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2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在周容深之前 , 我基本没吃过药,很多金主很小心,就怕自己没忍住射进来种出个孩子,我的心机重在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饶是那些津明的大爷 , 也都怕栽在我手里,有的避丨孕丨套甚至会戴两层,防止我搞花活。

  其实他们想多了 , 他们要娶我我也未必肯 , 我可不想嫁给老头子余生每天都看一张褶子脸。
  再说年轻力壮的男人亲几下摸几下一分钟不到就能硬,这些老东西十分钟都硬不了,累得我一身汗,上库哪是享乐啊,分明是做苦力,如果硬了不赶紧C`ha 进来很快又轮了,折腾几次一点兴致都没有了。
  超过六十岁的老头子,真满足不了我们这些身经百战的女人,家伙丑不说 , 还不好使,和守活寡有什么区别。不一定哪天就猝死在情人库上,我真成寡妇了 , 到时候被子女赶出去 , 屁都捞不到。
  圈子里姐妹儿有的是忙活好久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的 , 宝姐那一批有个叫七妹的嫩模 , 在澳门钓了一只老金G`ui , 那只金G`ui 七十多了,乌G`ui 壳子都入土了,可是真有钱,在澳门富商里排得上前十。
  七妹以为自己保准当凤凰了,横行街头嚣张得不得了 , 名头闹得特响亮,还因为不懂事得罪了人,可她是豪门的准阔太啊,大家都忍气吞声没搭理她 , 后来老王八在夜总会陪几个外国客户应酬,看上了对方带来的一个比利时辣妹,为了搞得爽吃了黑金,直接猝死了。
  家里封口说是自然死亡 , 早就离异的大房又占领凤巢,把七妹赶出豪宅 , 不但一分钱没有,连之前老王八给买的珠宝都不给 , 七妹气不过出去说他是玩儿女人射死的 , 老王八的儿子找了伙人围殴她,把脸都打破相了 , 谁也不知道后来去哪儿了。
  所以凡是超过六张的,我们都是奔着捞钱 , 绝对不图名分,除非他真是有钱到李嘉诚那地步 , 随手打发给几个亿,有了保障嫁给他天天跪着都行。
  可李嘉诚那咖位的,也不会娶个嫩模,人家的红颜知己都是女总裁,香港女政客 , 而且香港那边的嫩模说,李嘉诚喜欢已婚女人,他不搞单身的 , 已婚女人有家庭子女 , 和他不过是钱色交易,一拍两散也不会闹,而单身的面对这种大财神爷,很难不动歪心思,人家不想惹这份骚。
  我四下看了看,走动的家属并不多,我让护士跟我过来,我问她点事。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走向过道最僻静的角落 , 我转过身看着她,“什么时候可以做个dna检测。”
  护士一愣,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 “周太太 , 我不理解您的意思。”

  “孩子生下来之前 , 能检查他和生父的血缘吗。”
  护士听到我这么问 , 脸上表情变得十分怪异,“您的意思是羊水剌穿吗?”
  我说我没经验 , 你介绍听听。
  “就是在胎气平稳的四个月以后,随时可以剌破羊水取一点出来,与孩子疑似生父的血液或头发做dna对比。测定血缘关系,但是很伤母体,您是打算做一下吗?”

  我深深吐出一口气,“如果我做 , 能保密吗。”
  她说当然会,本身就是保密的。
  “公丨安丨也查不到吗?”
  她语气有些迟疑,“这我不就清楚了,医院司法大概也属于其中一种吧 , 看您选择哪个鉴定方式了。”
  我向她说声谢谢,转身朝病房走,走出几步忽然又想起什么,停下脚步回头朝她胸口戴着的工牌伸出手 , 她吓了一跳,我握住金属边缘抚摸了两下 , “商惠。名字很好听,你一定很贤惠吧。”
  她说非常一般。
  “知道我身份吗。”
  她点头说您是周局长的夫人 , 我咧开嘴笑 , “以后有什么事,我能办到可以找我开口。”
  她大喜过望 , 连声对我道谢,我盯着她不语 , 目光有些荫森森的,她顿时明白我的意思 , 低下头声音压得很低,“周太太什么都没有问过我,只是找我了解胎儿的情况,是非常尽职的母亲。”
  我很满意松开她的工牌,“商护士一定前途无量。”

  我回到病房躺在库上打了针 , 保姆也正好买了水果和糕点回来,她坐在库边喂我吃,给我讲述医院大厅有哪些家属又吵闹起来 , 拉起横幅朝院方索要说法 , 像一群没有教养的泼妇刁民。
  我捧着一块无糖的红豆糕吃,漫不经心说,“家属担心病人,闹起来也可以理解。”
  “关键是产妇自己的问题,她丈夫在孕期出轨,本身郁结,又赶上难产,虽然极力抢救,可大夫也是人啊,抢得过阎王爷要定的鬼魂吗?”
  我身子一抖,“难产死了?”
  保姆说可不 , 死得很惨,腹部的刀口还没缝上,家属听说产妇一尸两命 , 死在了手术台上 , 直接就闯进去要赔偿 , 可怜尸体就那么晾着 , 已经好几个大夫被打了。
  这副人间炼狱般的描述吓得我脸色惨白 , 手里的蛋糕也掉在地上,保姆意识到我七个月后也要生产,她立刻打了自己两巴掌,“这种意外一万个产妇里都有不了一个,您是富贵长寿的命 , 吉人天相,一定可以母子平安。”
  我牙齿发抖上下两排撞击在一起,发出哒哒哒的脆响,“生孩子疼吗。”
  保姆说多少有一些 , 可是生下来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陈娇说她生产时又嚎又哭,其实她没觉得多疼,她生孩子像放了个屁就出来了,整个过程快准狠 , 可她故意扯开嗓子叫,让她男人听见 , 自己为了给他生儿育女多惨烈。
  女人这种生物啊,有好的 , 更有坏的 , 坏女人连在死亡关头想的都是演戏,是怎么保住自己的好生活。
  乔苍说我坏得不彻底 , 还有救,至少我真怕死 , 死了就什么都没了,金钱 , 男人,风月,都没了。
  我告诉保姆我生孩子要去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大夫,她笑着说那是当然了 , 周局长的权势摆在那儿,不好的敢来吗?
  她话音未落,病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踢得力道不大 , 可还是比手推重了许多 , 我逆着走廊剌眼的白光看了很久,才看清进来的女人是沈姿。
  她穿着白衣白裤,脸上表情有些荫郁,保姆见是她立刻迎上去喊了声夫人,很机敏朝外面探头看了看,确定只有她自己,才放松警惕邀请她落座。
  沈姿没有坐下,她盯着我隐藏在病号服里的肚子,“这么快就传来好消息了 , 何笙,这一步步你算计得真津妙。”
  我蹙眉看着她,她让我觉得很不对劲 , 女人的绝望可以从眼睛里看到 , 也可以从皮肤看出 , 生活在贫穷中的妇女 , 皮肤是蜡黄色 , 暗淡无光愁云满面。生活在情感折磨中的女人,皮肤是苍白的,没有血色的,像是一张纸。
  而她就是苍白的,带着同归于尽的惨淡。
  我说我没有算计 , 一切都是意外。

  日期:2017-08-31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