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73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当然知道要振作,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没关系,可是真的做到哪是那么容易。
  “我还是无法相信他真的忘记我了,不管如何,他的脑海里总该是有一些回忆的,那些美好的东西,他真的忍心舍去吗?”
  苏羽没有回答我,他的眼神充满怜悯。
  过去是严寒爱着我,他不断的缠着我,让我爱上了他,所以如今是要换一个位置了吗?只要我是夏子陌,他就一定还会爱上我。我在心底不停的给自己打气。

  严寒晚上没有回来。
  半夜,我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恍惚间见严寒坐在床边目光复杂的看着我。我精神一震,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四周空空如也,哪里有严寒的影子。刚才不过是我的错觉吗?
  失落大片大片的包围着我的内心。我深吸了一口气,躺在床上后半夜久久难以入眠。
  我这几天精神不佳,没有再去学校,除了严寒,最近苏羽也是神出鬼没的,到了晚上才回来,有时候晚上也不会归来。我心情沉重,没有过多的关注他。

  在家浑浑噩噩的待着,出门便是去买菜。
  早上阳光正好,出门走着走着感觉一阵阴风袭来,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察觉到自己处于一个巷子之中时,发现对面站着三白。我警惕的瞪着他,脚步不自觉的后退。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三白。
  “夏子陌,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在这里遇到。”
  三白照例是一副阴险的模样,小眼睛因为嘴角咧开的弧度太大,此时都看不见了。
  “你想干什么?”
  三白深吸一口气,倒是没有上前追我,“我不干什么。本以为严寒在虚空之处会选择丢掉自己的灵力,没想到,他竟然选择丢掉了记忆。”

  我的心猛地一顿,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你是说,是他自己选择丢掉的?”
  三白冷笑一声,“怎么?苏羽没告诉你?”
  我不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忘记了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只剩下三白的话在耳边盘旋不断。
  日期:2017-08-18 15:56:50
  原来我在他心底这么不重要,既然是他主动舍弃掉这一段感情,我接下来就算努力再去做再多又有什么意义?

  三白难得的一次言而有信,真的没对我做什么便离开了。
  我站在原地久久才回过神来,扭头一看,见严寒正深深的注视着我。心中被绝望填满,我没有更多的旖旎思想,犹如行尸走肉般慢慢行走。
  “他和你说了什么?”
  严寒在身后问道。
  我没有回答,脚步不停,好想逃离这个虚伪的世界。
  回到家里,我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趴在床上哭了好久才缓过神来。我宁愿从不知道真相,或许那样我会坚定的走自己接下来的道路,但现在,一颗心变得尤其迷茫。
  我在房间里待了好久,直到房间的门被敲响,敲了好长时间,让我不能忽视。打开门见苏羽深深的注视着我,我没有说话,转身回到床边坐下。门被关上,苏羽安静的坐在我身旁。
  “三白说,是严寒自己选择忘掉我们之间的事情的。”

  苏羽没有说话,我确定了这句话的真实性。内心像是针扎一般的疼痛。
  “苏羽,我发现我真的不够了解你们。你和严寒都一样,就像是一个我永远都猜不透的谜,每次在我觉得快要接近真相的时候,会发现有一个更深的谜底等着我。”
  空间仿佛就这么安静了下来,我不清楚苏羽什么时候走的,或许他对我的话无力反驳。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到了傍晚的时候我才从卧室走出来。家里空无一人,我没觉得害怕,只是无尽的孤独笼罩着我。
  孤独这个词,最终属于的只是无法被理解的人。
  我照例去上学,每天认真听课,认真做笔记,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只是手上的手镯无时不刻的不再提醒我,我和严寒之间结过冥婚。
  “嘶…”
  我刚到家便听到了一阵呼痛声,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仔细听去,发现声音是从卧室传来。我的心顿时谨慎了起来,拿起沙发旁边的扫帚,猛地推开卧室门,却见严寒一双凤眸正看着我。

  是严寒?!
  我见他胸口处一片嫣红,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扔下扫帚跑到了他身旁,“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日期:2017-08-18 16:05:08
  严寒盯着我,他像是嗅到了什么,闭眼之前虚弱的说道,“你的身上怎么会有我的气息?”
  我看着晕倒在床上的严寒,想着他最后说的话,心中五味杂陈,却不去想那么多。眼下救严寒是最要紧的,我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拿来小刀一狠心便割开了,把鲜血喂给了严寒。
  为什么会有你的气息?我还是那么一句解释,因为我是你的妻子。
  我包扎好手上的伤口便睡着了,等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严寒倚在窗边站着,眸光复杂的盯着我。见我醒来,他恢复冷色,“你的血液珍贵,不要随便给别人。”
  “你不是别人…”
  我立刻冲着他解释。
  严寒的目光陡然落在我身上,我毫不畏惧的直视。

  我说的是实话,有什么好害怕的。
  “你对我来说是别人。”
  我的心一痛,一定要用这样的话来伤害我吗?
  严寒现在更像是一个谜了,来无影去无踪。我想要去找他,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我不会上天,不会入地,能做的只是一个平常人可以做的。我该怎么办?我坐在公交车上发呆,却被人拍了拍肩膀。
  “嗨,好久不见。”
  我抬眸一看,祈灵清亮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他唇角微勾,身体靠在公交车的一根柱子上,还是那副嚣张模样。
  “真的是你!”
  “嘘!”

  我刚说完,见祁灵冲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接着,见周围的人都奇怪的看着我,“姑娘,你刚才在跟我说话?”
  一位老大爷疑惑的问我。
  我抱歉的摇头,“没有,我刚才在想东西,不好意思。”
  老大爷听罢转头。我这才发现车上的人都看不到祁灵,惊异的看着他,却见他得瑟的朝我挑眉,顿时想要称赞他的心情消失了。
  下车以后,祁灵的隐身术才解除,我鄙视的看着他,“厉害的驱鬼人,您也太穷了吧,坐公交车也要逃票。”
  祁灵不以为意,“我只是在利用自身优势而已,你这是羡慕嫉妒恨。”
  我额头一阵冷汗,对于祁灵的神逻辑只能俯首称臣,“好好好,是我羡慕,是我嫉妒,是我在恨。”
  “我最近要在你家住一段时间。”
  果然祁灵找我是没好事的,原来是无家可归才想到我。我虽然心底不满,却也不忍心拒绝他,只能同意让他暂住我家。
  日期:2017-08-18 16:12:05

  严寒几天不见竟然又出现了,祁灵见到严寒,本来的聒噪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等我去了厨房他跟着过来,表情严肃,“子陌,那个人是鬼。还不是一般的鬼。”
  “我知道。”
  “重点是我打不过。”
  “我知道。”
  我说完见没听到祁灵再言语,转眸一看他正负气的站在墙边,“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实力。”
  我无奈,明明是他自己先承认技不如人,现在又来怪罪我。我不搭理祁灵的小孩子脾性,做好了晚餐端到餐桌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