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6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放下手机一脸狐疑地说道:“难道有人冒充丨警丨察带走了孙维林?”
  廖声远一脸怀疑地盯着范昌明说道:“你这是在问我吗?老范,如果孙维林确实有违法的证据,你大可以光明正大的抓他。
  孙书记刚才已经表态了,只要公丨安丨机关确实掌握了他儿子的犯罪证据,他绝不袒护,但是,做为本市的市委书记,你必须向他如实汇报……”
  范昌明算是听出了一点弦外之音,搞了半天,孙淦是在怀疑自己抓了他儿子,一时哪里说的清楚,犹豫了一下说道:
  “廖书记,你是政法委书记,我要是抓孙维林的话,起码会跟你打个招呼,怎么会偷偷摸摸抓他?再说,他的别墅死了四个人,难道你也怀疑是我杀的?”
  廖燕北急忙说道:“廖书记,我们没有抓过孙维林,这一点在座的所有人都可以证明,我们目前推测,有可能是就走张昆的人顺便绑架了孙维林,但这也只是推测,并没有证据,一切还要等到一分局的人勘验完现场才能做出判断……”
  吴传普说道:“如果孙维林真是被张昆的人抓走的话,那正好证明他们是蛇鼠一窝,分明是张昆在有意报复……”

  廖声远问道:“你凭什么认为张昆要报复孙维林,他们之间有什么瓜葛?”
  吴传普知道范昌明有些话不好说,于是硬着头皮说道:“我们已经掌握了间接的证据,证明孙维林是二0六医院的爆炸案的幕后策划者,张昆对谁要杀他灭口心知肚明……”
  廖声远楞了一下,似乎有点软下来了,说道:“你说话可要负责任……”
  范昌明像是要豁出去了,说道:“廖书记,如果你替孙维林做的保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但这事关案子的调查方向,我同意吴局长的推断,今晚发生在孙维林别墅的案子有可能是黑吃黑……”
  廖声远说道:“黑吃黑?难道你认为孙维林是黑社会?”
  范昌明哼了一声没出声。
  廖声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孙书记还在家里等着呢,等一会儿我带你去亲自向他汇报吧……”
  范昌明说道:“你是政法委书记,我已经向你汇报了具体情况,向孙书记汇报的事情就由你代劳了……”

  廖声远似乎意识到有点不妙,说道:“老范,你这不是踢皮球嘛,我虽然是政法委书记,可毕竟不了解具体案情,还是你亲自向孙书记汇报比较好……”
  范昌明说道:“那我们必须统一口径,否则你说一套,我说一套,让孙书记怎么看?”
  廖声远犹豫了一下说道:“老范,在没有证据之前,我看还是先把这个案子当成绑架案,至于孙维林为什么会被绑架,这不是还有待调查嘛,在孙书记面前最好先不要做最后定性……”
  范昌明正想开口,只见一分局局长杜海涛走了进来,范昌明急忙说道:“老杜,现场勘查的情况怎么样,你快说说……”
  杜海涛瞥了一眼廖声远,说道:“四名死者的身份基本上搞清楚了,两个男的是孙维林的保镖司机,两个女性死者都是艺校的学生,他们的包里面的手机和有关证件已经足够证明她们的身份了……”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艺校已经成了孙维林的后宫了,你们应该记得当年发生在一笑亭农庄的案子吧,死在船上的两个姑娘也是艺校的学生,我怀疑有人专门在艺校替孙维林拉皮条,这件事要好好查查……”

  廖声远一听范昌明提起一笑亭的案子,马上不出声了。
  杜海涛继续说道:“从现场的脚印来看,屋子里起码来过十几个人,其中不少脚印显示来人穿的是警用陆战靴……
  我们还在卧室发现了一套男人的衣服,上面带有血迹,楼下书房的地摊上丢弃的一个烟头把地毯烧了一个洞,好像有人在里面谈过话……”
  廖声远有点不耐烦地问道:“不是说有目击者吗?”

  杜海涛点点头说道:“不止一个目击者,最可信的是有一个晚上回来的业主正好看见有两辆面包车停在孙维林别墅的院子里。
  他亲眼看见丨警丨察从屋子里带出两个人,都带着手铐,其中一个是孙维林,身上穿着睡衣,另一个身上好像只包着一块浴巾,虽然看不清楚,可显然上了年纪。
  不过,两辆面包车很快就离开了孙维林的别墅,据他说面包车挂东江市牌照,但不是警车,并且看见有丨警丨察手持冲锋枪,离去的很匆忙,他还以为是丨警丨察抓了孙淦父子,所以没有敢伸张……”
  听了杜海涛的话,会议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脸上都是一副惊异的神情,最后廖声远冲范昌明小声问道:“你怎么看?”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我现在关心的是和孙维林一起被带走的人是谁?”
  廖燕北犹豫道:“会不会是张昆?”
  吴传普吃惊道:“不太可能吧,张昆怎么会跟孙维林在一起?就算他去绑架孙维林,但也不可能戴着手铐一起被押送上车……”
  范昌明一脸狐疑地扭头盯着杜海涛问道:“你去过现场,你怎么看?”
  杜海涛瞥了一眼廖声远,犹豫道:“根据那个目击者的说法,这些带走孙维林的人不像是罪犯,他们好像并不在乎被人看见,倒真有点像是丨警丨察……”
  范昌明说道:“说不通,丨警丨察难道带走孙维林之后,就不管现场四具尸体了?再说,哪来的丨警丨察?”

  这时,只听徐晓帆小声道:“会不会是省厅直接抓人?”
  一时,会议室又是一阵沉默,吴传普忍不住冲廖声远问道:“廖书记,你在案发后确实亲自给孙书记通过电话?”
  廖声远吃惊道:“怎么?难道你以为和孙维林一起被抓走是孙书记?”
  吴传普马上摆摆手说道:“我只是猜测,那个目击者不也这么猜想吗?”
  廖声远说道:“一派胡言,我就是在接到杜局长的汇报之后才给孙书记打的电话,他正在家里,还等着我们汇报案情呢……”
  说着,扫视了会议室参加会议的人一眼,惊讶道:“王副局长呢?他怎么没有参加会议?”
  范昌明急忙说道:“我们在董家岭发现了陆建民的金库,王副局长在那边盯着呢,明天才能回来……”
  廖声远吃惊道:“陆建民的金库?有多少钱?”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空的,钱早就被转移了……我就是在去董家岭的路上差点出车祸……”

  廖声远似乎也顾不上陆建民的赃款了,说道:“不管怎么样,现在必须弄清楚孙维林究竟出了什么事,否则没法向孙书记交代……”
  说着,扭头盯着范昌明,严肃地说道:“老范,你敢肯定不是你下面的分局派人抓了孙维林?”
  日期:2017-08-31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