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2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使我侥幸熬过层层关卡 , 它永远不会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天 , 也不会害我死无葬身之地 , 可它会日夜折磨我 , 甚至这辈子都折磨我,让我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一件多么可怕的错事。
  未来笼罩在一片大雾弥漫中,我看不到一丁点路,是阳光,是风雨 , 是悲哀还是庆幸,我眼前遮住了帘,一无所知。
  我只能赌注孩子是周容深的骨肉,我和他做了那么多次 , 怎么也抵过和乔苍的两次了。

  人生就是一场赌注,每个人都在冒险,虽然输得很多,可赢得也不在少数。
  走到今天我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 , 更没有回头的机会,除了跌跌撞撞朝前走 , 还有第二种选择吗。
  周容深接过保姆递来的水果浆,用勺子舀给我吃 , 我心不在焉 , 像一Ju机器人重复着张嘴咀嚼和吞咽的动作,周容深喂我吃光一碗后 , 他问我还感觉不舒服吗。
  我强颜欢笑说我很好,只是没想到肚子里不声不响种了个小家伙 , 还真是吓了一跳。
  周容深非常温柔将手心停落在我还很平坦的腹部,“难怪你这段时间一直呕吐 , 我也没有往这方面想,看来他很淘气,这样折腾他母亲。”
  我偎在他胸口,问他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他说都好,你生得我都喜欢。

  我握住他的手离开我腹部 , 撒娇让他一定要说,他想了很久,“女儿会像你一样聪慧漂亮 , 是我的掌上明珠 , 女儿最好。”
  我问他如果是儿子怎样。他说都一样,都是他的骨肉。
  我心里隐约针扎般的难受,我用力抱住他,“我会为你生一个孩子,一定是你的孩子。”
  他闷笑出来,“好。”
  我仰起头看他的脸,“容深,你高兴吗。”
  他注视我唇角勾住的细碎果肉,找保姆要了一包纸 , 一边为我擦掉一边说当然高兴。
  他擦拭的动作太轻柔,生怕弄痛我,并没有把所有污渍都擦去 , 我自己用手又狠狠擦了擦 , “可我看你不是很高兴。”
  他问我怎样才算你眼中的高兴。

  病房外此时经过一对刚刚来住院的夫妻 , 护士在前面带路 , 夫妻跟在后面 , 妻子肚子已经很大,足有两个膨胀的篮球,她每走一步都万分艰难,缺氧使她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丈夫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一脸的年轻气盛 , 半个身体撑住她的腰,脸上藏不住即将为人父的喜悦,嘴巴似乎上了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小心慢点 , 问她自己给儿子起的名字好不好,从那几百个里挑选一个,中午喝牛乃还是苹果。
  女人烦得皱眉,伸手打了他一下 , 让他不要再吵了,吵得儿子睡不好。
  丈夫挠了挠头 , 一半尴尬一半委屈说我这不是高兴吗,还有不到一周就能抱抱我儿子了。
  我和周容深同时看到了这一幕 , 我将目光移向他 , 他笑着摸了摸我头顶,“毕竟我不是第一次 , 懂得克制自己的喜悦,过分看重一件事 , 对它未必很好。”
  周容深八年前就尝过初为人父的喜悦,什么事有过一次就会显得平淡了许多 , 三十岁和四十岁的男人面对大喜大悲表达的情绪很不一样,周容深连阎王殿都闯了几十次,他对于人生已经沉稳到了极致。
  他能这样紧张我的安危,能笑得如此真实,已经证明他有多么渴望我腹中孩子。
  我趴在周容深怀里一动不动 , 任由他为我梳头发,用毛巾擦拭我汗涔涔的身体,他的秘书从病房外走进来 , 询问他市公丨安丨大会是推迟还是时间不变。如果时间不变 , 现在就要过去。

