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4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暮雪趴在他的背上,露出一丝微笑。
  顾秋哪里知道,这丫头跟自己玩这一出呢?
  把两人都送到沙发上,还得送上楼才行。冬天,在沙发上太容易着凉。
  顾秋先背着陈燕上楼,放在自己那张宽大的床上。再来背程暮雪。
  程暮雪的身子,九十几斤,不胖也不瘦。背着她的感觉,总让顾秋觉得有些怪异。

  上楼后,在对面的次卧室里,推开门进去,刚想把程暮雪放床上,没想到这丫头死死箍着自己的脖子。
  顾秋去扳她的手,一张带着酒气的脸凑过来,不待顾秋反应,程暮雪的舌头闯进了顾秋的嘴里。
  嗯嗯——!
  顾秋惊讶地愣在那里,她不是喝醉了吗?
  火辣辣的身子,柔软的双臂,紧紧缠着顾秋。两片火红的热吻,强而有力的*着自己的唇。
  顾秋傻了半天,感受着程暮雪那火辣辣的热吻,有了本能的反应。

  程暮雪喉咙里发出一阵轻吟,反而吻得更加激励了。
  顾秋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不是喝醉了吗?
  自己居然被一个女生强吻了,这事说出去,有点狼狈。
  摸到程暮雪的时候,顾秋感觉到她那种厚实。这丫头胸不小,发育得非常不错。

  胸部挺有型的,没办法,这是天生优势。听说她是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的女孩子,是不是要比咱大汉族的女生要发育得早一些呢?
  顾秋没办法去考证,但他享受到的,却少数民族女孩子特有的待遇。
  老天待我不薄啊!
  顾秋被她紧紧搂着,强行亲吻的时候,差点就意乱情迷了。可能是窗户没关,一股冷风吹来,顾秋打了个冷颤,马上就清醒过来。
  陈燕,陈燕呢?
  这种可情,可千万不能再桃李代僵了。
  想到上次自己与夏芳菲在车上发生的一幕,顾秋就有些惭愧。今天可不能再这样了,更何况,这不是在梦中。
  顾秋推开她,挣脱了她双手的环抱,“你不是喝醉了吗?”

  程暮雪两眼飘红,脸上那种红通通的颜色,实在是可爱。看到顾秋如此惊讶的模样,不由抿嘴一笑。
  眨了眨眼睛,“怎么啦?你希望我醉?”
  “我醉了,你想干嘛?”
  看她眨着眼睛,冲着自己笑,顾秋就有些心虚。

  顾秋道:“还能干嘛?去睡觉吧?”
  程暮雪歪着脖子,“你和陈燕姐在桌子下踢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们想灌醉我。”
  顾秋摸了把汗,“真没有,你不要想多了。”
  程暮雪笑了,“哥,你骗不了我的。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好吗?”

  顾秋发现自己在她面前,竟然变得有些木讷。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他就问程暮雪,“什么秘密?”
  程暮雪昂着脖子,指着自己美白如雪的脸蛋,“亲一个,我就告诉你。”
  “嗡——”
  顾秋从来没有这么窘困过,居然被一个女生,生生的调戏了。那一刻,他承认自己脑子有点短路。
  可没等他反应过来,程暮雪凑过来,香唇微点,啵——!

  在顾秋的脸上,印下了一个唇印,然后,她就嘻嘻地笑了。顾秋抹了一把脸上,“别胡闹。”
  程暮雪道:“哥,不用这么见外吧,我可是你妹妹唉!”
  有这样的妹妹吗?
  跟哥哥接吻的妹妹,那是什么妹妹啊?

  顾秋说,“我走了。”
  程暮雪窜过来,拉着顾秋,“我还没告诉你,不醉的秘密呢?”
  顾秋道:“你说!”
  程暮雪抿嘴一笑,“我生来就千杯不醉。”

  顾秋才不信,千杯不醉,骗鬼去吧!不过他亲眼看到程暮雪喝了不少酒,比陈燕还多,但是陈燕醉了,她没事,难道她有解酒的药?
  程暮雪瞪着他,“你不信?”
  顾秋说,“我信,我信,你睡吧!”
  程暮雪格格地笑了,“是真的,不信下次我们两个再赌一回,看看谁先喝醉。”
  顾秋走出房间,这下麻烦了,总不能光明正大,跑到陈燕房间里去吧。他就来到另一个客房,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大年三十,竟然不让我吃肉?

  搞毛了,两个一起吃了。
  可顾秋还真不敢乱来,自己招惹了两个女人,再搞上程暮雪,会很麻烦的。
  因为程暮雪这丫头,胆子出奇的大,千万不能跟她乱来,万一搞出什么事情,自己岂不是麻烦大了?
  十二点后,手机上的信息,嘀嘀嘀地响过不停。

  顾秋拿起手机,给从彤和家里发信息。
  明天还要去杜书记家里拜年,今天晚上就不折腾了吧?顾秋躺在床上叹了口气。
  这个程暮雪啊程暮雪,别再惹老子啊!
  想到程暮雪的姐姐程雪衣,黄副省长就是乱搞男女关系,把自己搞死了啊!
  本来想去洗个澡,可时间早过了十二点,过了这个时间点,就是初一了。
  大年初一,哪有洗澡的?
  洗澡和洗头发都不可以,还不可以剪指甲,做出格的事。初一嘛,图个好兆头。

  顾秋躺在床上,发完信息,望着天花板,数起了绵羊。
  大年初一,陈燕起得很早,程暮雪呢,懒在床上,顾秋叫她的时候,她衣冠不整,完全没有个睡像。
  初一的早晨,要早起,吃了早饭,就去杜书记家拜年。
  程暮雪斜躺在床上,大半个身子露在外面。要不是有空调,她早冻死了。
  顾秋拍了她的屁股一把,“起床,陈燕姐都把饭做好啦!”
  程暮雪揉着眼睛坐起来,“这么早啊?”
  要换衣服,她也不管顾秋在场,掀起睡衣,就要直接脱光光,顾秋日了一声,这丫头在自己面前,一点都不见外。
  顾秋匆匆出来,“快点啊!”
  “哦!”程暮雪换了衣服起床,一付懒洋洋的相。
  吃饭的时候,顾秋打开了一瓶红酒,“我等下要去书记家里,你们就不要随便出去了。我十点左右回来,然后一起去陈燕姐家。”
  程暮雪不怎么说话,顾秋问,“你有什么打算?”
  程暮雪摇头,“过两天再说吧!希望有我姐姐的消息。”
  顾秋道:“那就这样定了。”
  陈燕看了他一眼,似乎在问,你不去从彤家走一趟?这可是很重要的。
  顾秋忽略了她的目光,吃了饭,匆匆出门。
  在路上,他给从彤打电话,“从彤,我不回老家了,现在去杜书记家里拜年。回家的事,过些日子吧!”
  从彤嗯了声,“我们也正要往奶奶家去呢!”
  顾秋问,“那什么时候回来?”
  “也许明天,也许今晚。”
  顾秋说,那行,随时联系,方便的时候,我来看你。
  杜书记家里人很多,知道杜书记没有回老家过节,人是一拨接一拨。
  要是往年,杜书记都不在南川过年的,今年算是个例外。
  南川有个习惯,叫什么初一崽,初二郎。

  杜小马和黎小敏也在杜家,顾秋见过她了,结婚以后的黎小敏很开心,脸上那笑容,就象一朵绽放的玫瑰花。只不过,黎小敏每次看到顾秋时,多少有点不自在。
  顾秋明白,她还在为上次的事情,心里有点尴尬,因此,他尽量避免跟黎小敏接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