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5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出五分钟,程暮雪果然出现在顾秋眼前,俏生生地站在那里。看到顾秋喝得满面通红,程暮雪气乎乎地道:“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无耻?”
  从包里,翻出一个小盒子,倒出一颗黑色的小药丸,“把这个吃了,解酒的。我们苗寨的秘方。”
  顾秋大喜,他早就知道有这种解酒的药,吃了之后,不管喝多烈的酒,都跟喝水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犹豫,一口就吞下去,“你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等我摆平了他们,马上回来。”
  程暮雪笑了,拍着顾秋的肩膀,“去吧!给我多放倒几个。”
  再回到包厢里,看到大家这么高兴,顾秋故意装出不胜酒力的模样,“啊呀,不行了,不行了。喝酒这种事,还是老当益壮,我已经喝高了。”
  蔡阳刚和人家打了赌,要摆平顾秋,看到顾秋这么说,他就站起来,“顾县长啊,大家都等你一个人,快来,满上,满上。”他端起杯子在桌上敲了敲,“这样吧,免得别人说我占你便宜,咱一对一。你喝一杯,我喝一杯。”
  顾秋装出很为难的样子,“既然蔡县长这么好兴致,我只好舍命陪君子了。来,干杯。”
  蔡阳为了早点搞定顾秋,保持自己这不败神话,他摆了下手,“换大杯吧,行么?”
  顾秋一听,“要换,大家都换。”
  常务副县长道:“怎么,你准备用大杯跟我们干?”
  旁边立刻有人起哄,“这才是我们长宁人的豪气,服务员,搞大杯来!”
  擦!服务员果然拿来,那种半斤装的大杯子。

  顾秋一脸难色,“不会吧!真这样搞啊?”
  蔡阳道:“你自己说的,今天你就用这杯子,敬一圈,还能走出这个门,我以后叫你老大。”
  顾秋道:“蔡县长喝多了,这可不能随便叫的。我们还是问问刘县长,要不要这么搞?”
  刘长河一脸笑意,“喝酒尽兴嘛,没事,真要是醉了,我放你二天假。”他心道,反正你也就是个挂职的,放半年都没事,不要说二天了。
  顾秋道:“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我今天豁出去了。”

  端起大杯子,跟蔡阳碰了一杯。
  咕噜咕噜——一口气全干了,顾秋抹了把嘴,“蔡县长好酒量,来,我再敬你三杯!”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这家伙喝疯了吧?有些人就是这样,一旦放开了,死都跟你来。
  蔡阳不是号称酒县长吗?先放倒他再说。蔡阳也不信这邪,他挺不服气的,“三杯就三杯。来,满上!”
  咕噜咕噜--!
  喝到第二杯的时候,蔡阳冒冷汗了。第三杯,顾秋还是一口干。蔡阳瞪大了双眼,喝!
  他倒是有勇气,一口气,把第三杯酒干了。
  这三杯酒,足足一斤半的量,再加上刚才的一瓶酒,他已经喝了二斤半了。平时他的酒量,在二斤左右。
  杯子还没放下,蔡阳咚隆一声,倒下去了。
  顾秋红着眼睛,提着酒瓶子,一个个来,“王县长,我敬你!”
  王县长说,我不能喝,不能喝!
  顾秋咕噜咕噜--又干了,王县长坐在那里,半天没缓过神来。
  顾秋摇摇晃晃走近常务副县长,“今天我得好好敬您几杯。”常务副县长忙站起来,“我去上个厕所,上个厕所!”

  说着,竟然尿遁了。
  刘长河看到顾秋这模样,拿出手机,“喂,喂,什么,什么?”走出了包厢。
  其他几个副县长,被顾秋拉住,一人搞了一杯。搞完之后,又倒了二个。
  顾秋端着杯子,继续找人挑战,有人见状,“哎哟,我要去洗手间。”
  眨眼的工夫,跑的跑,倒的倒,整个餐厅里,没几个人了。顾秋喝了最后一杯酒,妈的,这什么药啊?比自己上次弄到的还厉害,只可惜了这么好的酒,喝下去没什么味道了。
  顾秋这才明白,上次和陈燕,程暮雪吃年夜饭的时候,她明明不行了,跑去上厕所,结果回来把陈燕放倒。
  程暮雪是苗族女孩,具有少数民族特色,难怪她的五官,与人有点不同,看起来很美。
  顾秋见过新疆的美女,也非常有特色,有那种异域风情,令人回味无穷。
  蒙古女子豪气,有那种电视里巾帼英雄的味道,纵横沙场,英姿飒爽。
  顾秋想,自己还真不能太逞英雄,醉吧,不醉也要装醉,否则就太没天理了。

  扔了瓶子,趴在桌了呼呼入睡。
  旁边的服务员,一个个傻了眼,刚才她们还在为顾秋担心呢,没想到了这么神奇,震惊全场。
  看到大家都倒了,她们在窃窃私语,没见过这么能喝的,连酒县长这样的酒量,都被他搞趴下了,她们眼里,闪着崇拜的光芒。
  办公室主任马上喊来服务员,将这些喝醉酒的抬到楼上房间去。
  刘长河回到办公室休息,喝了杯茶,寻思着,刚才这场面,真够吓人的,这小子太能喝了。
  恐怕长宁县这个酒县长,以后非他莫属。
  于是,他就想到分工的问题。
  顾秋是挂职副县长,其实也不用怎么草心,给他一个名份就行,照他这年龄,混两年就走了。刘长河想着想着,犯困了。
  顾秋被她们扶进房间,假睡了会,就坐起来给程暮雪打电话,叫她去自己房子门口等着。
  程暮雪是个机灵的家伙,这点事难不倒她。
  顾秋溜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蹲在家门口了。看到顾秋,马上就扑过来,“哥!”

  顾秋今天兴致不错,虽然那些酒都被药化解了,但是男人的本能还在,程暮雪一扑,他就有点来事。
  感受着她那饱满的胸脯,顾秋有点想那个了。
  只不过这念头,一闪而过。
  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被女人拉下马的官员,传出去,丢脸。他拍了拍程暮雪,“别闹,人家看到了丢人。”
  程暮雪挺委屈的,撇了撇嘴,“拥抱一下怎么啦?又不是外人。”她还真不当自己是外人。
  顾秋打开门,“进来吧!”
  他还有很多话问程暮雪,程雪衣的案子,疑点很多。
  程暮雪换了鞋进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哥,你就住这里啊?房间好小。”

  顾秋说,“将就吧,初来乍道,还想着享受?”
  今天酒喝太多了,老上厕所,顾秋又跑厕所里去。程暮雪站起来,背着双手四处看看,两房一厅,床很小哦,只有一米五的席梦思。
  跳上去,躺在床上,抱着枕头看着天花板。
  顾秋上完厕所出来,她也跑出卧室,顾秋问,“你是怎么跑这来的?去了几个月,一个电话都没有。”

  程暮雪道:“我不是来了吗?得知你在长宁县上任,我马上就赶过来,没想到还救了你一回。”
  顾秋望着程暮雪,别看她身材发育得不错,性格有时候还是象个小孩子似的。
  顾秋问,“你姐姐的事,后来怎么样了?”
  提到程雪衣,程暮雪脸色黯然。
  “她被起诉了,要判刑,缓刑两年执行。罪名是,巨额财产来历不明。”
  顾秋没有说话,程雪衣要被判刑,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他想程雪衣自己也应该想到了,她会有今天。
  能够缓刑,估计是她肚子里的小孩起了作用。其实这些,都不能怪程雪衣,程雪衣她是被姓黄的牵下了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