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76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羽似乎察觉到我的注视,他转眸看我一眼,唇角勾起温柔的笑容。尽管神态依旧,我却依然感觉他发生了变化。
  玫瑰妖怪的事情解决了,学校近来也没什么课业,我的时间彻底的空余了下来,便有时间来想东想西。总会时不时的想到严寒,甚至做梦也会梦到。
  祁灵不知道我的烦恼,他大睡了三天三夜,起床把冰箱里的东西翻了一个精光,吃饱喝足的躺在了沙发上看电视。我气愤的数落了他几句,他却摆出一副大爷模样,理所应当道,“肚子饿了当然要吃东西!”
  吃东西很正常,胃口这么大就不像人类了吧?为此,我上下打量祁灵,外加对他揪头发揪脑袋,以为他是妖怪附身。最后证明我推测失误,并非我所想。

  我无奈的出门采购,却意外的看见苏羽神色匆匆的离开。我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更加不解,小心的跟在他身后,苏羽来到了一个庙里。我跟着进去以后找不到了苏羽的踪影,而庙宇的中间放着一座黑色的棺材。
  四目看去,这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打算马上离开。
  但是路过棺材时却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停了下来。最开始我和严寒就是在棺材里见面的,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推动着棺材,随着棺材向下滑落,我看清了躺在里面的人,我惊呆了的看着,甚至都忘了说话。
  他…季凌还活着?
  门口传来一阵声音,我倏地扭头,见苏羽淡然的站在门边。

  “苏羽,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敢相信的看看苏羽,又看看棺材里的季凌。
  他怎么会把季凌带到这里,而且这么长时间过去,季凌的身体却一点变化都没有,仿佛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苏羽深深看我一眼,“你终究还是要知道。”
  我不解的蹙紧眉头,见苏羽来到季凌身旁,“他马上就要醒了。”
  日期:2017-08-18 17:21:24
  脑子周围像是有很多个声音在说话,我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僵硬一笑,“苏羽,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季凌不是死了吗?”
  季凌之前出车祸死了,之后又变成煞,那天被苏羽一剑刺中,他怎么可能还会生还。
  我不解,颓然的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茫然无措的摇头,想不清楚这其中的纠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子陌,这世界上并不是很多东西你都能想明白的,很多时候,你只需要接受最后的结果。”
  我深呼了一口气,眼泪不停的流淌着。
  “苏羽,我糊涂了,真的不明白了。”
  苏羽怜悯的看着我,他的手掌缓缓拍着我的背安慰道,“你总会明白的。”
  季凌醒了,他还是如同之前一样,但严寒又消失了。我之所以迷茫和痛苦,是因为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的是季凌还是严寒。他们两个不停的变换着身份,却同样都让我挂心。
  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生活依旧要继续,不会因谁而改变。
  我这天回来的时候恰巧听到楼下的几个大妈在议论着什么。
  “怎么好好的就得病了?”
  “是啊,才生下了不到一个月。”

  “恩,你们说是不是被鬼附身了?”
  我现在对“鬼”这个字异常敏感,听到她们如此说,不由得蹙眉。来到几位大妈面前,“吴阿姨,发生什么事了?”
  “子陌,你不知道,咱们一楼刚结婚的那对夫妻前几日生了一个儿子,听说这个儿子得了一种怪病,整日见不得阳光。”
  日期:2017-08-18 17:28:21
  吴阿姨可以压低了声音说道,不一会儿,像是看到了谁,闭嘴不言。

  我转眸看过去,见身后过来一对面容抑郁的夫妻,竟是一楼的那对夫妻。想必是因为孩子生病,两人的模样也十分郁结。
  孩子得病最心痛的便是父母。我叹了一口气,回家晚上睡觉时都在想这件事。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竟听到有孩子大哭的声音。我蓦地打了一个颤栗,闭上眼睛好久才睡去。
  第二天醒来思绪混乱,总是想到昨晚的婴儿哭声。下楼的时候又碰到了那对夫妻,比起昨天,他们的脸色更差了。昨晚哭泣的婴儿该是他们家的吧?
  我看着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
  到了晚上,我上学回来,见祁灵正站在门口肃着一张脸等着我,见我回来立刻拉着我上楼,“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我看了一眼天色,现在不过是黄昏,有那么晚吗?再看一眼祁灵抓着我的手臂,我蹙紧眉头,“祁灵,你给我放开,男女授受不亲,你知道不?”
  祁灵手指僵硬了一瞬,便松开,他嘟嘴不满的看我一眼,“切,保守,不过是拉个手而已,又没和你接吻。”
  我敢保证,祁灵要不是驱鬼人,绝对是个标准的小流氓。他这个样子不会有女人喜欢他的。
  我郁闷的瞪着他的背影,奈何他没回头看我一眼。祁灵先我一步进入房间,我正要关门,又听到了婴孩的哭声。这声音响在空旷的楼梯里,竟透着几分诡异。
  祁灵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催着我去做饭。我总算明白他着急让我上楼的原因。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睡觉时又听到了婴孩的叫声,只是这次只叫了一会儿便停止了。我没有多想,今天去图书馆待了一天,现在浑身疲惫,需要补眠。半夜似乎还听到了什么声音,但我无力去管,一直睡到天亮。
  早上起来便见祁灵坐在沙发上,我打了个哈欠顺便跟他打招呼,“早啊。”
  祁灵盯着沙发旁的地面,“子陌,家里的封印消失了。”
  什么?!
  我惊讶的看向他,祁灵严肃的看着我,那一张脸上写满肃冷。我知道他不会开玩笑,因为这个封印是莲须做的,那个时候祁灵不在。
  但是,封印怎么会消失的?难道是青莲灯被毁灭了?
  日期:2017-08-18 17:36:39

  我的心底骤然涌起了奇怪的感觉,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不知怎么的,就是笃定青莲灯没有被毁。
  “子陌,你最近要小心,封印不在,而现在鬼怪多肆虐,随时会潜入房间。”
  我知道祁灵没有吓唬我,思索片刻点头,“祁灵,你不是也有符纸吗?在房间里贴一些不就好了?”
  “这个…”祁灵一脸窘迫,额头冒出了冷汗。见我一直盯着他,便从地上起来,竟真的挥笔画了几个符纸,交给我,“好了,贴上这些就没问题了。”
  我狐疑的看着那几张符纸,我只是跟祁灵开玩笑,没想到他还真的画了。不过,这些有用吗?
  我贴好符纸便回到房间,刚要做饭听到楼下有警车盘旋的声音,朝窗外下面看去,果然有一辆警车停在楼下。
  我和祁灵来到楼下,见警车带着一个男人上了警车。而这个男人正是之前的那对夫妻的那个丈夫。
  “怎么杀人了?”
  “我也不知道啊,好好的,第二天起来突然杀了他的妻子。”
  我的心“咯噔”一声,觉得哪里不对劲。
  日期:2017-08-18 17:43:36
  我在审讯室里继续坐着,头顶有一个狭窄的窗户,此时外面白色的阳光照射进来,有一团白色的灰尘被染成了银白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还是祈梦警官,她严肃的站在我面前,“你可以出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