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506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28 21:51:30
  午饭过后,接到小谢的电话,她问我知不知道钱宝网的事情。
  我说知道啊,看新闻了。
  小谢说,那你晚上抽两个小时,写一篇文章发到公众号里,这个事情很急,必须今天发出。
  我忙问写什么?
  小谢告诉我,最近钱宝网事发,许多人打着维权的幌子建了许多群,让那些投资钱宝网钱拿不回来的人加群,实际上是骗钱。
  群主先是在群里大肆痛骂钱宝网,说自己投资多少多少被亏了,痛哭流涕,引起了群里众人的声讨。

  然后再说自己准备了两条路,一条是维权,一条是找关系要回投入的本金。
  加群的人当然不信,但不久之后,群主果然发了一张提现成功的图片,说自己投入钱宝网的几十万拿回来了,只是没有利息只有本金。
  这个时候群里的人很多都信了,找群主希望群主帮他们找关系提现,利息有没有无所谓,只要本金回来就行。
  这些人少的投了数万,多的投了几十万,能要回本金他们就高呼佛祖保佑了。

  群主这个时候就会发了一条信息,说朋友的能力有限,能帮忙提现的资金也有限,如果真有需求的话,就私聊,然后全群禁言。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都猜到了,群主就是靠着这个去骗钱,他会说如果要体现的话,需要提前支付一笔手续费(或者是好处费),钱不多,只是提现金额的几十分之一,许多人抱着侥幸心理就上当了。
  根据小谢说,她们查获到的一个大群,群成员数百,其中有五十多个人找群主帮忙提现,群主总共骗取了三十多万元!
  我上网一查,触目惊心的是:还有许多人在建这种所谓的“维权群”。
  比如下图这个:
  (被跑了二十个的意思就是投入二十万拿不回来。)
  虽然不一定每一个群的群主都是骗子,但可以告诉朋友们的是,加群维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目前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去当地公丨安丨报备,将你投资钱宝网的证据交给公丨安丨,这种涉及到500亿元巨款,近两亿注册用户的大案,国家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加群维权除了给某些不法分子可趁之机外,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当然,如果你因为内心抑郁一定要加群发泄可以,但请千万千万不要相信任何花钱可以拿回本金的说辞!

  请千万千万不要相信任何花钱可以拿回本金的说辞!
  请千万千万不要相信任何花钱可以拿回本金的说辞!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日期:2017-12-31 19:38:34
  当“神佛宫”教主带着大部分核心教众前往清迈开创大场面的时候,他们就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而当他们了解到留守新寺庙的那数十名“神佛宫”法师的情况之后就知道,这个报仇雪恨的机会,终于成熟了!
  潜伏的法师们采用了种种手段,骗取了这些“神佛宫”法师的信任,并采用引诱的办法,让这些“神佛宫”法师们慢慢破戒。
  人都有劣性根,如果你一辈子坚持不破戒还可以形成习惯、勉强忍受,但只要你破了一次戒,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无数次。

  这些“神佛宫”法师发展到后来,甚至被这些假扮信徒的旧寺庙法师蛊惑,给其家人“赐福”。
  所谓的“赐福”就是丈夫提供种种便利,配合“神佛宫”法师让其侮辱自己的妻子!
  “神佛宫”法师们玩得不亦乐乎,而旧寺庙法师们则为能拉他们下水暗地里偷笑不已,只有女性受尽了屈辱,受尽了磨难!
  那时候的交通通讯和现在不一样,非常不方便,相隔上百公里就如同两个世界。随着“神佛宫”教主进军清迈地区的计划实施得越来越顺利,对大本营湄林地区也越来越忽视,这些留守的核心教众过着“天高皇帝远”的逍遥生活,以极为惊人的速度堕落了下来。
  “神佛宫”失去了伪装,变成了数十年前祸害一方的邪教“邪神宫”,唤回了湄林地区不少人内心深处那不堪回首的记忆。

