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93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骗你干什么,我那天下课看到她一个人神神秘秘的去了学校后操场,在那里一边烧纸,一边念念有词。你要是看到,一定和我是一样的想法。”
  两人走到我这里,默契的闭嘴。
  日期:2017-08-18 23:49:39

  孙媛喜欢季凌,被三白救醒后的季凌却和萍萍在一起,而孙媛在这时候恰好出事了,这其中一定有着某种联系,我要先找到苏羽,告诉他这些。
  可是,我没想到,我还没见到苏羽,就听到了萍萍的死讯。
  张婶坐在楼下的椅子上泣不成声,“我的闺女,明明那么好的一个闺女,怎么就想着要跳楼呢?!”
  周围的人都在劝着张婶,希望她能节哀。
  跳楼?
  我看向张婶家的楼层,窗户此时还开着,我正要收回眸光的时候,看到窗户后面站着的季凌,他看着我诡异一笑,瞬间消失了。

  我僵立在原地,心知自己刚才没有看错。那的确是季凌。
  是季凌杀害了萍萍?
  这个想法一冒出,我的心不禁一阵剧烈的跳动。不愿相信,却又没法不信。
  当晚电视报道了这件事,我的心也跟着一阵悲痛。我替萍萍惋惜,也觉得难过,并且,最让我愧疚的是,我明明知道她会死,却没有阻止。
  “别难过了,这件事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苏羽坐在一旁宽慰我。
  我艰难一笑,目光落在地面上,“你不会明白的,苏羽,看着你身边曾经熟悉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那种感觉比你离开这个尘世还要痛苦万分。是一种折磨。”

  苏羽怜悯的看我半晌,叹了一口气,“早点休息。”
  我回到房间,拖着沉重的心情上床睡觉了。
  夜半时分,我朦胧之际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缓慢的睁开眼睛,见萍萍正站在我的床前,睡意一下被冲散,我猛地靠向身后。
  萍萍表情木然,幽幽道,“别害怕,子陌,我知道你能看到我,我只是想要跟你说说话。”
  我见萍萍没有以前见到的那些鬼的张牙舞爪,心逐渐平静了下来,“你想说什么?”
  “你有空的话多照顾一下我的母亲,最好让她找一个老伴,不要孤单度过余生。还有,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就在…我的…床底下…你去…拿…”
  萍萍话没说完,她的形体就幻灭了,我怔然的看着她消失在我面前。思及萍萍的话,顾不得现在是夜半,立刻去苏羽的房间敲门。敲了半天门却没有丝毫动静,我心一紧,再次用力的敲了几遍。房间还是格外安静。

  我的心一下子慌了。吞咽了几口唾沫,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忽然打开,见苏羽身穿白衬衫站在我面前,我深呼了一口气,把刚才萍萍的事情告诉了他。
  日期:2017-08-18 23:57:57
  苏羽静默的听着,他的表情太过淡定,加上周围又过于安静,我的心有些打鼓,“苏羽?”
  苏羽却没有理我,我看了他半晌,骤然发现了一件十分惊恐的事情,苏羽睡觉竟然是睁着眼睛的。我吞咽了一口口水,大半夜的连着遇上这两件事情,我的睡意完全消散。直到凌晨六点的时候,苏羽终于醒了,我才算松了一口气。去卧室补觉到了中午。

  等我醒来,苏羽已经恢复正常。我以为苏羽已经忘了昨晚我说的话,正准备再说一遍,却见他起身,“走,去萍萍家。”
  昨晚他不是睡着呢吗?怎么会听到我说的话?我怔然的看着苏羽,一时觉得他更加神秘。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带着苏羽到了萍萍家。张婶还沉浸在悲痛中,她见到我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然后拉着我到了萍萍的卧室,说萍萍生前的一些事。
  我听着,悲从中来,也跟着流下眼泪。
  从张婶那里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苏羽已经拿出了盒子。他显然已经看过了,把盒子递给我。我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萍萍的八字。
  “萍萍的生辰属阴。生于七月十五。”

  我一怔,和我的生辰一样。
  “阴胎嗜血,对煞却是极大的滋补。他接下来一定还会寻找同样的女人。”
  苏羽推测道。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我也是七月十五的生辰。”
  苏羽眸色深沉的看我一眼,“他不会伤害你。”
  我一怔,有些不明白,忽然想到苏羽说过,季凌的身体里有严寒留下的一魄。季凌如果要伤害我,严寒的那一魄会竭力阻止吧。想到这里,我心中一暖。
  当晚,我睡着以后,却不想梦到了萍萍。
  萍萍看上去极其痛苦,梦里的她向我伸出手来,“子陌,救我,救我。”
  我从睡梦中醒来,额头上不停的冒着冷汗。
  我立刻将这个梦境讲给苏羽听,这次苏羽没有睡着,他蹙紧眉头,“她在什么地方?”
  我回忆梦中的情景,“那…那好像是一个阴阳八卦阵,我记得阵的周围还有七个点。”
  苏羽的脸色一时尤为严肃,“糟了,那是七星阵。季凌打算用这个阵让他得到力量。”
  我的心一紧,同时又很迷茫,“什么是七星阵?”
  日期:2017-08-19 00:04:54

  苏羽说七星阵就是找七个生辰在阴时的女人,在月圆之日的子时施阵人将她们的魂魄放于七星的位置,便可获得七星的力量。
  我马上翻了日历,今天是初九,离这个月的十五还有六天。我的心不自觉的跟着紧张了。放下了日历,难免想起了之前的经历,对三白的恨又加深了几分。
  “季凌一定还在找同样的女人,我们必须阻止他才行。”
  我头一次见苏羽面色如此肃穆,想到季凌完成这个阵便会获得力量,我看着苏羽问道,“如果季凌得到力量,会连你也打不过他吗?”

  苏羽轻叹了一口气,“不是打不过,是没法打。”
  我不解的看向苏羽,苏羽没再多做解释,只是让我早点休息,明天要去找出生在阴时的女人。
  实在是太困了,我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第二天醒来以后便和苏羽出门。实际上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找,我只是恰好知道小区里有一个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叫贝贝。
  但遗憾的是,我和苏羽去找贝贝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正和季凌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又是同样的手段。我的心顿时冷了几分。

  贝贝和季凌牵手走在一起,路过我的身旁时宛如我是透明的一般。
  苏羽看着她们离开,轻轻拍着我的肩,“要等到晚上才能行动。”
  我清楚,现在行动目标过大,若是苏羽和季凌打起来,怕是会惊动周围的居民。只能等晚上了。
  我们晚上在贝贝家门口等着,却久久未见贝贝回来。
  夜色渐深,隐隐的嗅到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苏羽已经朝着一个方向奔去,我回神紧跟在他身后。跑了不一会儿,我愣在了原地,此时的苏羽正抱着贝贝,他的唇上被鲜血浸染,而贝贝俨然是一副享受的表情。
  “亲爱的,我的血甜吗?”
  贝贝双眼迷离,像是在做一场情事一般,拥抱着季凌。
  季凌唇角上扬,舌尖魅惑的在唇上舔了一下,“很甜。”
  日期:2017-08-19 00:13: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