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5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柏南修突然抱住她,喃喃道,“不要听,不要问,如果你乖,我就放你离开!”

  “柏南修,我……”
  柏南修俯下身堵住她的唇,借着酒劲开始吻她。
  凌柯那句我不想离婚就这样被他堵回到嘴里。
  这之后,柏南修又恢复了高冷。

  他不在跟凌柯说话,除了吃饭,他一直待在书房,然后就是上班下班。
  不过,离婚的事,他一直没有提。
  凌柯也没有再提离婚的事,被柏南修抱着莫名其妙地吻了两次,凌柯觉得这段婚姻也许还有救。
  怎么救,凌柯一时也没有办法,她也是初婚加上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对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问题,她没有经验。
  既然问题是从新婚之夜第一天出现的,那么让时间回到起点,两个人再滚一次床单,说不准事情就解决了。
  想法一出,凌柯自己倒吓了一跳,她想肯定是这几天柏南修霸道总裁式的调情让她上了瘾,她才有了这么不要脸的想法。
  不过,她喜欢!
  再说,俗语不是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他们是夫妻,滚床单,合法!
  但新问题又来了,以前,柏南修对她还算照顾有加,下雨天遇到,会过来帮她撑把伞,下雪时遇到,也会脱下衣服给她穿上。
  可是现在,他完全冰山,硬滚,她都扑不倒。
  要不,先调个情,等两个人情况回温后再干下一步?

  很快,凌柯就逮住了一个机会,周末的一天,外面下着大雨,柏南修难得没有跟人出去打球,一个人在家看书。
  傍晚时分,凌柯开始行动,她上网查了攻略,精心化了妆,还喷了一些香水,这才去敲门柏南修的门。
  手刚抬,门却被人打开,柏南修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单手插着兜看凌柯站在自己房门前,冷郁的眸子里有丝疑问。
  凌柯大囧,抬起的手连忙摸了摸头,然后一脸深思地自言自语道,“我把它放到什么地方了呢?”
  柏南修没有接话,而是盯着她的小脸,高深莫测地来回扫视。
  凌柯被瞧得浑身不自在,她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想跑,又不甘心,精心准备了这么久,真看到人就跑,这也不是她凌柯的作风了。
  最起码要调戏一下他吧!
  于是,她转了一下身,偷偷地瞟了他一眼,然后踮起脚在他脸上啵了一口。
  紧接着,她高呼着奔回自己的房间,“呯”地一声关上了门,一个人在里面偷笑。
  可是脸却红得烫人。
  把调情转成调戏后,柏南修看凌柯的眼神明显地“慈爱”了一些。
  回家后也会跟她说话,让她不要整天闲晃;马上大学毕业,以后的人生规划什么的。
  凌柯一半的时间都是抿着嘴不回答,对于柏南修的转变,她很高兴。但是对于柏南修讲的内容,她一点都不喜欢听。
  大学毕业赶紧找工作这种事应该是她妈妈叨唠的话题,柏南修这么说是不是不想养她,让她自食其立?

  难道他是做好跟她离婚的准备?只是她一直没有再提所以他才没有说。
  男人的绅士精神?怕辜负好友的心态?就算不喜欢,只要你不提我还是可以勉强接受你的委屈求全?
  凌柯心很塞,那种柏南修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她的感觉又重新回来。
  但随后,她想到了柏南修缠绵的吻。

  应该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吧,要不,再调戏一次,如果他无动予衷,那她就彻底放弃。
  离婚吧!
  第二次,凌柯穿了一件只要一动就能小露香肩的针织衫,然后拿着一张她从网上下载下来的药物说明书进了柏南修的书房。
  “柏南修!”她从半开的门里探出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柏南修正在电脑上敲着字,见凌柯进来问,“什么事?”
  “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说。”
  凌柯蹦跳着走到柏南修面前,“我妈给我寄了点药过来,全是法文我看不懂。”
  说着,她故意歪着身子把说明书递到柏南修面前,衣领滑落,凌柯软若无骨的香肩露了出来,在书房明亮的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
  柏南修接过说明书,微微侧头轻咳了一声,然后专心去看。

  凌柯见他没有反应,又换了一个姿势,把手臂支在书桌上,让衣领滑落的更厉害,她的小胸脯都快露出微形。
  柏南修一直低着头,他长长的睫毛盖着黑眸,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她的搔首弄姿,半响他才挤出一句话,“你是故意的吧?”
  呃,什么意思?
  “说,你想让我做什么?”柏南修把说明书放到书桌上,抬眸看着凌柯,表情一如继往地高冷。
  凌柯以为柏南修明白了她想调戏他的意图,连忙直起身子悄悄地把滑下去的衣领拉好,故装不懂地问,“你说什么,我就是让你给翻译一下说明书,还能做什么?”
  “这么单纯?”
  呵呵!凌柯笑得尴尬,她的动机是有些不单纯!

  “这是你妈寄来的?”柏南修点着说明书问。
  凌柯猛点头,好像她不这么做就能被柏南修看出端倪。
  “你跟你妈说了我们的事?”
  “……”什么意思,话题转的不对呀!
  “你是不是跟她说,离婚是因为我的原因?”
  “没说要离婚。”凌柯心想连结婚都没说呢,说什么离婚。
  柏南修不说话了,眯起眸子看着凌柯。
  “好吧,我实话告诉你,我是来调戏你的。”凌柯投了降,柏南修的眼神太有杀伤力了,她招架不住。
  “调戏?”柏南修拿起桌上的说明书,“用这个来调戏我?”
  凌柯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啪!”柏南修把说明书一把拍在桌上,站起来怒视着凌柯,“凌柯,我跟你之间的问题是出在你的身上,你不要太过份,我什么都可以忍,但是唯有这件事,我不能忍!”
  “什么事情?”凌柯下意识去问。
  柏南修鼻子冷哼了一声,起身要走。

  凌柯一把拉住他,“柏南修,你是不是在气我跟你提离婚?”
  “你现在又想提?”
  “没有,我不提了。”凌柯连忙表明自己的态度,“我再也不提了。”
  “为什么?”
  “……”
  “你在可怜我?”柏南修怒气又上升了一格,“凌柯,有时候我真想捏死你!”
  凌柯一听连忙做了一个后退的动作,柏南修出差的时候好像就想捏死她。

  “现在又怕了?”柏南修朝凌柯走近一步。
  凌柯又要退,可惜书桌挡住了她,她退的有些猛,人往后仰了一下,她连忙伸手扶住书桌。
  好死不死,她的衣领这时又下滑了,而且滑落的尺寸比之前还大。
  她的肩与半个胸形都露了出来。
  柏南修笑了,很冷。
  他双臂一伸扶住书桌的书沿,把凌柯整个围在书桌与他之间。
  然后他讥讽道,“你是在还人情吗?因为帮你对付了郭玉儿,所以你想帮我治病?”
  “我没这想法。”

  “没有?”柏南修又是一声冷笑,“你拿走了书房里的日记,肯定看到了那张明信片!”
  凌柯的目光下意识地瞟向书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