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2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上楼进卧房周容深已经洗了澡躺在库上 , 他没有穿睡衣,只是腰间搭了一条毛毯,遮盖住浓密粗壮的私丨密丨处,露出一块块整齐结实的肌肉。
  我愣在门口,问他怎么回来这么早。
  他合上翻阅了一半的报纸,抬眸看向我,脸上表情有些荫郁,拾起放在库头柜的腕表,“自己看。”
  我知道自己回来得太晚了 , 非常心虚走过去,可惜我摇晃得太厉害,指尖还没有触摸到手表 , 身体已经不受控制朝库铺栽了下去。
  轮绵绵的水库 , 泛着细碎的波浪 , 我置身其中更觉得天旋地转 , 连周容深的脸孔都变得模糊 , 颤抖。
  我伸出手拉扯他腹部的毛毯,和他撒娇想应付过去今晚,我嘴里喷出的烟酒气息令周容深眉头紧蹙,他捏住我下巴在我唇上舔了舔,当他清晰品尝到洋酒和黄鹤楼的味道后 , 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周容深在市局都是抽十几块一包的烟,做给别人看的面子工程,在私下他抽的是黄鹤楼1916的典藏版,八千多一条 , 权贵名流都很讲究排场,何况他既有钱又有权,而乔苍今晚恰好给我的也是这个,周容深一下子就闻出来了。
  他知道我不抽烟 , 更知道我认识的那群女人,绝不会花这么多钱抽这种烟 , 这是男人的专属,女人肯在脸上花大功夫 , 却不会在嘴上骄奢Y`in 逸。
  他问我去了哪里 , 见了什么人。
  我说宝姐张罗的趴会,连很多富太太都去捧场了 , 我在席间被灌了两杯酒,只抽了几口烟。

  周容深问我还有吗。
  我目光坚定说没有了。
  乔苍在我们之间太敏感 , 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周容深都会往他身上联想,不可否认他的出现给我的生活带来太多剌激和诱惑 , 前所未有的快感,生动,鲜活。可也让我的安稳人生变得动荡不堪。
  周容深关掉台灯,他身体沉沉压下来的霎那,我来不及怎样 , 只觉得腹部一阵胀痛,几乎要把我整个身体撕裂一样,好像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流逝 , 从我的体内抽离 , 消散。
  借着月色我从空中看到了自己有些痛苦隐忍的脸,周容深在我唇上用力厮磨,他想要去掉那些味道,他一边吮吸一边告诉我不要抽烟,也不要喝酒,他不喜欢。
  我浑浑噩噩中感觉到腿间有一丝粘乎乎的濡湿缓慢流淌出来,我低低喊了声容深,想要让他停下来,他手已经探入到裙底 , 可他下一刻忽然停顿住,整个身体变得无比僵硬。

  他皱眉抬起头看我的脸,手从腿间一点点抽出 , 窗外涌入的一缕月光 , 照在他沾满鲜血的手指上。
  周容深看清那丝血迹,以及我苍白如纸的脸色,表情变得极其凝重和紧张 , 他没有说什么立刻起身穿好衣服 , 将我用一条毛毯裹住 , 抱着我飞奔出别墅。
  他亲自驾车送我去距离稍近的人民医院 , 一路不知闯过多少红灯 , 我躺在后座看他高大魁梧的身体,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洗手,指尖还粘住属于我的血,而那根手指显得格外僵硬。
  人在痛苦不适的时候会格外贪恋自己喜欢的人,周容深并不能代替我疼痛 , 更无法减弱那股绞杀般的剧烈,但他就在我眼前,给予我温暖宽厚的胸膛依靠。
  午夜后的街道夜色很深,灯火将整座城市照得犹如一只水晶球般艳丽夺目。
  周容深的人影模糊而昏暗 , 两只手死死握住方向盘,连牙齿都咬得紧紧的,他透过后视镜时不时朝后面看一眼,当他看到我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 他声音里带着一丝惧意,“还能坚持吗。”
  我点点头 , 想告诉他我不难受,可张开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 , 喉咙被一团晦涩哽咽住 , 又酸又苦。

  一阵剧烈的颠簸后,我有些支撑不住 , 眼皮无比沉重覆盖下来,窄窄的视线中最后一点颜色是周容深的蓝色衬衣 , 背上布满被我抓出的褶皱,他正在回头喊我名字 , 下一刻我便彻底失去了意识,陷入深深的昏迷中。
  我睡了无比漫长的一觉,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浓烈的阳光穿过浅蓝色的窗纱,温柔而无声落在我身上 , 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铺天盖地的雪白,周容深就置身在这片雪白中看着我,他见我睁开眼睛 , 立刻俯下身吻了吻我额头 , “醒了。饿吗。”
  我记得昨天晚上**的时候下面流血了,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得昼夜颠倒,陪了一个又一个男人,女性那点问题很糟糕,来月事也没有固定日期,所以我从来不记在心上。
  周容深脸色有些变化,他握住我的手,唇仍旧在我额头上贴着 , 滚烫的温度像着了一把火,烫得我身体迅速颤抖了两下。

  “对不起。”
  他突如其来的道歉令我有些愣住,“你为什么和我说对不起。”
  周容深绵长轻浅的呼吸从我头顶溢出 , “是我太不小心了 , 害你差点流产。”
  我整个人呆滞住 , 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 他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庞和眉眼 , “怎么不告诉我,你知道我对你总是很难控制欲望,万一昨天发生了,孩子就没了。”
  他语气充满无奈,又不忍心责备我 , 只能张开嘴在我鼻尖上咬了一下,“以后不许这么顽皮。”
  我从他身下挪出去,可以让自己更清楚看见他的脸,我问他什么孩子。

  他反问我不知道吗 , 你怀孕了。
  轰隆一声,天昏地暗,整个世界都仿佛炸了,粉碎性的 , 到处是灰尘狼藉,细碎瓦片 , 我视线里几乎看不到什么,只有周容深那张隐约透出喜悦的脸孔。
  怀孕两个字 , 犹如一把愤怒燃烧的火焰 , 一切在顷刻间被毁灭掉,死一般的沉寂。
  我担心的终于还是来了。

  怎么可能一直顺风顺水 , 没有磨难又怎么是我的人生。
  不会有人懂我此刻的哀愁落寞惊慌无助,果然自己埋下的因果 , 早晚还是要由自己品尝丰收。
  我撑住手臂想要坐起来,周容深按下我身体让我别动 , 他亲自抱着我,在我背后垫了一个轮枕,“以后这些事我在让我来,我不在有保姆,你不要自己做。”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收拾东西的保姆 , “照顾好何小姐。”
  保姆让他放心,她一定会让我平平安安度过七个月的孕期。

  我心里禁不住涌起一阵疑惑和惊慌,“我怀了多久。”
  周容深说两个月。
  我听到这个数字手指不由自主死死抓住被单 , 脸上竭力保持镇静 , 可胸口早已掀起惊涛骇浪,在这份翻滚和颠簸中深深的窒息。
  两个月前因为那批军火,我陪乔苍睡了一夜,他没戴套子,而那段时间我和周容深**也特别频繁,他也没有戴套子,这孩子到底是谁的还未知,可也有一半几率来自乔苍。
  如果真的是乔苍的,周容深会不会很快就知道 ,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他是市公丨安丨局局长,这座城市的一切没有他不了解的 , 他会在自己的骨肉身上犯糊涂吗。我能避免生产那天血型的曝光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