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3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埃斯佩兰斯角海战的巨大损失让联合舰队痛心不已。美军仙人掌航空队一日不除,日军对瓜岛的大规模增援就无从谈起。从前段总体战果来看,基地航空部队及轻型水面舰艇虽竭尽全力,却无法完全压制美军亨德森机场。痛定思痛,山本决心断然采取非常措施,动用宝贵的战列舰炮轰机场,为运输船队的增援杀开一条血路。开战以来,尽管曾发生过多次海战,以大力士姿态出现的战列舰一直未曾捞到像样的参战机会。中途岛海战倒是悉数出动了,不过只是匆匆打了点酱油就打道回府,为数众多的巨炮一直保持缄默。本次受命出击的是第三战队。战队司令官栗田中将、首席参谋有田有三中佐均为日本海军久负盛名的鱼雷战专家。此前海军已派江村日雄少佐登上瓜岛,负责与陆军联络并核实情报,及时上报炮击效果。8日,多次俯瞰机场的江村发回了侦察报告:“敌隆加机场有战斗机30架,俯冲轰炸机20架,其它飞机10架,总计60架左右。”

  瓜岛一带水域狭窄,潜在的危险无处不在。山本下令,一旦战列舰在炮击过程中被敌潜艇或驱逐舰的鱼雷击中,则要想法抢滩搁浅,舰员作为海军陆战队等岛协助陆军作战,为此还特地向水兵们配发了三八式步枪。栗田本人对此次活动并不热心,认为在敌军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如此作法无疑是“耗子给猫系铃铛”,纯属类似自杀的“穷途一策”。但军令如山,栗田也只好硬着头皮带队前往。

  鉴于瓜岛海域美军航母频频出现且仙人掌航空队异常活跃,参谋长宇垣也为栗田的行动感到担忧。在他亲自干预下,角田第二航空战队“隼鹰”号、“飞鹰”号负责为栗田提供必要的空中掩护,确保第三战队上空战斗机不少于6架、反潜巡逻机不少于2架。与此同时,高速运输船队的输送行动正式拉开序幕。10月12日18时50分,“佐渡丸”、“九州丸”、“吾妻山丸”、“南海丸”4艘运输船从拉包尔出航,沿所罗门群岛南下。翌日傍晚17时,“笹子丸”、“埼户丸”号运输船驶出了肖特兰,在驱逐舰的护卫下气势汹汹杀向瓜岛。

  13日3时30分,栗田率“金刚”、“榛名”号战列舰威风凛凛地驶出了先遣舰队的行列,在田中第二水雷战队1艘轻巡洋舰、8艘驱逐舰的护航下全速向瓜岛挺近。战列舰的首次出击被寄予厚望,远在特鲁克的山本大将亲自发来了激励电报:“鉴于当前形势险恶,第三战队应排除万难,断然对瓜岛机场实施炮击。”
  为配合栗田的炮击活动,吸引仙人掌航空队的注意力,基地航空部队当日再次对亨德森机场实施双波次打击,炸毁空中堡垒1架,炸伤战斗机和轰炸机12架,机场5000加仑航空汽油被悉数烧毁。下午,此前登陆的第四野战重炮联队也加入了炮击行列,两门150毫米榴弹炮从库库姆博纳西南朝机场炮击了45分钟,命中率之高令人惊讶。海军陆战队员将这些远程大炮称为“神枪彼得”。美军随即派出3艘驱逐舰实施炮火压制。

  虽然战场危机四伏,但栗田舰队依然以战斗姿态高速南下。晚上23时30分,第三战队与陆上日军观察哨取得联系。14日凌晨1时,舰队从萨沃岛以北水道驶入铁底湾。1时30分,随着2架水上飞机在机场上空投下的三色照明弹,栗田中将一声令下,“金刚”号356毫米巨炮立即发出了怒吼,“榛名”号迅速加入炮击行列,巨弹所到之处一片火海!第四重炮联队趁机发起炮击,整个瓜岛地动山摇。机场周围的美军士兵四处奔逃,寻找躲避。有人因惊吓过度竟当场跪在地上向上帝祈祷。美军6门127毫米榴弹炮试图发起反击,但因栗田舰队始终处在美军炮火射程9000米以外,反击最后毫无效果。

  当剧烈的爆炸声在岛上响起时,日军士兵同样纷纷寻找掩体或直接趴在地上。让他们感到诧异的是,自己身边竟然没有炮弹落下。当弄清楚原来是己方的炮击之后,他们一个个笑逐颜开,击掌庆贺。第十七军司令部立即向海军发去祝贺急电,称“2艘战列舰的炮击胜过野炮千门”。“榛名”号发射的一颗炮弹并未爆炸,被战后登岛凭吊的日本人发现运回国内,至今仍陈列在江田岛海上自卫队干校的展览室里。

