆鸣的马仔冒充的吗?”
  范昌明说道:“也许这两个丨警丨察是纪检委或者省厅的人呢?陈天放也不一定知道,别忘了那两辆面包车挂的可是东江市牌照……”

  正说着,廖声远走了进来,说道:“我已经和省厅的田厅长通过电话,他否认省厅今晚有任何行动,现在看来,孙维林遭绑架的可能性极大,我们马上去向孙书记当面汇报,案件的性质暂定为绑架杀人案……”
  范昌明问道:“那绑架杀人的动机呢?”
  廖声远说道:“目前也只能猜测,也许是为了钱,也许就像你说的是有人为了报复……既然是刑事案子,自然要等到调查之后才能做出最后的结论……”
  范昌明拿起帽子正想和廖声远出去,只见一名女警走了进来,说道:“范局,我们调出了那部手机的通话录音……”

  范昌明把帽子扔在桌子上,说道:“快放出来听听……”
  女警把一个优盘插进了一台电脑,然后打开了音响,不一会儿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的声音。
  男人说道:“今晚范昌明要赶往董家岭,应该只有一辆车……另外记住一个地址,西郊十字牌杨村156号,最多不会超过四个人……”
  女人问道:“就这些?”

  男人说道:“目前就知道这些……”随即手机就挂断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谁都没有说话,廖声远好像已经听出这一男一女是谁了,脸色大变,范昌明注意到了上司的神色,冲那个女警说道:“再放一遍……”
  会议室里又响起两个人简短的几句对话,范昌明冲那名女警摆摆手,摸出一支烟点上,抽了两口,冲廖声远问道:“你听出通话的是什么人了吧?”
  廖声远问道:“王副局长在哪儿?”
  范昌明说道:“我派他去了董家岭,不过,我已经派人监控他了,现在我请你批准对他采取刑事拘留或者双规……必须让他交代那个女人是谁。”
  廖声远脸上殷勤不定,犹豫了好一阵才说道:“既然他已经在你手里了,我看还是先向孙书记汇报之后再采取行动……”
  范昌明拿起帽子冲廖燕北和吴传普说道:“你们马上审讯王副局长,务必天亮之前让他开口,这件事不能耽误……”
  说完,就跟着廖声远出了门。
  江心岛的一栋别墅里,孙淦和杨玥都没有睡觉,杨玥脸色苍白地坐在沙发上,孙淦则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不时看看手表。
  最后杨玥似乎忍不住了,焦急地说道:“我看你还是给李副省长和蒋书记打个电话吧,起码了解一下情况,探探他们的口气……”
  孙淦扭头瞪着杨玥训斥道:“都是你和那个腻子干的好事……”
  杨玥委屈道:“我们为了谁?难道还不是为了你吗?再说,我那天跟你说过,你也没有反对啊……”
  孙淦恼怒道:“我倒不担心死在政敌的手里,迟早有一天要被你们母子折腾死……”
  杨玥抽泣道:“万一维林落在张昆的手里,哪里还有活路?难道你就不能想想办法?”

  孙淦哼了一声道:“那个腻子死了,一切就万事大吉了,我还能想什么办法……”
  杨玥泣道:“好哇,你是巴不得他死呢……你还是不是人?”
  孙淦眼睛一瞪,问道:“你说什么?”
  杨玥吓的嘴唇颤抖着没再敢出声。
  孙淦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你还是祈祷那腻子别落在范昌明的手里,否则你就去监狱里陪他吧……”

  杨玥哼哼道:“不可能,难道别墅里的保镖和女人都是范昌明杀的?很明显,维林是落在了张昆的手里……”
  孙淦骂道:“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竟然会让张昆跑掉……”
  顿了一下,说道:“你收拾一下,明天一大早就出国待一阵子,先避避风头,我还要收拾这个烂摊子……”
  杨玥问道:“那维林呢?”
  孙淦摆摆手说道:“你就别替他瞎操心了,还是想想自己吧……”
  日期:2017-08-3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