  当他们大鱼大肉、淫人妻女的时候,怎么都没想到这一切都被潜藏的旧寺庙法师们记录在案,成为颠覆他们统治的工具。
  “清迈计划”实施数年之后,恰逢第一次佛战“十周年纪念”的时间。
  湄林地区却人心浮动,“神佛宫”的声誉降低到了一个冰点。
  旧寺庙的法师知道,报仇雪恨的机会终于来了!
  他们相互串联,将所有已经掌握的证据全部公开,那些心甘情愿将妻子送给“神佛宫”法师享用的旧寺庙法师们,现在又成为了一个最可怜的男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变成了被胁迫的。
  而那些女性再一次成为了被利用的工具,纷纷哭诉“神佛宫”法师的禽兽行为,甚至法师们的身上有什么特征都能一一回答得出。
  确凿的证据让民众们愤怒到了顶点,最终在有心人的鼓动下,将新寺庙团团围住吆喝示威,让居住其中的“神佛宫”教众给一个交待。

  发展到最后,这次示威演变成为了一个恶性事件,比第一次佛战要严重许多!
  足有数十人在这次冲突中丧命,其中“神佛宫”法师的法师有二十多人。
  最终民众们占领了新寺庙,将尚未死绝的一些“神佛宫”教众全部赶了出去。
  经过十年的时间,旧寺庙法师们的苦心布置终于获得了回报,他们可以站在新寺庙中大吼一句:“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肯警官讲述的“邪教沉浮录”让小卫听得口瞪目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清迈人,居然不知道就在距离清迈直线距离只有数十公里的湄林小城还有如此“辉煌”的历史。

  “那“神佛宫”最后结局如何,是不是失败了?”小卫稳定了心神,询问道。
  包括小卫在内的任何一个泰国人都知道信仰的力量有多么可怕,如果事情按照“神佛宫”教主预定的轨道发展下去,即使没有成为一个独立的政权,至少也会是清迈当地一股庞大势力。
  但在清迈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小卫从懂事开始就没有听说过“神佛宫”这个字眼,很显然,“神佛宫”教主的宏伟计划失败了!
  “是的,失败了!”肯警官点头道:“这些旧寺庙的法师们也知道单打独斗不是“神佛宫”的对手,即使占领了新寺庙也会被“神佛宫”重新抢回去,所以采取了栽赃陷害的手段…”
  日期:2017-12-31 19:38:59
  原来,“神佛宫”虽然将湄林地区变成了独家势力范围,但只是在精神上进行了掌控,并没有参与地方事务的处理,始终和当地政府相安无事。
  从“神佛宫”的教主修改教义重新传教一直到这次旧寺庙法师复仇成功,除了那些留守的法师们被引诱做了坏事之外,“神佛宫”的名声一直很好,即使这次出现了法师作恶的案例,但也只是道德品质问题,上升不到危害社会的高度。
  这种处理方式也保证了不触犯到政府的利益,不会和第一任教主旗下的“邪神宫”一样被政府封禁。
  “神佛宫”注意到了这一点,旧寺庙的法师们同样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他们采取了一个“非常规”的手段,离间“神佛宫”和政府的关系。
  这个手段的具体内容就是:以“进贡神佛”为名,组织大批民众向“神佛宫”捐献财物,数额很少,只是一个意思而已,人人都可以毫无压力地捐献。
  民众们本就信仰神佛,这十数年来又颇受“神佛宫”的恩惠,既然有人带头向“神佛宫”捐献财物而且数额不多,当然没有异议。
  至于“神佛宫”这边,那更是欣然接受,这种情况说明民众对“神佛宫”爱戴有加,是大大的好事,怎么可能会去反对?

  当然财大气粗的“神佛宫”也不会贪图信徒们这一点点财物,往往在每个月的前三天会安排丰盛的斋饭,免费提供给所有前来寺庙“进贡”的信徒,这三天免费斋饭的花费甚至会超过信徒们的捐献。
  持续一段时间之后,这种“礼尚往来”的方式就变成了一个常例,每个月的月初那三天,民众们会不约而同带着财物到寺庙来捐献,在祈福之余,顺便吃上一顿可口的斋饭。
  这里我做一个类比:
  就好比我们所在的小区有一批信仰佛教的大爷大妈,每个月的前三天会去寺庙上个香,顺便捐献十块钱,然后在寺庙中吃上一顿可口的斋饭再回来。
  这种行为可谓是非常正常,而且还能增进信徒和“神佛宫”的感情,所以无论是信徒还是“神佛宫”法师都觉得非常好,但实际上,这是旧寺庙的法师们埋下的一个陷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