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19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柯捉摸不透但也不好在工人面前说些酸话,于是回答道,“我这个人好养,什么菜式都吃,董妈你跟我妈讲,不用太费心了,跟平常一样就行。”
  董妈笑着应允,接着又问道,“夫人还想让我过来问一下,这次您来帝都衣服是否带得足够,如果不够,明天衣盛坊的人刚才会送一些新品过,要不要也帮少夫人您挑几件?”

  送衣服?还有打发礼品拿!
  这柏南修的妈究竟什么意思呀?
  凌柯真是想不透,这一会儿骂一会儿哄的,她是想怎么样。
  “少夫人?”董妈垂头问。

  “不用,我衣服带得足够。”
  董妈这才点头下楼。
  凌柯关上门,一个人站在房间百思不得其解,柏南修的妈这是唱的那一出?
  中午,柏南修打电话回来说午饭会在外面吃,柏汉阳好像也有一个什么应酬,家里只剩下顾明瑜与凌柯。
  新媳妇进门第二天,就要跟婆婆单独吃饭,凌柯表示压力山大。
  而何况,还是撕破过脸的婆婆。
  两人坐下,董妈上了菜,规规矩矩地退到后厨。
  凌柯盯着面前的饭碗,柏明瑜没有拿筷,她也不敢拿,以防万一又被臭骂一顿。
  虽然凌柯这个人平时也不是吃素的,但是对方好歹也是柏南修的母亲她的婆婆,就算她站起来扇她一记耳光,她也不会还手。
  这感觉比当初跟吴小雅撕逼时还憋屈,更何况凌柯还是一个不喜欢跟人开撕的人。
  “今天我仔细想了想……”未来婆婆大人开了口。
  凌柯洗耳恭听。
  “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上门就是客,你还是待着吧,免得回去说我们柏家仗着势力欺负你一个弱女子。”
  得,一句话还把凌柯的后路可堵了,以后她要是真被欺负了,她也不能到处说。
  “你跟南修的情况,我猜得的八九不离十,”顾明瑜继续说道,“其实你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感情。”
  凌柯眉毛一跳,心想柏南修的老妈果然是商场精英,一眼就看出她跟柏南修之间没有感觉。
  算了,还是实话实说吧。
  “您说的很对,”凌柯微微一笑,“我跟柏南修之间是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不过我是真心喜欢他,也努力想得到他的喜欢,妈妈觉得我配不上他也好,觉得我高攀不起也好,我都承认。”
  “没有想到你这么自知之明,既然这样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柏南修肯定是要娶尹依的,你识实务就装傻当不知道。”
  “这个我怎么能装傻?”
  “有什么不能装,让南修自己选择,难道他没有这个权力吗?”
  凌柯不在说话,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白米饭,味口尽失。

  吃完午饭,凌柯回到房间,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想来想去她有三件事想不通。
  第一件事,就是柏南修高中时跟尹依是一对恋人,他让她怀了孕,柏南修既然爱她为什么又要离开帝都去S市上大学?
  第二件事,就是柏南修的妈妈对她的态度,一会冷一会热,一会让她滚一会儿又让她留下,究竟什么是原因?
  第三件事,柏南修的妈妈为什么如此笃定柏南修一定会娶尹依,还要让她在一边当傻子。柏南修娶尹依是他本人的意思的吗?如果是,那他为什么要带她来帝都?
  他如果不是有病就是想逗她玩,带她来告诉他优越的条件,然后再取笑她的不自量力?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以前得罪过他吗?
  是不是哥哥以前得罪过他?凌柯脑洞大开的想,哥哥的日记在柏南修手上,那上面是不是记录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而且是柏南修很在意的事情?
  凌柯烦躁地挠了挠头,哥哥的日记她没有看,里面是不是有这些她也不知道。
  算了,不想了,柏南修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就当他们已经离了婚。
  柏南修回来时天已经黑了,他回到房间见凌柯捂在被子里睡觉,忍不住摇了摇头。
  小家伙一有时间就睡,简直像只懒猫。
  他坐到床边小心翼翼地拉下被子,一张精雕玉琢的小脸露了出来。
  柏南修一直觉得凌柯的脸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脸,脸不大使得她的五官小巧又精致,睫毛很长,鼻尖微翘,红嘟嘟的小嘴饱满又平滑,唇角上扬不笑都让人温暖。
  他太喜欢看她了,曾经有好几次他都不自觉地走到她所在的学院,站在树阴下看她跟同学们一起走出教学楼,看她跟人说话,看她望着别人笑。
  他想,这一生如果她能陪在他身边,只看着他一个人笑就好了。
  但是他不敢去打扰她,她的世界单纯又美好,而他,一出生就肩负着很多的责任,他试着去逃避,想当个平凡人靠近她。
  可是,家世就像一生下来被烙下印,他怎么逃也逃不开。
  在他快要崩溃的时候,凌柯拿着户口本站在他的面前,一句你如果不娶,我就嫁给别人的话让他惊出了冷汗。

  他想他如果再迟疑下去,凌柯也许就是别人的了,例如那个曾天宇!
  那个根本就是带着目的来接近她的曾天宇。
  他毫不犹豫地娶了她,可是第一天晚上她却叫了曾天宇的名字。
  他当时就想,原来她爱那个男人!
  他痛苦他绝望,甚至想过就算她不爱他,他也要囚禁她一辈子。

  可是她说她不爱曾天宇,她嫁给他就是想摆脱曾天宇。
  那一刻,他又活了回来,感觉世界又为他开了一扇窗。
  既然这样,那么他就要抓住最后这一次机会,他要永远地跟她在一起!
  因为他爱她,早已经深入骨髓!
  柏南修俯下身轻轻地吻了吻凌柯的额头,有些宠溺地看着她睡觉的模样。
  不知道是不是天热的关系,她的脸红红的,眼睛也有些红,鼻头也有些红。
  “干嘛盖这么严实!”柏南修笑着为她拉开被角。
  凌柯的手却死死地拽着,好看着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一下。
  小家伙在做梦吗?
  柏南修俯下身又用鼻尖碰了碰她的鼻尖。
  凌柯鼻尖有些发痒,长睫突闪了两下睁开了眼睛。
  她一见是柏南修连忙坐了起来,有些慌张地去摸自己的脸。
  刚才她是哭得睡着的,她担心被他看到泪痕。
  婚是她强迫要结的,现在哭哭啼啼只会让他烦,她可不是想让他烦才跟着来帝都的。
  夫妻既然做不成,起码要给他留个好印象。
  “你回来了?”她问他。
  柏南修嗯了一下,伸手帮她整理了一下睡乱的头发,这才问道,“一个人在家很无聊吧?”

  无聊什么呀,心脏一会升一会降的简直就像坐过山车。
  凌柯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说,“还好,跟S市没什么区别,不过这里供吃供喝不用自己做,这倒是方便。”
  “中午吃的什么?”
  “……”凌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中午吃的什么她都忘,只感觉自己只是机械地把菜塞进嘴里咀嚼罢了。
  “你去什么地方了?”她问柏南修。

  “外公那儿。”
  凌柯哦了一声,说好的一起去,他却一个人去了,看来是不打算把她介绍给其它的家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