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4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偏偏在这个时候,某知名论坛上,又冒出一张程雪衣的近照,一张怀孕五六个月的照片,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秘书都要晕掉了。这照片分明有假,他当然知道,程雪衣怀孕了,但绝对没有五六个月,照片有造假的嫌疑。

  她肚子里的孩子,顶多二个多月。
  可为什么会有人爆出这样的照片?秘书心里明白,只是为了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他已经有种强烈的预感,老板有麻烦了。
  事实上,这几天,黄省长被搞得精神疲惫。
  自从秘书出面,叫人抓拿程暮雪那一刻起,一切早已经注定今天的结果。
  此刻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了,他没有回家,而是住在酒店的豪华客房里。
  黄省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容憔悴。

  网络上,不断的有人曝光他以前受贿的事实,程雪衣的案子,更是让他苦不堪言。
  他甚至有点后悔,当初过于心慈手软,以至现在给自己惹上这么多麻烦。
  省委的态度一直很暧昧,他们都保持沉默,似乎对网络上传得风风雨雨的事情,他们毫不知情。
  黄省长太了解左书记了,他这个人看起来很平和,但是他一旦发飙,自己是挡不住的。
  而且他这个人善于潜伏,他要灭掉一个人,首先必让你尽情表演,狂欢,让你在得意忘形之际,他才突然袭击,一举将对手赶尽杀绝。
  以前他曾和左书记联手演过这样的戏,当时也是这种情况,很多人反应某干部,有各种问题存在。
  左书记呢,非但不表示遣责,反而倍加信赖,让那人变得肆无忌惮,越发猖狂,于是犯下了不如饶恕的错误。

  左书记终于发话了,一出就是重手,决不容情。
  他最常说的一句话,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他就是经常这样,让人先疯狂起来,彻底放松紧惕,认为自己得到了省委的支持,有背山,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左书记就来了一场暴风骤雨。
  所以很多人都暗暗提防,因为他们无法知道真相,自己到底是真得宠,还是假得宠。
  程雪衣的案子,肯定是捂不住了,他决定连夜去找左书记。以退为进,希望可以保住自己。
  这是黄副省长,做出的最后一个决策。
  如果左书记不同意保自己,那么,他就决定投靠省长。
  用自己放弃在南阳所有的利益,来和他们做个交换。或许这样,才能真正保全自己。
  都十二点了,左书记楼下,停着两辆车子。
  一辆是纪委的车,一辆是组织部的车,看到这两辆车子,黄副省长掉头就走。
  他来晚了。
  再去找省长,省长并不见他。保姆直接回复,省长不在,连门都不开。
  省长,难道跟书记达成了协议?
  真要瓜分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吗?黄副省长的心都凉了。
  京城,京城是他唯一的出路。
  凌晨的航班,直达京城。
  这个晚上,南阳高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种变化,表面上风平浪静,看不出什么异样。实际上,已经汹涌澎湃,暗流激涌。

  真正能感受到这种诡异的,唯少数人也。
  马上就要过春节了,仅剩一天。
  大家似乎都在期盼,回家的那种喜悦。
  更多的人在忙于领过年物资,看看今年发了些什么?这个春节怎么过?
  而顾秋,早做好了,今年春节不过年的打算。
  因为他知道,就在这两天,将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地震,更有可能波及全局。
  这场地震的意义,非常重大。
  南阳的三股势力,有可能重新划分。也有可能被第三股势力所代替。但到底会变得什么样?顾秋是无法估测的。
  杜书记从省委出来,一直很严肃。随后,在大年二十九,他带着秘书,司机回南川了。
  年终的最后一个会议,不能缺席。
  可有人发现,这两天,常务副省长一直没有露面。细心的人可能猜测到,他也许就是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男主角。
  顾秋从电视里看到,左书记率省委会体班子,给全省人民拜年的时候,黄副省长缺席了。
  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信号,也是左书记给予人们的暗示,只不过有多少人注意到了这点?

  大年三十,从京城下来的命令。
  暂停黄副省长在党内一切职务,立刻回京接受调查。
  这个命令,没有公开,只有省委内部人员知道。
  有人猜测,这可能是唯稳的需要。左书记宣布此事的时候,也强调,禁止外传。
  年关在即,稳定民心要紧,其他的事情,过了这个年关再说。
  这件事情,顾秋是从二叔那里得知的真相。二叔说,姓黄的被停职,不管处理结果如何,他在南阳是呆不下去了。

  到底是接受法律制裁,还是另有安排,现在不好说。这要看上面怎么运作,也要看黄家的人怎么运作。
  顾秋得知这一切,心里安定了下来。
  杜书记在南川的危险警报解除了,只要姓黄的省长一走,就不会有人再对杜书记视为眼中钉。
  他在心里暗自为杜书记高兴,只不过,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管的闲事,居然阴差阳差,把黄副省长给打中了。
  如果自己当初不管事,视而不见,估计也就没有今天的效果了。这次误打误撞,让顾秋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其实杜书记也在想这个问题,当初顾秋和龚局长插手这事,他是不赞成的。因为这种问题太敏感,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幕后的真正主谋,竟然是自己的死对头。

  这下他也松了口气,至少自己在南川,暂时的安全了。
  杜小马和黎小敏回来了,两人提着很多礼品,兴冲冲的走进来,喊着爸,妈。
  杜夫人很高兴,拉着儿子和媳妇的手,“你们回来了!快坐,我给你们倒茶。”
  黎小敏笑着道:“妈,您坐吧,我来倒茶。”

  小两口可开心了,杜小马更是兴奋,“爸,听说姓黄的要倒了?”
  杜书记拉下眉头,“哪里听来的传言。”
  杜小马道:“全世界都知道了,你还瞒着我。”
  杜书记摇了摇头,这家伙太不沉稳了,跟顾秋相比,的确不如啊!看来自己极力搓合顾秋和左晓静这步棋是走对了,顾秋这小子将来的成就,势必在杜小马之上。
  杜书记对杜小马道:“不要胡说!”
  杜小马笑笑,“我知道,我知道。”
  他送给老爸一条领带,“当领导的,应该有条好领带,祝老爸来年步步高升,青云直上。”
  黎小敏亲切地喊着爸爸,杜书记很高兴,“小敏,以后多管着这臭小子。”
  黎小敏笑了起来,“我会努力的,谢谢爸爸。”
  她捅了杜小马一下,“听到没,爸叫你听我的!”

  黄副省长在大年三十,被中纪委带走的消息,还是悄悄传开了。
  这个年,他注定没法跟家人团聚。
  顾秋累了个半死,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小院。
  陈燕要回家过年,顾秋没回来,她不敢走。

  可等顾秋回来,时间又晚了。
  程暮雪呢,鼓着嘴,坐在角落里不说话。
  顾秋坐到沙发上喊,“陈燕姐,要不今年我们三个一起过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