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23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柏南修也坐了起来,“性功能障碍,你,凌柯,明明是你睡着了,还……”
  “……”
  柏南修有些恼羞成怒,他一把拉过凌柯,翻身压向她。
  “一晚上我都在纠结,是弄醒你还是让你睡,你倒好,一醒就咒老公,好,我让你看看我有没有障碍!”
  说着,他就扑过去咬凌柯的耳朵。
  两个人正在床上闹,门外很扫兴地传来敲门声。
  柏南修没有理会。
  敲门声很执着。
  凌柯提醒道,“柏南修,有人敲门。”
  “别管他。”

  他堵住了她的嘴。
  门外的人开始说话了,“少夫人,夫人让你下楼。”
  是董妈。
  凌柯推开柏南修,“是妈妈喊我。”
  柏南修十分不悦地蹙起了眉。
  “董妈,跟我妈说,一个小时后少夫人会下去的。”
  柏南修话音刚落,凌柯就捂住他的嘴,然后对着门外喊,“董妈,我马上来!”
  “不许走!”柏南修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对不起!”凌柯勾起身亲了亲柏南修的唇角,“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希望妈妈对我有误会。”
  柏南修看着她,无力地叹了口气。

  下次,一定要找个没人打搅的地方,老这样下去,他再强的意识力也受不了。
  凌柯穿好衣服下了楼,顾明瑜拎着包站在客厅,好像要出门。
  “妈,你找我?”
  “嗯,”顾明瑜翻了翻眼皮看着凌柯,“不管你是怎么进我们柏家的,待一天也要懂一天的规矩,早上七点钟起床,不要老在床上赖的,柏家不是你赖床的地方!”
  凌柯看了看客厅的时针,七点二十。
  看来柏家人作息时间很严谨的。
  “知道了,我会遵守的。”凌柯态度良好地应允道。
  “还有,家里来了客人,你最好回避一下,不要试图让人误会我们家南修结了婚,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但是我们南修以后可是做大事的人,因为你而让他的名誉受了损,这你是赔偿不了!”
  凌柯低着头不说话,都说一嫁豪门深似海,看来是没有说错,她把帝都最有钱的男人给泡了,对于顾明瑜这种从小生活在权力与财富中心的女人来说,她凌柯确实是上不了台面。
  “今天晚上我们柏氏集团有个重要的宴会,到时候南修肯定是要出席的,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要恬不知耻地跟着过去。”
  顾明瑜说完,头一仰出了门。

  凌柯站在客厅里,无奈地笑笑。
  她跟柏南修的婚姻现在还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是试婚,彼此不了解,大家都小心翼翼地试探,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大家都不清楚。
  实质都不清楚,这些面上的活,凌柯压根就不在意。
  上了楼,柏南修已经洗漱完毕,正在穿衬衣。
  凌柯过去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角,又伸手帮他扣了一颗钮扣。

  柏南修低头看着凌柯,他的嘴角轻轻上扬,有些陶醉于凌柯的举动。
  “你有想去玩的什么地方吗?”柏南修问她。
  凌柯一愣,刚才顾明瑜不是说晚上柏氏有个重要的宴会吗,柏南修为什么要问她想去什么地方玩。
  他也不想让她去?

  这么一想,凌柯就有些生气了,顾明瑜怎么对她无所谓,如果柏南修也不希望她出现在他的身边,凌柯的心就不是很好受。
  她语气冷淡地反问道,“你有事要忙吗?”
  柏南修听凌柯这么问,不仅皱起眉,“我妈又跟你说什么?”
  凌柯抬头看他,“没有说什么,就是让我不要睡懒觉。”
  柏南修淡漠地一笑,“她还真是严厉,看来我们应该回S市了。”

  凌柯奇怪地看着柏南修,他该不会是因为她才要回S市的吧,刚才她又没有抱怨。
  “还是在多待几天吧,妈妈刚跟我说这些话,你就要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不愿意待。”
  “其实是我不想待。”柏南修叹了口气,“我不喜欢这座城市,它让人窒息。”
  为什么?这里有发生过不好的事吗?凌柯突然想到尹依,柏南修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才离开帝都到S市上的大学。
  她越想越好奇了,忍不住问道:“上次你舅舅过来说要把你高中的同学介绍给你,你是怎么看的?”

  柏南修有些惊讶地看着凌柯,“我还以为压根就不关心这件事。”
  “我当然关心,第一次到婆家听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有人想把女儿嫁给自己的老公,我要是不关心,心该有多大呀!”
  柏南修有些开心,他抿着嘴笑。
  “那天在嗨吧,她也在吧!”凌柯问。
  柏南修点点头,“是的,那天是高中同学聚会。”

  “你以前喜欢过她吗?”凌柯盯着柏南修的眼睛,她不想放过他脸上任何一处表情。
  柏南修表现的很平静,他转过身看向窗外,“二十岁之前我没有喜欢过任何人。”
  这是什么答案?
  为什么要设定为二十岁之前?
  凌柯还想问,柏南修却开了口,“走吧,我们去逛街!”
  去逛街!柏氏集团今天确定有重要的宴会?
  凌柯不敢问,柏南修不说,她就当不知道,晚上如果真有,她推脱不去就行了。
  出了门,凌柯没有想到柏南修还真的带她去逛街,只不过逛得是帝都特有的风味小吃街。
  凌柯本来就是吃货的本质,一看到吃就忘乎所以,于是,整个上午就是凌柯一路兴奋地嚷我要吃这个!柏南修一路默默地买单。
  最后又变成她撸着串,柏南修拎着几袋吃食,举着羊肉串跟着她身后。

  何谓大牌,差不多就是这座城最有钱的男人举着串,你撸他看。
  当凌柯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是中午时分。
  “我好像太能吃了!”凌柯看着柏南修手上的大包小包,有些抱歉。
  “我倒觉得你挺好养的。”柏南修举着袋子问凌柯,“下一站,我们去买买买,怎么样?”

  “买什么?”
  “给你的朋友买礼物呀,来一趟帝都你不带特产回去?”
  凌柯以为柏南修说的特产是烤鸭、云酥之类的东西,但跟他进了奢侈品店后,她才发现她跟柏南修对特产的定义完全不一样。
  他说的特产是LV包与奢华的Bijan香水。
  “你要给我朋友带礼物这种特产?”凌柯问,这一个就上百万的包,她自己都没有。
  柏南修不说话,他认真地在陈列柜前挑选,凌柯只好老实闭嘴。
  过了一会儿,柏南修拿起一款镶着水晶的手包问凌柯“你喜欢这款吗?”

  凌柯想,她一进来就看上这款手包了,可是标价她不喜欢。
  “干嘛不回答?”柏南修捏了捏凌柯的脸。
  “太贵!”凌柯实话实说。
  “别给老公省钱,我买的起的,A大的教授年薪是你想不到的一个数字。”
  凌柯当然知道他买的起,在帝都那有柏南修买不起的东西。
  “那就买这个吧,你再帮方爱玲挑一下。”柏南修一边说着一边招来导购。
  凌柯啊了一声。
  柏南修真的当这里是特产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