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4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有郭玉儿!
  难道是郭玉儿……

  还没等凌柯把思路理清,房间里的这群男人再次爆发惊讶之声。
  “是阿云的妹妹!”
  凌柯见这群人认识自己的哥哥,心里更加肯定自己猜测,这里的人是当年滑雪社团的成员。
  要不然,郭玉儿也不可以约得动柏南修。
  他们的交集只有滑雪社团。

  “人到齐了,我们过去坐吧。”柏南修拉着凌柯朝房间里走。
  凌柯这才知道这间2503是间豪华包房,水晶吊灯下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柏南修率先坐下,凌柯被他拉着坐到他的左手边。
  房间里的人也纷纷围坐过来,只有郭玉儿站在没有动。
  “看来我要找服务生加把椅子了?”她阴阳怪气地说道,拿眼去瞅凌柯。
  “我们社团八个人,你搞聚餐只订七个位置,加椅子不是应该的吗?”柏南修冷冷地回敬了一句。
  凌柯歪着头看了柏南修一眼,这个时候她倒是挺喜欢他的这种冷酷无情。
  于是,她也来了一句,“我是代替我哥来的,大家欢迎吗?”

  “欢迎,当然欢迎!”刚才堵门的那个男人一个箭步冲到凌柯面前,拉开椅子坐下,然后开始跟凌柯打听。
  “妹妹,你怎么就成了柏南修的老婆,当年,我可是跟你哥预定了妹夫的位置。”
  凌柯眨着大眼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新式的发型,好看的单眼皮,看人时总是微翘着唇角。
  “孟逸君?”她试探性地说出这个名字。
  “对,我就是孟逸君!”孟逸君开心地握住凌柯的手,毫不客气地在手背上亲吻了一下,“妹妹,我还给你买过棉花糖呢!”
  这件事,凌柯倒不记得。
  记得孟逸君也是哥哥曾经跟她说过,他宿舍的一个小子想当他妹夫,被他无情地拒绝了。
  “我凌云的妹夫必须是万里挑一的男人,孟逸君那小子一看就是多情种,不适合当老公!”
  再加上孟逸君这个名字很特别,凌柯就记住了。
  接下来的聚会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几乎都在凌柯身上,当然他们想知道的内容无非就是柏南修如何追到凌柯的。
  柏南修对于大家的好奇,保持高冷,一言不发。

  凌柯被问得招架不住,只好承认是她追的柏南修。
  郭玉儿坐在柏南修的另一边,十分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桌上的其它人心照不宣地住了嘴,郭玉儿狂追柏南修的事一直都是A大的热门话题。
  因为她为了能见柏南修,居然执着地考了A大研究生。

  可就算这样,柏南修却被一个小妹妹给搞定了。
  郭玉儿这是尴尬的冷哼呀!
  但郭玉儿并不是这么想的,在大家住嘴的空隙她挑衅地看着凌柯,问道,“听说柏南修要跟你离婚?”
  餐桌上,那些往嘴假装吃饭的人顿时连嚼食物的声音都没有了,大家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凌柯与柏南修。
  他们又成功地成了焦点。
  柏南修骨结分明的手拿着汤勺在汤碗里轻搅,好像郭玉儿的话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舀了一勺汤喝了一口,连眼皮都没有抬。
  凌柯挑了挑眉,不甘示弱地看着郭玉儿,回答道,“关你什么事?”
  “谁跟你说的。”柏南修用餐巾拭了拭唇角,像是在问别人的事。

  屋里的气氛开始漫延着火药味,很明显郭玉儿处于下风。
  一秒钟过后,郭玉儿用了女生惯用的招数,装可怜。
  “我是听别人说的,”她可怜巴巴地看着柏南修,欲哭却无泪,“他们说凌柯当初是用凌云的死来威胁你娶她的,原因是因为她当小三被人扇了耳光,嫁给你来洗白自己!”
  屋里的人全都张大的嘴,有个人嘴里的排骨掉到桌上也来不及管,他们都被这个消息给震住了。
  凌柯也被噎住了,事实虽有出入,但也差不多。

  她当时找柏南修娶她确实是为了不想让人以为她是小三才出此下策。
  “自杀我都不怕,谁又能威胁到我!”柏南修冷冷地甩了一句,把手上的汤勺住汤碗里一丢,站起来准备走人。
  凌柯的嘴也跟其它人一样,张成一个漂亮的O形。
  没有想到柏南修高冷的属性之外还有毒舌的技能,杀伤力之大,无人能加血复活!

  她有些同情郭玉儿,但是心里忍不住一阵暗爽!
  “你还傻坐着干什么?”柏南修掀着眼皮看着凌柯。
  凌柯连忙起身奔到柏南修身边。
  柏南修看着其它人,“转桌吧,我们去酒吧!”
  大伙纷纷甩了手里的筷子,开始附合,“好哇,反正也吃饱了,接下去就由柏南修请下一单。”

  酒吧。
  灯光暧昧,音乐撩情。
  柏南修的白色衬衫已经挽起了袖子,扣子也解了两颗,微开的领口处露出的蜜色肌肤与漂亮锁骨让人不敢直视,他躺坐在沙发上就着昏暗的灯举着啤酒瓶往嘴里灌,颓废的样子像黑夜的撒旦。
  凌柯坐在他旁边只敢低头吃瓜。

  凌柯其实跟柏南修不熟,十六岁时,因为学校组织活动到了A大,凌柯趁机去了一趟哥哥的宿舍,在宿舍里,她第一次见到柏南修。
  他坐在窗前,翘着腿悠闲地看着书,金色的阳光在他的发梢渡了一层迷人的光。
  逆光中,凌柯只觉得哥哥的这位室友好看得出奇,简直不像人类。
  第二次见到他,是在哥哥的葬礼上,他坐在痛哭流涕的她身边,只说了一句话:我会照顾你。
  那一年,她十九岁,A大一年级,他二十三岁。
  随后他留在A大任教。
  “发什么呆?”

  柏南修的气息带着浓烈的酒味凑到了凌柯面前,让凌柯不自觉的小脸一红。
  “就算要离婚,也是以后的事,这一单我请,你就吃瓜?”
  凌柯嘴里的西瓜滑进食道,回眸就对上柏南修黑潭般的眼睛,酒吧的音乐很吵,他离她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感觉只要嘟一下嘴就能亲到他性感的唇。
  凌柯紧张地打了一个嗝。
  呼出的气吹散了柏南修额前的碎发,他的眸子更黑了。
  “我不会喝酒。”凌柯为自己解释。

  柏南修冷笑了一下,靠回到沙发上灌了一口酒。
  这时,孟逸君带着郭玉儿进了酒吧,然后挤到柏南修身边跟他耳语。
  郭玉儿还是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低着头站在角落里有些失落地看着酒吧里意乱情迷的人。
  看来郭玉儿是想让孟逸君帮她跟柏南修道歉,她这个千金小姐还真是……
  这个时候这么卑微!当初为什么不对她哥哥好一点?
  不知道孟逸君说了什么,柏南修好像很生气,他摔下酒瓶对孟逸君吼道,“友谊?三年前为什么不说友谊?我今天赴约就是想说,想着凌云,我们还有脸聚会吗?”

  说完,他拉起凌柯,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出了酒吧,柏南修的脸色更难看,他像狼一样的盯着凌柯,警告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跟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见面!”
  凌柯心想,这是什么规矩。
  “听到了没有?”柏南修大吼。
  凌柯缩了一下脖子,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