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09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莫辰的目光落在罗盘上。
  晓冬为了让他看清,把罗盘特意托高一些。
  “宁师兄说,这两颗银星如果合在了一处,那它们所指的方向就是我的坠子所在的方向,相距不会超过百里。”
  宁钰是这样说的,晓冬后来也拿出来看过,上下两重轮盘上的这两颗银星从来都各顾各的,看样子这辈子也不会恰好凑到一起去。
  但现在,两重轮盘上的银星却赫然停在了同一条线上,坚定不移的朝向前方。
  那正是窗外头城主府的位置。
  对这个结果,莫辰毫不意外。
  陈敬之。

  他趁乱取走了晓冬的坠子,连夜下山,看来他是毫不犹豫的投奔了天见城。
  莫辰伸出手,连同晓冬的手和罗盘一起被他握在手里:“放心吧,师兄一定替你把坠子找回来。”
  晓冬摇了摇头:“那个不要紧。”
  他也不是为了让师兄替他寻物才把罗盘拿出来的。
  不错,那个坠子是他父母的遗物,现在看来还关系他真正的身世。也许他会梦到天见城,甚至现在与大师兄一起来到这地方,都与坠子有关。
  但与取回坠子相比,晓冬更看重大师兄的安危。
  因为他,让大师兄也一起置身险地。
  “两位师兄?”后头有人赶上前来,笑着一拱手:“两位师兄在这里是有什么差遣要办?小弟姓张,单名一个峥字,是郑真人门下弟子。”

  晓冬心一紧。
  这怎么应对?
  他们是假的,可眼下来的这个可是真的!
  外城的人看不出破绽,不代表人家天见城门下弟子也看不出破绽来了。

  莫辰只是一点头,看起来颇有些不耐烦:“我们是书阁的弟子,我姓李,这是我师弟姓孟。”
  这个突然冒出来同他们打招呼的张峥看来二十来岁年纪,端端正正的一张方脸,真的特别方,就象谁用尺子量了横竖之后用刀削出来的一样,粗眉细眼,看起来跟没睡醒一样,身上的袍服和莫辰、晓冬身上的样子相仿,不过莫辰他们身上穿的明显簇新齐整,而张峥身上的已经洗的褪了色,软塌塌的一点儿形都没有了。
  再看他头上系的那个旧冠,腰间佩的掉了漆的剑鞘,还有……
  不用再多看,晓冬也能判断出这个人在他的宗门里应该是很不得志,混的不怎么样的。
  就算不看这身儿打扮,只从眼前情势来看,这人对着他俩还一副急于讨好的架势,看来一点儿都没有怀疑他们的身份。
  “李师兄、孟师兄,今儿天气不好,两位事情要不急着办,就且先找个地方歇歇脚,要是小弟能帮得上忙的,二位尽管吩咐,虽然我本领低微,但跑个腿找个传个话什么的都做得来,这一片儿地面我熟。”

  这人和晓冬想象中的天见城弟子不一样。
  在他之前的想象中,天见城的弟子都应该是穿着一尘不染的袍服,佩着杀气森森的宝剑,目无下尘,走路脚都不带沾地的……
  眼看看来,天见城的人,也不都是那样,大概也是分个三六九等的。有高高在上的,就象那天他在梦里见到的那个女子一样,乍一见恍若仙人。也有眼前这个张峥这样的,上赶着想套套交情,跟市井间厮混打滚的俗人们一样,没区别。
  “也不是什么要紧事。”莫辰没有一点心虚不安的样子,对这个张峥的讨好显得挺看不上的,还有些不耐烦:“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张峥忙说:“我是来送东西的,事已经办完了才要回去……李师兄你们两位是?”

  晓冬就在一旁看着大师兄三言两语间就把这人给摆布得服服帖帖,对他俩是毫不怀疑。
  可是……这人看着比他俩年纪都大,按说一个宗门里,先入门为大,他完全不必掉过头来讨好后辈。
  这个张峥看得出来两个人里做主的是莫辰,就专心的朝着他使劲儿,当然也没有冷落晓冬,是个会说话会来事的。
  晓冬就知道一句话。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
  莫辰见得人多,对张峥的讨好也不意外。
  他意外的只是……
  天见城的这些人,都远超过他意料之外的轻信好骗。
  说好的龙潭虎穴呢?原本他也以为,这天见城是个步步陷陆的险地,这里的人,下到三岁孩童上至城主长老,个顶个都是人精子,一身上下都写着“不好惹”三个字。
  但是就现在他们不多的见闻来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里的不知道是不是从来不出城,见的少,经历也少,所以……好象反而比外头的人心眼少,少很多。
  难道是一直这么圈着不与外界往来,圈傻了都?
  外城的人,昨天见的守门弟子,还有在路上遇到的那些人,他们都没发现莫辰和晓冬是冒充的。大概在他们想来,根本不可能有人没有腰牌能潜进天见城里,所以压根儿就不会往“假冒”这两个字上去想。
  这个张峥毕竟藏不住心事,绕了一会儿圈子,状追着无意的问:“书阁我就去过一回,看李师兄的样子一定很得重用吧?”

  “听说书阁里搜罗了不少功法,秘籍,我们这些低阶弟子是可望而不可及,想必李师兄和孟师兄一定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对这些都熟悉得很哪……”
  嗯,听出来了。
  果然是无利不起早。
  这个张峥看来是属于那种不得看重的小人物,虽然他说自己是郑真人门下,可是没说自己是亲传弟子,也没说是记名弟子,只说是门下。
  这其中的出入可就大得多了,八成他连记名弟子都不是,只是个杂役、小执事之类的,干些跑腿打杂的零碎活计,一心想多学点东西,却苦于没门路,旁人懒得搭理他。
  所以他只能靠自己四处钻营打听了。

  没有靠山,手里也拿不出什么能打动旁人的好处,再努力钻营也往往是白费气力。
  所以一见着莫辰他们俩,他毫不犹豫就上来搭话了。
  “……碎玉泉也干涸了,上个月还有点水,这个月是一滴水都没有了。烟长老特别喜欢碎玉泉泉水,不管是平日饮茶、炼药都离不了这泉水,已经用了许多年了。现在突然没了,烟长老这些日子脸色格外难看……”
  张峥自觉自己说的都是城中最微不足道的小事,重要的事他也打听不到,但眼前这两个书阁弟子却听得津津有味,也不知道他们平时的日子过得到底有多闭塞,多半整年整年与书为伍,跟人打交道的事儿他们显然不在行。
  本来张峥还愁着怎么讨好这二位,现在一看,挺好,那就接着说吧。
  看来不管平时看起来多清高的人,这些飞短流长没人不感兴趣啊。

  “来来,掌柜再上一壶好茶,最好的。”张峥招呼着茶上来了,他给莫辰和晓冬倒上,自己也喝了一杯。
  说了好一会儿话了,嘴干的象是要冒火了。
  喝了杯茶润润,他又接着往下说:“唉,这取水的事儿烟长老吩咐给师兄们,师兄们又分派下来。事情不顺,我也跟着吃了不少苦头。”
  莫辰问:“不能用其他的水替代吗?”

  日期:2017-08-28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