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14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称是顾慕生的男人轻蔑地笑了一声,像凌柯在说一个笑话似的,“你来跳舞?那你跳呀,我倒要看看你是有多想跳舞?”
  顾慕生头一甩,跟他一起的几个男人迅速把凌柯围了起来。
  凌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架式,她连忙去寻柏南修,可惜她刚才一阵乱钻,现在也不知道柏南修坐在什么地方。
  再说,嗨吧里人头攒头,每个人都在极力疯狂,也没有人注意到凌柯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凌柯有些害怕,她伸手去推围着她的人,厉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男人走到凌柯面前,邪气地笑道,“来戳穿你的诡计,想学别的女人勾引我就直白点说,别他妈又想上又要装清纯。”
  “你他妈才装清纯!”凌柯也爆了粗口,她最讨厌别人这么说她,吴小雅当时扇她耳光时也是骂她装清纯。
  难道她长得不妖艳也有错?
  凌柯的粗口让围着她的几个男人笑了起来,他们对男人说道,“顾少,这个女人好像挺辣的。”
  “辣又怎么样,撒谎的女人都要接受惩罚。”顾慕生伸手一把抱住凌柯,威胁道,“给你两条路,要不跳到我满意,要不让我当场脱光你的衣服。”
  凌柯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肯定是个疯子,她一边奋力挣扎一边骂道,“你丫是不是有病,放开我!”
  “看来是不会跳,那就脱吧!”顾慕生说着就要动手。

  凌柯连忙拉住他乱来的手,妥协地说道,“我跳!”
  她想这鬼地方大家都疯了,就算她叫破喉咙,别人还以为她在发酒疯,要是不跳的话,这帮人也不会放过她,万一真被他脱了衣服,柏南修面子往哪里搁。
  他还有朋友在这里呢。
  再说,万一柏南修过来跟他们打架呢?这个人带这么多人,他一个教授怎么可能是一群混混的对手,他要是伤到什么地方,未来婆婆还不剥了她的皮。
  跳就跳吧,她本来就是来跳舞的,只不过多了几个恶心的观众罢了。
  “你们让开,让开我在跳。”凌柯又去推围着她的这帮人。
  “既然要跳就跟我到台上去跳。”顾慕生说着,一把抱住凌柯跃上了舞台。

  嗨吧里顿时沸腾了起来。
  像嗨吧这种地方,一旦有人跳上台斗舞,舞池里的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狂喊狂叫。
  打碟的DJ也不失时机地换了一只劲爆的曲子,顿时整个舞厅都嗨了。
  顾慕生显然很享受地下这群人的群情激动,他站在凌柯身边盯着她的小脸挑衅地说道,“你倒是跟我跳呀!”
  “好呀!”凌柯也来了脾气,她今天来帝都,为了给柏南修父母一个好印象,所以穿的比较保守。
  一件水蓝色长袖荷叶领衬衫配一条黑色直筒裤,清新典雅宛如出水芙蓉。但是这衣服显然不适合跳舞。
  凌柯一赌气,伸手就把上衣衬衫脱了,露出里面黑色的吊带打底衫。
  她的皮肤很白,在嗨吧闪动的灯光下露着瓷釉一样的光芒,黑色的紧色打底衫更是把她完美的女性曲线尽显出来。
  顾慕生看得有点痴,他没有想到刚才还清纯可爱的一个小女生转身一变就成一个性感尤物,特别是她散开长发,任由狂野的发丝飞散时,他就更加惊叹这巨大的变化。
  她太美了!
  凌柯学了十年的舞蹈,拉丁、恰恰、**都不在话下,后来她又学了街舞与爵士,后来上了大学,她也经常去电视台给明星伴舞,所以在这种场合跳什么舞,她轻车熟路。
  劲爆的音乐在耳边响起,台下热烈的人群在挥舞着双臂,凌柯很快就进入了舞蹈的世界,她宛如一只烈焰在空中燃烧着自己,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极具诱惑力。
  顾慕生吞了吞口水,情不自禁地向凌柯靠拢,他觉得在对方的诱惑下,他想当一只扑火的飞蛾。
  突然,台上又跳上一个人,他飞快地走到凌柯身边,拾起地上的衣服一把将凌柯拉住怀中。

  观感享受消失了,人群开始发出不满的叫声。
  凌柯被人拉得一个踉跄,她以为又是刚才那个人在找茬,正要开口去吼却对上柏南修微怒的目光。
  “柏,柏南修!”
  “你在做什么?”柏南修将她围在自己的怀里,忍不得下去把台下人的眼睛一个个挖掉。

  刚才他一直在人群里找凌柯的影子,没有想到她直接跳上台,给了他这么一个“惊喜”。
  他知道凌柯会跳舞,而且跳得极好,凌云过去在宿舍里最喜欢放凌柯比赛时的录影,而他每一次都会站在凌云身后看到忘我。
  后来,她去电视台给人伴舞,从来都不爱看娱乐节目的他,几乎只要有凌柯出场他就必看。
  看完开场舞,然后关掉电视机,一个人在黑暗里想像着凌柯为他独舞的样子。
  每次他想到心情澎湃不能自制时,只能冲进淋浴间用冷水浇熄他对她的欲望。
  六年,整整六年,他偷窥着她的美,独享着她的艳,但是今天凌柯却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示了她的出众不同。
  “谁让你上台的?”柏南修的眸子里开始喷火。
  凌柯有些被吓到,她怯怯地看着他,心想自己刚才这样子是不是让他在朋友面前丢脸了。
  A大教授的老婆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跳艳舞。
  他不会杀了她吧!
  正当凌柯以为柏南修会杀了她,这时身后的男人却开了口。
  “哥,怎么会是你?”
  他叫柏南修哥!
  柏南修把目光从凌柯身上移开,这才看清对方的脸。
  刚才他只在意凌柯了,压根就没有管跟她一起上台的男人是谁,此时看清对方的脸后他忍不住皱起了眉。
  对方居然是他的表弟顾慕生。
  他本来想教训完凌柯再暴揍对方一顿的,看来只有做罢。
  “……”他瞅了顾慕生一眼,脸色阴晴不定地帮凌柯穿上衣服,然后抱着她跳下了台。
  顾慕生随机也跳下了台,挤到柏南修面前说道,“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刚到。”柏南修回了一句,开始帮凌柯扣扣子。
  凌柯此时已经在懵逼状态中,刚才给自己找茬的男人是柏南修的弟弟?
  他什么时候有个弟弟?
  啊!这六年她在干什么呀,喜欢他这么久还嫁给了他,她居然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
  等一下他该不会出来一个姐姐吧!

  “哥,这妞,你的呀?”顾慕生用嘴努努凌柯,心里很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什么这妞,这是你表嫂。”柏南修帮凌柯扣完扣子,再次把她搂进怀里对顾慕生说道,“说,刚才你怎么欺负她了?”
  “谁欺负她了,”顾慕生瞟向凌柯,眼里有几分不舍,“是她撞进我怀里的。”
  本以为捡到了一个宝,没想到是表嫂,真是日了狗了!
  “那你去玩吧,我那边还有朋友,明天打电话约你出来吃饭。”柏南修说完,搂着凌柯朝包间走去。
  顾慕生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那几个跟他一起来的男人纷纷围了过来。
  “什么情况,顾少?”
  “那人谁呀,怎么敢跟顾少你抢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