  周容深迟疑片刻问我他离开可以吗。
  我说这有什么,又不是生了,我自己小心点,别耽误工作。
  他非常满意我的体贴和懂事,在我沾满果香的唇上深深吻了半分钟,他让我等他,他结束了会议立刻回来陪我。
  周容深和秘书离开后,保姆问我要吃点什么,我说一碗蔬菜粥 , 她弯腰从库头柜底下拿出水壶,“何小姐中午先将就吃一点,下午等您睡了 , 我回别墅煲一锅乌鸡汤给您送来 , 现在怕是来不及了。”
  她喜滋滋看着我 , “真是喜事 , 周局长四十岁得子 , 周家又有一条血脉了,何小姐可是大功臣,周局长不喜形于色,但我看得出,他可非常珍视您腹中的孩子 , 也很疼惜感激您。”

  我有些心不在焉说感激我什么,他供我衣食住行,应该是我感激他。
  “将来您和周局长就是夫妻了,他当然要供给您这些 , 您还这么年轻就肯为他生儿育女,男人嘴上不说,心里都有数,您的分量会更重 , 地位会更稳,恭喜何小姐 , 您这一步步走来,真是得天保佑啊。”
  我根本听不进去保姆在恭喜我什么 , 等她走出病房我踉踉跄跄下了库 , 浑身无力蹲在十二层楼狭窄的窗前,将自己身体贴住那扇玻璃 , 玻璃并不厚重,和外面广阔繁华的世界仅仅一线之隔 , 甚至薄到我稍微失重前倾,就会冲破那层阻隔 , 彻底坠落下去,粉身碎骨。
  我整个人像是浸泡在一池黑色的冷水里,从口鼻与眼睛灌入我的五脏六腑,我在池底不停挣扎,无法张口喘息呼救 , 只能盯着水面浮荡的一丝光亮,看着它距离我越来越远,没有任何人愿意把握救赎 , 而我终于湮没 , 没了生路。
  眼前是乔苍那张英俊冷酷的脸,他似笑非笑,一脸的匪气,轻轻喊何笙。

  我瞪大眼睛注视他,挥舞手臂试图驱散他的脸,我抡打了几下,那张脸忽然消失,一秒钟后幻化为一把见血封喉的利剑朝我剌来,让我无处可逃 , 只想把自己撕碎,融化在那不堪的黄昏和夜晚。
  我手掌紧紧捂住自己胸口,惊慌失措冲出了病房 , 奔跑向楼梯 , 我飞快的身影从护士站前面一掠而过 , 护士正好起身 , 本能的一把扯住我 , 她看清我的脸立刻非常紧张说,“周太太您怎么能跑呢,您差点就流产了,您现在要卧库休息,而且您马上要注射保胎针了 , 周局长嘱咐过,您不能出任何差池,否则我们交待不了。”
  我将自己的病号服从护士手里抽出,问她还要住多久,她说三到五天。。。
  另一名护士将托盘递给她 , 我看了一眼上面放置的针筒和药水 , “这是保胎的吗。”
  她将药水瓶的说明书朝向我 , 方便我看得更仔细 , “这是德国进口保胎药 , 价格非常昂贵,大概在五位数,您每天都要打一针,因为您身体…”
  她说到这里欲言又止,脸上有几分尴尬。
  我之前吃了挺多避孕药,都是跟周容深吃的 , 因为他**不戴套,这不就是摆明了让我吃吗,虽然他没说过不能怀孕,但这种有老婆的高官 , 我不敢轻易算计他。
  这半年他旁敲侧击表态,让我不要做伤害身体的事,我也就明白他没打算阻止我怀孕,避孕药才算彻底断了 , 每次射进来我还特意垫高屁股,眼巴巴盼着中奖。
  除了特别拜金的女人 , 大部分小三不是因为逼宫才怀孕,而是因为怀孕了才想要名分 , 一半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 , 一半也为了肚子里那块肉。
  利用不假,可坏女人也是人 , 她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做私生子,对豪门来说 , 正统的子嗣能得到的东西,私生子做梦都拿不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