  2时13分第一轮炮击结束,2艘战列舰徐徐调头,之后实施第二轮炮轰。瓜岛北面佛罗里达岛担任货船护卫任务的美军第三鱼雷快艇中队艾伦蒙哥马利少校下令出击,约翰瑟尔斯少尉率PT-38、PT-46、PT-58和PT-60等4艘鱼雷艇奋勇杀出,试图借暗夜用鱼雷偷袭日军巨舰。田中果断派驱逐舰实施拦截,将美军鱼雷艇全部驱赶至图拉吉一带,确保了主力舰队的炮击行动。
  但是神经过度紧张的栗田错将美军的鱼雷艇当成了潜艇,于是在未判明岸上受损程度的情况下于2时56分匆匆下令结束第二轮炮击,随后以29节高速向北撤出,当天下午14时与前来接应的近藤主力舰队汇合。日方战舰均未损失,仅“榛名”号弹药库的11名水兵因长时间在高温环境下作业染上热射病,1人死亡。不过偌大的战列舰被小小鱼雷艇赶得到处乱跑,也算是海战史上的奇迹了。栗田从此被同行冠以“逃之栗田”的“雅号”—两年后在莱特湾,他将把这种“光荣传统”发挥到极致。幸好因陆军大力夸赞,栗田由逃兵变成了顶天立地的“英雄人物”,山本也就没再去追究他的丢脸行为。

  栗田舰队总发射三式弹104发、一式弹625发、零式弹189发。与之前重巡洋舰和驱逐舰的无数次炮击相比,本次袭击可谓取得巨大成功。炮击过后的亨德森机场面目全非,铺在跑道上的钢板被炸飞到数百米开外的地方,只有一号战斗机跑道勉强可以使用。机场80%的航空燃油被付之一炬。39架“无畏式”只有7架还能起飞,所有“复仇者式”全部趴窝,44架“野猫”也仅有24架可堪使用,8架空中堡垒被炸毁2架。41人在炮袭中阵亡,其中包括飞行员6名。但是遭遇重大打击的美国人迅速行动起来,地勤人员用虹吸管将被打坏飞机油箱内的每一滴油都吸出来,集中供仍可起飞的战机使用。“海蜂工兵队”昼夜抢修,到14日上午,战斗机跑道已经修复可供战机起降了。

  为进一步扩大战果,14日,基地航空部队再次倾巢而出,分两个波次猛轰亨德森机场。仙人掌航空队及时撤出,躲过了日军的第一波轰炸。随后陆战队和海军飞机联袂出击,与日军的第二攻击机群展开激战,击落轰炸机3架、重创2架,自己仅损失战斗机1架。
  遭遇海上和空中立体打击的仙人掌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日军两支高速运输船队借机于14日清晨6时40分在瓜岛以北水域汇合,之后沿120度航向快速南下。中午时分,从布因和肖特兰出发的日军零式战斗机和水上飞机拼死护航,掩护船队向瓜岛逼近。下午仙人掌组织残余兵力发起了两轮阻击,由于出动的大都是战斗机,战果不佳,反被日军击落3架。激烈的空战持续到傍晚时分,日军护航6架零战全部因油料耗尽于暗夜中迫降海上,随后赶来的驱逐舰将飞行员救起。

  日军的增援活动在这一天达到高峰。付出重大牺牲的日军快速运输船队终于在晚上22时抵达塔萨法隆加角开始卸载。与此同时,桥本少将率3艘轻巡洋舰、4艘驱逐舰在埃斯佩兰斯角将1129名陆军、4门野战炮、4门速射炮和部分弹药粮秣送上瓜岛。
  当晚三川再接再厉,亲率重巡洋舰“鸟海”号、“衣笠”号,驱逐舰“天雾”号、“望月”号驶入铁底湾,向亨德森机场倾泻了750发203毫米炮弹。除炸死10名陆战队员外并未给仙人掌造成太大损害。
  连日征战的日军基地航空部队不仅损失惨重,连司令官塚原也病倒了。10月初,其第十一航空舰队司令官的职务被草鹿任一海军中将取代—这位新草鹿就是南云身边那个旧草鹿的堂哥。在日本海军中,草鹿任一以敢于坚持己见著称,与陆军的今村均同被称为“人格高尚”的人物,对待部下极其宽容。战后在接受审判时,草鹿对部下犯过的罪行不管自己知道与否一律大包大揽。后来当生活窘迫的井上成美因胃病倒下时,他还积极组织学生为之募捐,并于1970年以81岁高龄前往布干维尔岛凭吊老领导山本五十六,属于日军高级将领中鲜见的老酒不太讨厌的人物。卸任后的塚原回国后于12月1日出任航空本部部长,成为海军航空兵最高首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