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11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以来,她都挺有长辈缘的。
  这样美美的想着,凌柯又有些期待接下来的帝都之行。
  思忖间,床的另一边陷了下去,柏南修也躺了下来。
  凌柯很喜欢有他在身边的感觉,慢慢地她的意识开始模糊,眼皮也开始打架,她睡意袭来。
  蒙胧间,有人把她拉了一下,然后就把她拖进一个温暖的怀里。
  凌柯迷蒙的大眼闪了两下,慢慢地又合上,她沉浸在这种温暖的怀抱里,感受着一股热气从脖颈处传来,痒痒的,很舒服。

  柏南修把头埋进凌柯的脖颈之间,他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喃喃道,“凌柯,这一次你一定要坚持,我不许你再半途而废……”
  他起身吻了吻她的脸颊,拥着她入眠。
  凌柯是第一次来帝都,她一下飞机就眨着新奇的大眼四处张望。
  帝都机场修建的十分气派堂皇,不亏全国政治文化的中心,高贵中透着不容侵犯的庄严。
  凌柯开始感慨,怪不得柏南修身上有种让人无法亲近的帝王之气,原来是被帝都的文化熏陶成这样。
  看来男神的高冷是有原因的。
  正在凌柯暗自腹诽帝都的庄严与柏南修的高冷时,一辆豪华轿车停到了她的面前。
  是辆大奔,豪华加长版,流线型的车身透着一股傲气。
  凌柯朝后退了两步,她想这车肯定是来机场接重要客人,帝都这地方,路上随便撞个人说不准就是大官与富豪。
  她还是闪吧。

  刚准备闪,柏南修却拉住了她。
  “车来了,走吧!”他说着,拉着她的手朝车走去。
  车上,快速地下来一位老者,他拉开车门,毕恭毕敬地站到柏南修面前,说道,“欢迎您回来,柏少爷!”
  柏南修嗯了一声,手朝行李的方向示意了一下,率先上了车。
  凌柯迟疑了一下,侧过头看了一眼老者,心里猜测不出他的身份,只好对他笑笑。
  “欢迎您来帝都!”老者也朝凌柯鞠了一躬。
  凌柯连忙回礼。

  “请上车吧!”老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凌柯有些慌乱地钻进车里,一双大眼扫向车里的柏南修。
  “他是谁呀,你怎么不介绍一下?”
  “你喊他泰叔就行了。”

  “泰叔?是亲戚吗?”
  柏南修摇摇头,“不是,是帮我妈处理生意事务的人。”
  凌柯哦了一声不再多问。
  车很快进了帝都市中心,凌柯打开车窗看着窗外,心想着柏南修的家会在这座城的那橦楼里。

  他们家是住在十五层以上还是住在十五层以下,小区叫什么名字,他爸爸上班具体做什么工作,他妈妈做生意是经营什么东西?
  凌柯好奇的要命。
  车行了一个小时,路过了无数个小区,但车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紧接着车身一转驶进了一条林阴大道,然后开始往山上开。
  凌柯连忙问柏南修,“快到了吗?”
  柏南修点点头,“嗯,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了。”
  凌柯回过头又趴在车窗上往窗外看,车越开越偏僻,好像到了郊区。

  柏南修的家原来是在郊区。
  郊区好呀,空气新鲜!凌柯的眼睛不自觉地笑成小月牙,她喜欢柏南修家境普通的设定,如果是这样她就不算高攀他这个教授。
  车在林阴大道上行了十几分钟就到了一处高墙之下,老者下车不知道跟什么人说了几句,过了一会儿他又上了车,然后车又重新启动。
  当车越过减速带朝前开时,凌柯从车窗里看到了一处只有在童话故事里才能看到的风景。
  欧式风格的建筑,古典的园林设计,远远看去仿佛置身于浪漫的地中海。
  “这是你家?”凌柯问柏南修。
  “嗯。”
  “你家住别墅?”

  柏南修看了一眼凌柯,轻描淡写的说道,“住人的房子而已。”
  住人的房子而已?凌柯趴在车窗上再次放眼看向四周,院子里高大的雕塑,修剪美观的各类树木,在那橦气派的房子前,一群人分成两排站立在门前,像是迎接皇室般地恭敬。
  这只是住人的房子而已?
  柏南修究竟是什么人家的儿子。
  车在过道前停下。
  老者先行下了车,快走两步帮凌柯开了车门。
  凌柯轻声道了一声谢谢,下了车拎着手提包看着面前的两排队伍,有些不敢动。
  柏南修随后也下了车,他看着面前的人,眉头有些微蹙,跟泰叔说话时语气就差了起来,“干嘛让人在这站着?”
  “是夫人吩咐的。”泰叔回答。
  “我们家什么时候有这种礼仪,让她们走,该做什么做什么。”
  泰叔有些为难。
  柏南修继续说道,“你去跟我妈讲,迎接我的如果是这些人,我马上回S市。”
  泰叔也许很了解柏南修的脾气,他听到这话,连忙上前让人离开,然后朝屋里喊道,“董事长,少爷回来了!”

  凌柯这是第二次听到这个泰叔喊柏南修少爷,她有些好奇地问柏南修,“你们这里的人都喜欢喊人少爷吗?”
  “一种称呼而已,就像你们S市人喜欢喊人男仔一样。”
  凌柯接受了柏南修的解释,帝都达官显宦太多,喊声少爷不会错,这也许就是这里的遗风。
  她还是入乡随俗吧。
  这边,泰叔的话音刚落,大门就被人推开,不一会儿,一个穿着浅色开领衫黑色A字裙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她化着精致的妆,举止优雅步伐沉稳,并不像一个迎接儿子归来的母亲。
  凌柯拿不准对方是谁,下意识地朝柏南修身边靠了靠。
  “你终于肯回来了?”妇人说着,看柏南修的眼神多了一些气怒。
  柏南修不说话。
  “进来吧!”妇人说完转身进了屋。
  至始至终她的眼睛就没有看向凌柯。
  凌柯有些紧张地看着柏南修,第六感告诉她,对方好像不喜欢她。
  柏南修伸手拍了拍她的头,微微一笑说道,“别紧张,我妈是生意人,说话办事就这样,你别介意。”
  “原来是你妈,你怎么不喊她一声。”凌柯很疑惑,柏南修跟家人相处的模式好像更冷漠。
  “会喊的。”柏南修又拍了拍凌柯的头,解释道,“我四年没有回来,突然之间喊不出口。”
  四年?凌柯睁大了眼睛,难道柏南修到A大毕业留校任教后就没有回过家,他为什么不回家?跟家里人吵架了?
  “别这样看着我,进去吧。”柏南修说着又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牵着她手进了屋。
  凌柯压下疑惑,跟着他的脚步朝里走,进门的瞬间她才想到柏南修刚才好像捏了她的脸。
  之前他可从来都没有跟她这么亲近过。
  看来回家也有好处,他肯定是怕她不适应所以才如此温柔地对她。
  丑媳妇见公婆这种事本来就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这世上还没有几个婆婆会对儿媳顺眼,再说像柏南修这样的男人,要是换成她当了他的妈,也会觉得天底下没有那个女人能配得上。
  凌柯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受冷落的准备,当时她还以为柏南修是一般人家的公子,现在看到柏南修的家这么有钱,她就更加无所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