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7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一晚,她有可能骂了,而柏南修则以为她在喊!
  “完了!”凌柯无力地靠在沙发上,心想柏南修在新婚之夜被她整了这么一出,不障碍才怪,他可是A大男神级人物,怎么能忍受这么大的屈辱!
  “我好像真撞祸了。”凌柯严肃地对方爱玲讲。
  方爱玲一副明了的样子,“这可不,你说要嫁人,人家二话不说就娶了你,你到好,心里还装着个野男人!”
  “我哪有装野男人。”凌柯第一次跟好友说出自己的心声,“其实我一直暗恋柏南修,整整暗恋了他六年。”
  “六年?”方爱玲很吃惊,“他跟你哥是朋友不假,可是以前也没有见他找过你呀?”
  “他怎么可能找我,是高二的时候我去我哥宿舍遇到了他。”
  “怪不得你高中时会拒绝马浩泽的追求,原来早就心有所属呀!”方爱玲又开始挑她那细长的眉毛,“凌柯,你老实交待,被吴小雅打的那天,你是不是故意跑去找柏南修,然后拿户口本说要跟他结婚。”

  凌柯点点头,她去找柏南修虽不是冲着结婚去的,但动机确实是故意而为之。
  “那他知道你跟曾天宇的事吗?”方爱玲又问。
  凌柯摇摇头,“我不清楚,不过上学期柏南修给我送感冒药时,曾天宇也来给我送感冒药,他们碰到过一次,应该算认识。”
  凌柯说完又觉得方爱玲的问题问得很怪,“我跟曾天宇之间没有任何事,他就算知道有曾天宇这个人又怎么样?”
  “你还问我怎么样,柏南修如果误会你跟曾天宇的关系呢?”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方爱玲单手支着头一边搅着果汁一边跟凌柯分析,“谁无原无故给人送感冒药?所以他肯定以为你跟曾天宇有什么。再说了,吴小雅跑到你们系一闹,整个A大都知道曾天宇跟你有一腿。你别解释,我知道你没有,可是外界都觉得你们有,这就是事实。”
  “这么说,我当天去找他,他其实已经知道我找他的原因?”
  “当然,柏南修为了你哥一直照顾你的事整个A大都知道,你被吴小雅扇一记耳光,肯定有人会告诉他。”
  “那他为什么要同意跟我结婚?”
  方爱玲翻着眼皮看着凌柯,“当然是对你有想法,难不成他真为了你哥,那照顾的也太彻底了吧!”
  “你是说他喜欢我?”凌柯喜笑颜开地指着自己,她多么希望这是真的。

  “喜不喜欢你感觉不出来?”
  这就是凌柯最困惑的地方,这三年来,柏南修遵守承诺一直对她照顾有加,可是他总是淡淡的,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好感。
  他到底喜不喜欢她?
  “你们两个这三个多月都干了些什么?柏南修被你气成性功能障碍都没有吭一声?”方爱玲很不解。

  “你是说他性功能障碍是因为吃醋?”凌柯被这个答案给怔住了。
  如果是真的,这答案也太合她心意了
  既然这样,那就跟他完成交易吧,反正她也不会损失什么。
  凌柯跟好友分手后,心情愉悦地回到家。
  没有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个她最不想看到的一个人——曾天宇。

  曾天宇坐在客厅沙发上,有些着急地看着时间,而男主人柏南修则翘着腿拿着一份报纸十分悠闲地阅读着。
  凌柯一进屋,曾天宇就从位置上站起来,满脸含笑地迎了过来,“凌柯,我等了你好久!”
  “你找我什么事?”凌柯站在门口,嘴上应付着,眼睛却偷偷瞟向柏南修,对方没有任何表情,依然翘着腿看他的报纸。
  “你是不是在生我气!”曾天宇的偶像腔又来了,他忧郁地说道,“为什么要拉黑我?”
  凌柯马上明白曾天宇找她的原因了,她是把他拉黑了,上次通完电话后,微信、QQ还有电话,他都在她的黑名单里。
  不过这个曾天宇很可笑,都在别人黑名单里,还跑来问,脸皮怎么这么厚。
  “没有原因,就是不想再联系。”凌柯把话说得很直白。
  “别这样,凌柯。”曾天宇居然伸手拉住了凌柯的手,“我知道一直以来都是我不好,是我让你受了委屈,但是请你不要这样对我,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
  凌柯真想呵呵,曾天宇是不是有有变态人格,跑到一个已婚妇女的家里当着别人老公面说什么折磨。
  她折磨谁了?真是有病!

  凌柯甩开他的手,愉悦的心情荡然无存,她指着门对曾天宇说道,“曾大先生,没有人折磨你,你要是觉得心里不好受,出门左拐找个算命先生,他们可以给你排忧解惑。”
  “凌柯,瞧你又开始说反话了,我知道你这是在恨我!”
  “……”凌柯想撞墙。
  这个曾天宇,他究竟有什么样的脑回路?
  “凌柯,你知道的,我不愿意让你受到伤害,小雅那样对你是不对,但是谁让我没有办法呢!”曾天宇说着又拉住了凌柯的手。
  客厅里有茶杯相撞的声音,凌柯寻声望去,柏南修站了起来,他径直走向自己的卧室。
  关上了门。
  天呀,这下误会又闹大了!
  柏南修一走,凌柯就开始炸毛了,她甩开曾天宇的手,恶心地说道,“你神经病呀,干嘛跑到我家说这些?”
  “因为我喜欢你。”曾天宇突然提高了嗓门,“凌柯,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只是小雅她太爱我,我一提分手她就闹自杀,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我管你有没有办法,我又不喜欢你,再说我都嫁人了,你少来烦我。”
  “你这样违心地嫁给柏南修是不会幸福的,”曾天宇说着又想拉凌柯的手,“凌柯,你听我的,跟他离婚吧,我不会嫌弃你的。”

  妈的,该嫌弃的人是她好吧!
  凌柯不想跟曾天宇再啰嗦了,这个男人,不管你跟他说什么话,他都会以为你是在他跟闹别扭,闹情绪。
  十分不耐烦的凌柯开始赶人,她把曾天宇使劲往门外推,边推边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再来,我要报警告你骚扰!”
  曾天宇还在深情地喊着凌柯凌柯,却被凌柯无情地关到了门外。
  他还不死心地捶了几下门。
  “凌柯,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我不会放弃的!”
  你他妈怎么不去死!
  撵走曾天宇后,凌柯就开始烦愁了,柏南修就那么回了房,他肯定又误会了。
  妈呀,上次在上床喊了曾天宇的名字,现在又搞这一出。
  柏南修肯定以为她提出离婚是因为她早就跟曾天宇勾搭上了。

  这下怎么解释呀,所有证据对她都不利。
  但是不解释是不行的,要是柏南修因为这事连功能都没有了怎么办?
  凌柯硬着头皮走到柏南修房门前,伸手敲了敲房门。
  里面没有任何回音。
  “柏南修!”凌柯试着喊了一声。
  依然没有动静。
  她垂头丧气地站在房门前,有些想哭。
  突然,门被拉开了,柏南修抱着双臂靠在门框上,目光冷冷地看着凌柯。

  “柏南修,”凌柯漂亮的眉头蹙得更紧,她仰着小脸走到柏南修面前,两只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可怜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曾天宇发什么神经,我跟他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