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24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柏南修见凌柯一副吃惊的样子,笑着解释道,“我只是谢谢她,不算贿赂!”
  谢谢她!为毛?

  柏南修不再过多解释,他揉着凌柯的头说道,“快去挑一个吧,你如果也有喜欢的可以再买!”
  凌柯只好去挑,最后她给方爱玲挑了一个适用的手提包。
  包买好了,接下来是香水。
  柏南修又是老样子,跟凌柯买时挑得很认真,有几款,他还涂到凌柯的脖颈处,俯下身去闻。

  感觉这香水买来就是让他闻似的。
  在跟方爱玲买的时候,他又是那句话,“你帮她挑吧!”
  买完“特产”,柏南修又领着凌柯去了珠宝店。
  凌柯跟在柏南修身后偷偷地想,果然是名门公子,挑“特产”的眼光真是不一般!

  珠宝店的店面经理一见柏南修就迎了上来,然后含笑着把柏南修与柯请上了二楼。
  凌柯坐定,店面经理就从保险柜里拿出一对小盒。
  “柏少,你订的戒指。”
  柏南修点点头,拿起小盒打开递到凌柯面前问,“喜欢吗?”
  凌柯看向盒里,是一对对戒。
  “这是?”她不解地看向柏南修。
  柏南修含笑着从盒子里拿出女款戒指,拉过凌柯的手就给套上。

  “现在你知道是什么了吧?”
  凌柯看着手上的鸽子蛋,漂亮的大眼睛眨了几下才回过神来,柏南修制定了结婚戒指!
  她看着他,有些想哭,虽然顾明瑜不承认她是柏南修的妻子,可是柏南修却给她买钻戒,他似乎是想在她表明一种态度。
  其它人的看法并不重要!
  “帮我戴上吧!”柏南修伸出自己的手。
  凌柯有些紧张,她小心翼翼地拿出男款戒指,帮柏南修套到无名指上。

  可是,戒指套不进去。
  柏南修皱眉,这戒指的大小是他报得尺寸,凌柯的尺寸是他凭几次牵手的经验估出来的,刚才好像大小正好,为什么到了他这里就尺寸不对了。
  不应该呀!
  “你的太粗了。”凌柯一张小脸纠在一起,有些无奈地给柏南修汇报这个问题。
  站在一旁的店面经理捂住嘴笑。
  凌柯马上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很污的话,她的小脸涨得通红,低下对继续戴戒指。
  “是你的技术不行。”柏南修也开了口。
  啊,凌柯觉得柏南修的这话好像更污!
  店面经理止住了笑,他对凌柯说道,“这位小姐,您太使劲了,戒指要慢慢戴进去。”
  他说着还做了一个慢慢套戒指的动作。
  凌柯红着脸按店面经理的方法重新戴了一次,这次很顺利。
  果然是经验不足,她的脸更红了!
  店面经理拿着柏南修的卡下去刷时,柏南修跟凌柯提出了新问题。
  “你知道一对夫妻交换戒指后要干什么?”
  “……”凌柯一脸懵懂。
  “是接吻。”柏南修把脸凑到凌柯面前。
  凌柯看看四周,见没人,轻轻嘬了柏南修一口。
  柏南修摇摇头,“太敷衍了。”
  凌柯只好又亲了一下,但是她的唇还没有离开柏南修唇,整个人就被柏南修抱起来。
  结果,店面经理站在门外,看他们吻了半个小时。
  离开珠宝店后,凌柯脸上还像火在烧。
  被人观摩了半个小时,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柏南修却心情大好,他带着凌柯去了一家西餐厅,两个人吃午饭,他又带着凌柯去了一家品牌店。
  凌柯是真的不想买了,今天估摸算下来,柏南修花了好几百万,再买下去,她就成了败家娘们。
  “这个是为了晚上的宴会买的,”柏南修对凌柯说道,“A大教授的夫人第一次正式亮相,当然要穿隆重点。”
  啊,他准备让她参加晚上的宴会!

  “我不去。”凌柯想到了顾明瑜的脸,她不想看人脸色。
  “为什么,不喜欢这种场合吗?”
  凌柯点点头。
  “既然不喜欢那就不去了,晚上我带你去明山看夜景。”

  “啊,你也不去,可是今天晚上是你们柏氏集团的宴会,你不去怎么行?”
  柏南修歪着头看着她,“你早就知道今天晚上宴会的事?”
  “……不是你刚才说的吗?”
  “我只是说晚上有宴会可没说是什么宴会,是不是我妈给你下了禁止令?”
  凌柯不说话,好一会儿,她才开口道,“我不想增加你的负担,逼你结婚的是我,我应该承受这些。”

  “你的承受就是逃避?”柏南修逼视着她的眼睛,“凌柯,我娶的是妻子不是一个委屈求全的女孩。”
  “我一点都不觉得委屈求全。”
  “既然这样那晚上跟我去,拿出点A大教授夫人的风范,你是我柏南修的老婆,要懂得夫唱妇随!”
  凌柯还要争取,柏南修竖起了一根手指,“别还嘴,听话!”
  凌柯只好把话咽了回去,凌柯没有想到在原则问题上柏南修这么霸道。
  晚上的宴会既然逃不掉,凌柯又开始打听宴会会来些什么人。
  “帝都政界和商界的人都会来。”
  凌柯其实想打听尹依会不会来。
  她觉得这是一个调查尹依是不是怀过柏南修孩子的大好时机。
  晚上,凌柯挽着柏南修走进宴会厅时,顾明瑜的脸果然变得极其难看,她快步走到柏南修与凌柯面前,恶狠狠地质问凌柯,“不是说了让你不要来吗?”
  凌柯还没有张口,柏南修就问道,“为什么,您要跟我脱离母子关系吗?”
  他居然说的一派天真!
  顾明瑜看向柏南修,压低声音说道,“南修,你知道妈妈不是在说你。”

  “说凌柯就等于说我,这个宴会我是看着凌柯的面来才来的,既然这样那我们走!”柏南修说着作势要转身。
  “南修!”
  凌柯也拉住了柏南修,她对顾明瑜说道。
  “妈,宴会要开始了,您还是去招呼客人吧!”

  “谁要你在这里假惺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南修请来演戏的。”
  啊!凌柯愣了一下,柏南修也很吃惊。
  很快,柏南修反应过来,他朝母亲微微一笑,“妈,没有想到您的想像力如此丰富。是,我不喜欢利益联姻,但是我柏南修还不至于用这种手段回绝,结婚的事我说不,没有任何人能强迫了我,您不要以为我像姐姐那样会任您摆布!”
  “这么说,你真的娶了她?”
  “要看结婚证吗?”柏南修的语气很冷,“我回S市会跟您寄一份复印件的,至于我跟凌柯的婚礼,您想参加我欢迎,您不想参加我也不会怪罪。”

  这时,柏汉阳听走了过来,看着气呼呼地妻子问道,“明瑜,怎么啦?”
  “你儿子真跟这个女人结婚了,连结婚证都领了!”顾明瑜对丈夫说道。
  柏汉阳倒是平静,“这个南修早跟我说,这次回来他就是带妻子过来的,我不是跟你也说了吗?”
  “看来爸有必要逞这个机会对外宣布一下我的婚迅,要不然又有人跑到妈面前说什么谁家的女儿不错之类的,妈一不小心答应了,这不成了笑话?”
  十分钟后,柏汉阳还真的站到台上,向到场的来宾宣布了柏南修的婚讯。
  宴会的基调马上变了味,柏氏集团的宴会最后成了柏氏集团继承人婚讯发布现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