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20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难怪,他外公可是大人物,不是她这样的平民可以见到的。
  无所谓!
  “什么时候回S市?”凌柯问。

  柏南修蹙了一下眉,“是不是妈妈又说了什么?”
  早有预料呀,看来他是了解自己的家人的,既然带她回来干什么,他觉得她是那种天生找虐的人吗?
  “妈妈她没说什么,反倒是很关心我,还让人给我送衣服,说是怕我衣服带的不够。”凌柯说这些话时始终没有去看柏南修。
  “是这样的吗?”柏南修怕凌柯委屈求全。
  “是的,你不信问董妈。”
  “她没为难你就好。”柏南修说完站了起来,“起来吧,我带你去帝都最好的地方吃好吃的。”
  凌柯不太想去,她觉得柏南修这是想用吃来贿赂她,说不准吃完之后他就会说:对不起,我还是爱着尹依,我们离婚吧!
  到时候她就要一个人回S市,真凄凉!

  “怎么啦,不想起床?”柏南修弯下腰看着凌柯的眼睛,“难道要我抱你起来?”
  如此温柔的柏南修让凌柯又想哭,她连忙推开他站起来,捂住脸冲进了盥洗室。
  柏南修看着她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怪只怪自己以前太冷,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吓到了她。
  谈恋爱这种事,他还是不太擅长。

  凌柯整理好心情,摆着笑脸走出盥洗室,她问柏南修,“你带我出去吃饭,爸爸妈妈呢?”
  “他们有个应酬,陪外公一起接待几个客人。”柏南修回答。
  凌柯点点头,对于柏家来说,她这个自己找上门来的儿媳妇是不能跟其它客人比的。
  进门两天,头一天公公婆婆陪着吃了一顿饭算是很给面子,今天中午婆婆又陪着吃了一顿,简直是她祖上烧了高香。
  凌柯在心里冷笑,她可不喜欢她们家祖宗烧的高香浪费在这种地方。

  柏南修并不知道凌柯的小心思,晚上的聚会本来外公是想让他带凌柯过去的,可是他怕凌柯不喜欢就推掉了。
  再说他带凌柯来帝都,为了就是想让她了解他的以前的生活,了解他的家人,他的一切。
  他爱她,却感觉他们之间彼此陌生。
  就像拼命拥抱也无法缩短心与心的距离一样。
  凌柯跟着柏南修下了楼,然后由柏南修开车,两个人去了市中心。
  柏南修说的一家好吃的地方是家五星级饭店,经营着地道的帝都菜。
  饭店很气派也很讲究,看样子是一家会员制饭店,柏南修走进饭店,还未亮会员卡,门口的接待员就笑咪咪地问候道,“柏少,好久没来!”
  凌柯瞟了一眼柏南修,心想不是四年没有回来吗,这家饭店的接待员居然还记得他,他以前在帝都是有多红?
  “给我一个包间,”柏南修对接待员说道,“不过我没有预定。”
  “柏少来了还需要预定吗,我们锦绣厅一直为柏少预留着,请您跟我来!”接待员点头哈腰地示意柏南修朝电梯口走。
  柏南修回身牵了凌柯的手,神情自若地跟着朝里走。
  凌柯被他拉着,一双狐狸似的大眼在柏南修身上扫来扫去。
  饭店还一直为柏南修预留包间,他是什么来头?
  进了锦绣厅,凌柯再次被这家饭店的奢华给震住了,满眼的金玉满室的茶香都不知道是吃饭还是参观故宫。
  柏南修对这里好像很熟悉,他拉凌柯坐下,打开菜单开始点菜。
  凌柯翻看放在餐桌上的另一本菜单,眼睛没看菜名,只扫了一下价目栏,她就合了菜单。
  妈呀,这里的东西还真贵。
  菜上桌,柏南修见凌柯不动筷,伸手夹起一只虾,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地剥开,再将虾肉沾上酱汁送到了凌柯的嘴边。
  “尝尝这里的对虾,味道不错的。”
  凌柯拿起自己的小碟,示意柏南修放进碟子里。
  柏南修固执着伸着手,没有丝毫放入碟中的意思。
  凌柯无奈,只好张嘴接住,因为担心酱汁会滴下来,她整个含进了嘴里——连同柏南修的手指。
  柏南修喂她吃饭,脸上莫明地露出会心的笑,收回手居然放在自己嘴边舔了舔。
  接下来,他又剥了一只。

  凌柯连忙说道,“我自己剥。”
  “别弄脏手,你吃就行了。”
  凌柯只好再用嘴接,不过这次她没有整颗含住,而是轻轻地咬住虾尾吸进了嘴里。
  其实刚才柏南修舔手指的动作,她看到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动作很暧昧,感觉柏南修像是在吃她口水似的。

  可是现在她害怕这种暧昧,她担心自己会起贪念。
  凌柯这么想着,小心翼翼地接住柏南修递过来的虾肉,但是没有想到酱汁却滴了下来,落到了她的嘴角。
  凌柯没有觉察,柏南修却探过头轻轻吻掉了这滴酱汁。
  凌柯愣了一下,连忙扭过头用纸巾去擦。

  “我自己吃。”凌柯举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接下来低下头默默地吃了起来。
  柏南修看着她,眉毛紧蹙,若有所思。
  吃完饭,柏南修没有开车回家,而是驶进了一所高级中学。
  学校放了暑假,只有一位守门的员工,柏南修打了招呼直接把车开了进去。
  到了操场,柏南修停好车,下车后抱着双臂看向教学楼。
  凌柯也下了车,学着他的样子朝教学楼看去,教学校耸立在校园中央,黑漆漆的像一尊佛。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凌柯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你在看什么?”
  “左边五楼第二个教室是我曾经上课的地方。”

  “高中?”
  “嗯。”
  “尹依也在这个班吧?”
  柏南修侧过头看着凌柯,学校光线很暗,他的表情在黑暗中阴晴不明。
  凌柯没有看他,继续问,“他们一直很要好?”

  “要好的定义是指什么?”
  凌柯在心里切了一声,要好的定义是什么?上床算不算?
  但她没有把这种刺头话说出口,而是转身走向操场正中的篮球场。
  柏南修跟着她身后。
  凌柯在篮球场走着,心里矛盾极了,她很想回过身朝柏南修大吼,带她回来是什么意思?那句好好表现又代表着什么?
  她甚至想扇他一耳光,既然有爱的人为什么要答应她,让她现在如此措手不及!

  走了不知多少圈,凌柯停下了脚步,她回过头,就看见柏南修一直默默地跟在她身后。
  “我想打个电话!”她对柏南修说道。
  柏南修一愣,随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凌柯。
  凌柯笑了笑,“不是借电话打,是我想打个私人电话。”
  “那我去买两瓶水。”柏南修看了她一眼,转身朝校门口走去。
  看着柏南修走远,凌柯掏出手机给好友方爱玲去了一个电话,她现在需要找人倾诉一下,要不然她肯定会被自己逼疯。
  电话一接通,方爱玲的大嗓门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怎么啦,是不是跟柏南修跳艳舞了?”
  “跳个鬼!”凌柯寻到一处坐下,开始跟好友叙说自己的伤心事,“方爱玲,我看我跟柏南修八成要离了!”
  “你打电话来那一次不是说要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