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91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喘息着坐在了地上,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歇息了一会儿才从地上又站了起来,我缓慢的扶墙行走。渐渐的,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额头上频频向下低落汗水。我深吸了一口气,看到前面有一扇大门缓缓打开,门后是一团烈焰,向我扑面而来。
  眨眼的瞬间,我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
  日期:2017-08-18 23:03:53
  古色古香的房间,红木的雕花椅子,红色帐幔的床单。乍一看,像极了我和严寒的洞房房间。这个想法一蹦出脑海,一股喜悦伴随而来。我站起来刚要走,门忽然被打开,从外面进来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男人。
  “你醒了。”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是。”
  男人轻笑一声,悠然自得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你好像很害怕?”
  我当然会害怕,突然落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我怀疑的看向男人,“你为什么抓我来这里?”
  “不是我抓你来的,是你自己被吸引到了这,因为,你本来就属于这里。”
  我迷茫的看着他,男人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我看到外面是一群穿着和男人一样紧身衣的男女,他们此时在练着什么。
  我情不自禁的伸手按着下面人的动作比划,动作行云流水,竟然没有丝毫生疏。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正要询问男人的时候,他已经转身离开。
  我怔然的坐在房间,四处看着。目光落在了床下,我记得下面放着一把剑。迅速的趴在地上,床下有一个长盒子。我拿出来,深呼一口气打开了盒子,赫然入目的果然是一柄长剑。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难道我曾经住在这里?可是这里是古代,难不成我是穿越来的?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网,把我困在其中,不能动弹。
  我在这里被关了三天,仆人会按时给我送饭,倒是没有为难我。到了第四天,男人再次推门而入。他扫了我一眼,便向外走。
  他带我到了一个场地,扔给我一把长剑,然后自己执了一把对着我。我的手颤抖了一下,他这是什么意思?要跟我对打吗?但我没资格做他的对手吧?
  “拔剑!”
  在我走神的时候,他忽然命令我。
  空气中有迫在眉睫的对战气势,很快,男人的剑就急速奔了过来。我从没用过剑,此时全凭感觉去挥。男人的剑法凌厉,只是三招,我的剑就被打在了地上。
  我清楚,他前面两招一定已经留足了余地。看着地面上的剑怔然发呆。
  门忽然被关上,我抬眸一看,空旷的院子里只剩了我一个人。心底没有发慌,却拾起地上的剑呆呆的看着。总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但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清楚。

  我不知道在院子里待了多久,看着长剑感觉不到肚饿,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有深深的遗憾和执着蔓延心间。
  日期:2017-08-18 23:12:11
  院门再次被开启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男人眼底的失望,他没有和我说一句话,转身离开。
  我总感觉我失去了一些东西,却又怎么都唤不醒心中回忆。
  我跟着男人走,越向前越察觉到一阵森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那么浓重,仿佛要将我淹没。

  “这是要去哪?”
  我问前面的男人,白雾随着空气而至。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男人忽然不见了。
  我四处看去,只觉得更加寒冷。惶恐瞬间爬上了背脊,扭头一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站在身后,他一张嘴,舌头仿佛是瀑布一般蜿蜒而下。我惊恐的转身就逃,身后站着一个一模一样的男鬼。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沸腾燃烧,鸡皮疙瘩不停的向下掉。
  这是怎么回事?
  腹背受敌,我没有逃跑的机会,我该怎么办?
  胸腔忽然涌来了一阵疼痛,我低头一看,男鬼的舌头宛如利器此时刺穿了我的身体。剧痛蔓延到四肢百骸,我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男鬼,闭上了眼睛。
  头脑晕晕乎乎的,始终不清醒。

  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有记忆?难道我已经变成了鬼了?我的思想在不停的运转,艰难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处于一片碧绿的池水中,池水的旁边,站着那个男人。
  “是你救了我?”
  男人深深的看着我,接着仰面看天,喃喃自语,“究竟怎样才能把你唤醒?”
  我听着他的话,头脑一片空白,“你…你在说什么?”
  男人已经转身,并不打算给我答疑解惑,“伤口痊愈之后你就走吧。”
  这声音像是陡然苍老了一般,透着浓郁的沧桑。我不知为何,心底竟觉得尤其的难过。伸手摸着心口,发现那里的伤口已经痊愈了。看来,是这个池水的功效。
  没有人拦我,我畅通无阻的离开这里,到了外面,雾气浓重,根本看不清人影。我几步向前走着,心,一寸一寸的向下落。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学校的后操场又有什么悬疑?我有一种预感,我来到这里一定不是偶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可能会颠覆我的想象。
  雾气更重了,白色的雾影之中,我仿佛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渐渐的。我看的更清楚了,认出那个人影是孙媛,却见她还是那般匆忙的表情,立刻追上了她。
  走了几步,孙媛的身影又消失不见。
  就像是情景重现一般,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解的站在原地,脑袋顿时虚空了,什么都想不出来。
  在原地站了半晌,隐隐听到了有脚步声传来,我抬眸一看,不远处,三白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他的小眼睛透着阴险的光芒,此时盯着我,令人极其不舒服。
  “果然是你。”
  我蹙眉看着三白。
  日期:2017-08-18 23:19:08
  三白站定在我面前,十足轻蔑的看着我,他的手指一挥,我的全身立刻动弹不得。我紧盯着三百,见他拿起一个小碗放至我的手腕处,手腕处陡然传来一阵疼痛,接着,鲜血便流入碗中。

  很快,一碗鲜血流满,三白对着碗口闻了一下,状似沉迷。
  “这味道果然与众不同,怪不得那么多妖怪垂涎你的血。”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盯着他丑陋的脸庞,“你用我的血要做什么?!”
  三白怡然自得的笑了笑,“当然是给需要补血的服用了,你应该高兴,季凌很快就会用你的血苏醒了。”
  我迅速瞪着三白,“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季凌现在已经不是人了,他是煞!”
  三白的眼神轻蔑,“这我自然清楚,我需要的就是煞。”

  三白的城府极深,我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脚下恍然是在移动,周围的白雾逐渐散去,我又到了刚开始的那个密室之中。
  我一定不是偶然进入那个世界的,我仔细想来,我在那里面不过是练武,然后被打伤,扔进了池子中泡了许久,身上的伤口很快痊愈。我就经历了这几件事,而三百要的是我的血。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我闭上眼睛想着。
  我的血,和我的血相关的。我想不出来,趴在了膝盖上,鼻子里充斥着淡淡的草药的气味。我蹙眉,再次一闻,发现这味道是那么明显。手腕上的伤口还没有结痂,我低头嗅了嗅,发现血液里也有这股味道。
  我脑中灵光乍现,猛地睁大了双眼。莫非三白需要的并不是我的血,而是血中蕴含着的草药?
  这个想法一蹦出来,我便有些躁动不安。季凌的身体需要愈合,所以他才特地让我去了那个地方,而他也一定知道关于我身上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