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4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嘿!你还拽上了,信不信老子明天给你针灸的时候摸遍你全身啊?”

  “你……”陆熙柔抱着胸口退后两步,色厉内荏道:“你敢!”
  萧晋冷笑:“我敢不敢,你心里清楚。”
  “你……你要是真敢欺负我,我……我就去告诉沛芹姐你跟玉香姐的事儿!”
  萧晋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想问“你怎么知道的”,话要出口了才反应过来,装出茫然的样子道:“玉香姐?我跟她有什么事儿啊?”

  “咦?居然没有?”陆熙柔到底还是经验不足,狐疑的看着他道,“按理说,以你的品性,天天守着那么一位身材爆炸的美妇人,怎么可能会不下手呢?”
  好险,差点儿就被这妮子给诈出来了,她的道德水准这么不稳定,要是真被她给抓住小辫子,还不得死命的威胁老子啊?
  萧晋后怕的干咽口口水,扭头就走。
  “切!懒得跟你这种心思龌龊的人废话,没事儿就赶紧睡觉去,明天还得早起去给孩子们上课呢!”

  “喂!你都回来了,凭什么还要我代课啊?”
  萧晋头都不回的说:“没听过‘小别胜新婚’这句话吗?老子今晚可能连觉都没得睡,明天哪有精力去上课?”
  “无耻!不要脸!”
  “多谢夸奖!”
  “你……”
  陆熙柔气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狠狠的跺了下脚,就郁闷的回了自己的卧室。
  房间里,柳白竹正在为她铺床,听见动静淡淡瞟了她一眼,说:“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龙朔?”
  “哎呀!白竹姐,都说了不回去了,你怎么每天都要问一遍啊?烦死了!”女孩儿恼怒的扑到床上,扯起被子一角就将自己的脑袋给蒙上了。
  柳白竹默默的看着她,冰冷的面孔渐渐就有了要融化的迹象,可就在这时,陆熙柔忽然坐了起来,让她的脸重新恢复冰霜。
  “白竹姐,你说,我今天心里为啥这么不舒坦呢?”女孩儿皱着眉头问,“难不成真的是因为萧晋带新的女人回来而吃醋了?不应该啊!我根本就没有爱上他,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呀!”
  柳白竹抿了抿刀刻一般的嘴唇,淡淡道:“你把他当成唯一的朋友,可他却拥有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小姐你不是吃醋了,而是不平衡,觉得很不公平。”
  陆熙柔眼睛一亮,拍了下手掌,说道:“就是这样!那个混蛋,有沛芹姐那样好的女人陪伴,有本小姐这样聪明漂亮的红颜知己,居然还不满足,姑奶奶真想把他拖出去枪毙俩小时!”

  无论是房韦茹、苏巧沁,还是房文哲和巫飞鸾,平日里过的都是养尊处优的日子,这猛地走一天的山路,体力早已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在萧晋回去说了明天先带她们在村子周边转转之后,就都告辞去了自己的房间。
  萧晋的这个院子够大,虽然已经住了不少人,但再住下四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房韦茹一间,苏巧沁一间,巫飞鸾和房文哲一间,这是萧晋的提议。
  因为他考虑到房文哲已经十五岁,再跟母亲睡一张床不太合适。另外,其实最佳的方案应该是房韦茹和房文哲分别单独睡一间,苏巧沁和巫飞鸾共用一间,可他想着小正太攻略房文哲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三十六个小时,所以才特意这么安排的。
  不过,这人一旦坏事做多了,偶尔清白一下也不会有人相信。当他的提议一出口,周沛芹和苏巧沁不约而同的都是心头一颤,冒出来的念头也一模一样——他今晚竟然还想跑两个房间?
  苏巧沁的脸红的像火烧,心里是既感动又忐忑,生怕会因此导致自己与周沛芹刚刚建立起的关系破裂。
  而周沛芹,却只感觉到一阵阵的自伤和凄苦。说到底,自己终究都是个嫁过人有了孩子的寡妇。
  待房间里安静下来,周沛芹照例打来热水给萧晋洗脚。萧晋坐在床边,看着蹲在身前的女人,窝心与愧疚交织,忍不住伸手将她拉起来抱住,躺倒,柔声说:“沛芹姐,我想你了。”
  不知真假的一句话,让周沛芹再控制不住憋了半天的情绪,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紧接着就泪如雨下。
  萧晋顿时就慌了,手足无措的帮她擦拭着:“沛芹姐,你别哭啊!是我混蛋,我无耻,你心里有气,打我几下也好。”
  周沛芹摇摇头,用力的抱着他,把脸埋进他的肩窝里说:“我明白……我都明白的。巧沁妹子既漂亮又温柔,还能成为你的帮手,是个很好很好的女人,你喜欢她一点都不奇怪。
  我……我只是想求你,不管怎样,都不要把我像垃圾一样丢到一边好么?你是我的男人,是小月的父亲,我们不能没有你啊……”

  女人哭的肝肠寸断,说出的话将自己低入尘埃,却也句句扎心,反正某混蛋的心这会儿就很疼。
  “你明白什么了?你什么都不明白!”叹息一声,萧晋侧过身,与周沛芹面对面,直视着她的双眼说,“沛芹姐,我是个混蛋不假,但我也是个说话算数的爷们儿。
  当初我曾当着全村老少的面宣布你是我的婆娘,那你就是我的婆娘,以前、现在、未来都是,它不会改变,也没有人能够替代你。
  你总说自己帮不上我什么忙,但你可知道,如果我没有遇见你,这会儿说不定早就被村里人给打出去了。

  是你让我明白了一个人活着总得为点儿什么,也是你让我看清了自己的过往是多么的肮脏和无趣,可以说,是你拯救了我的灵魂,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萧晋!
  沛芹姐,能够拥有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运气,我就算再怎么不惜福,也不可能会傻到抛弃你呀!”
  周沛芹听着听着,泪水就慢慢的止住了,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这是真心话?”
  萧晋立马竖起三根指头:“对天发誓,如果我萧晋有半句虚言,就让我众叛亲离,孤独终老,死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一瞬间,周沛芹心中的苦涩就被巨大的惊喜给掩盖,以至于都忘了阻止他发毒誓。
  “诶?这怎么又哭了?”看着女人又开始往外涌的泪水,萧晋赶紧继续哄,“沛芹姐,你……你心里要是真气的忍不住,就先打我一顿出一出吧,可千万别憋着,这样很伤身……”

  周沛芹忽然吻住了他的嘴,将他后面的话都堵了回去。
  这个吻带着眼泪的咸味,也带着一个女人能够做到的最大的宽容,通过萧晋的唇舌流到心上,在上面烫印出一个深深的痕迹。
  这一瞬间,他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爷爷要是知道我给他娶了一个大我好几岁的、带着孩子的离异女人,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算了,不管了,老头子那么大年纪了,白捡一重孙女,还有啥不乐意的?
  日期:2017-08-19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