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6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是你拿的!”柏南修捕捉到凌柯的微表情,他无奈地说道,“怪不得你这么主动,原来是报答。”
  “日记是我拿的,”凌柯跟他解释,“但是我主动并不为了……”
  凌柯的话又被柏南修给堵了回去,他又吻她了。
  这次,他只吻了一下就放开。

  “凌柯,我说了,问题是出在你身上不是我,既然你不信,那么我证明给你看。”
  说完,他打横抱起她径直朝卧室走去。
  凌柯的心开始打颤,她想——他是不是要滚床单?
  可是滚床单能证明什么,她理解不透。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她也没有时间去理解柏南修的话。
  柏南修这一次可没有上次温柔,他几乎是用抛的方式把凌柯丢到了床上,然后他的身体就覆了上来。
  在行动之前,他俯视着凌柯的小脸表明态度,“这可是你挑起来。”
  凌柯没有说话,她一双清亮的大眼睛bingbing地看着柏南修,期待着柏南修接下来怎么做。
  也许是凌柯理所当然的态度激怒柏南修,他狠狠地吻住她的唇角开始肆意妄为。
  手也是用一种让人猝不及防的迅速侵占了领地。
  凌柯被他刺激的一哆嗦,嘴里也发出了哼哼地娇羞之声。
  凌柯的反应让柏南修很满意,他变得热烈起来,仿佛这一瞬间,他的高傲他的冷漠不复存在,只有温柔的暖心的他。

  凌柯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天堂,她有一种正在被他疼爱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就算他不喜欢她,不爱她,也无所谓。
  她爱他就够了!
  吻还在继续,在关键时刻,凌柯还是紧张了。
  柏南修也感觉到她的紧张,他从她身上抬起头,黑色的眸子有讥笑的影子。
  “这么不愿意,又何必委屈自己?”

  “我没有不愿意。”凌柯声音小小,心想这次可别又中途退场。
  “这是你愿意的态度?”柏南修的手放在她大腿之间。
  凌柯这才发现她因为紧张把大腿夹得很紧,一副万夫莫开的状态。
  可是突然张开也很奇怪!
  “我第一次,有点紧张。”凌柯说完红了脸。
  柏南修叹了口气,他把她搂进怀里,喃喃道,“我不愿伤害你,如果你觉得待在我身边很安全,我愿意让你待,如果你想走我也不会留,但是你不要用报恩这种方式对待我!”
  “我是有点抱歉!”凌柯低下了头,“结婚的事是我利用了你,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答应,我以为你会出面帮我教训一下曾天宇。”
  凌柯说的这是真心话。
  柏南修抱她的臂膀明显一松,他垂下双眸暗然地问道,“你要我怎么做?”
  凌柯以为他在问三个月前让他怎么做,于是老实回答道,“就是想让你去找那个吴小雅,你什么都不用说只站在她面前,我想,她要是看到你就应该知道她的男朋友压根就入不了我的法眼。”
  “你为什么要在意呢?”柏南修完全松开她,“入不入你的法眼你心里清楚!”
  凌柯拉过被子裹住自己,思绪完全沉浸在三个月前的事情上,“我不就是咽不下那口气吗?”

  柏南修没有说话,他曲着腿坐在床上若有所思。
  凌柯在被子里看着他,心想还继不继续呀,该不会又要黄了吧!
  “柏南修!”她喊他。
  衣服又脱了,你得干点什么吧!
  “我是有病!”柏南修看向凌柯突然说道,“所以我们做场交易。”
  “……”怎么话题又转了?
  “我帮你出这口气,你帮我治好病。”柏南修说这话时神情十分颓废。
  凌柯这下子好奇病犯了,她问柏南修,“你得了什么病?”
  “你妈药都跟我开了,你还问我得了什么病?”
  药,什么药?凌柯一惊,那可是网上随便找的,是什么药?
  “我看不懂说明书。”凌柯倒是找了一个理由。
  “功能性障碍。”柏南修说着翻身下了床。
  自从柏南修说出功能性障碍后,凌柯整个人就凌乱了。
  她用了一天的时间在网上查询功能性障碍是个什么病,分析结果说出来不是很好听,但病因分两种,心理与生理。

  心理方面很复杂,有些人可以是对某种事物有心理阴影,在嘿嘿时如果遇到这种事物就会出现功能性障碍,无法完成正常的“交流”。
  像某部电影里,男主角就对绿色的指甲油有心理障碍,女主一擦这种颜色的指甲油,他就完全不能抬头做人。
  生理方面很直接,心中热情洋溢身下太平如初。
  凌柯跟柏南修有过一次擦枪经验,虽然没有走火,但是她当时喝了点酒,卧室里也开了灯,恍惚间,她好像看到过什么。

  柏南修生理完全没有问题,那他说有病肯定就是心理问题了。
  是什么样的心理阴影让他兵临城下而退出?
  凌柯回想最近一段时间柏南修的举动,出差时的那句话又重新被她捡了起来。
  “我无法原谅你在我身下喊别的男人的名字!”
  她当天究竟叫了谁的名字?
  正在凌柯百思不得其解时,她的好友方爱玲来了电话,约她见面。
  方爱玲是凌柯的高中同学,后来考上南方航空空乘专业,现在是一名四处飞的空姐。
  她一见凌柯就开始八卦的问,“你上次说想跟柏南修离婚是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凌柯反应平淡。
  方爱玲不相信,没什么事就说想离婚,肯定是有什么事,“柏南修出轨了?”
  “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你出轨了?”
  “干嘛老扯出轨!”凌柯真是服了自己的好友方爱玲,她想,今天她要是不说出个道道来,这位小姐恐怕又想猜出更离奇的事情来。

  于是,她把之前认为柏南修不爱她,后来才知道自己在床上叫错了人名的事给方爱玲讲了讲。
  “你叫了谁的名字?”方爱玲一脸好奇。
  凌柯耸耸肩,她要是知道自己叫了谁的名字,现在也就不会苦恼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名字或是有点像名字的东西让柏南修有了性功能障碍。
  “你说我会不会在床上叫了他一声大叔?”凌柯问方爱玲。
  方爱玲斜眼看她,“你有老男人情节?”
  “不是我有老男人情节,是我一直觉得柏南修对我就像大人对小孩似的,这三年,他过来找我,不是问我学业就是问我有没有吃饭。我就想当时我喝得醉醺醺的,是不是就喊了他一声大叔什么的。”
  “那有男人会为一句大叔搞得进不了球,他说你喊了别人的名字,肯定是一个他知道的名字。”
  凌柯想不出来,她暗恋了柏南修这么久,怎么可能跟他嗨的时候喊别的男人名字。
  方爱玲也在努力为凌柯想各种可能性,最后她觉得凌柯有可能在床上叫了曾天宇的名字。
  “我神秘病呀,干嘛要喊他的名字?”凌柯一口否认。
  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会喊曾天宇的名字,因为她有一个毛病,她喝多了喜欢发泄情绪。
  而发泄的方式就是大声咒骂那个让她十分不爽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