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3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柯顿时痛哭失声,她想他了!
  痛哭过后,凌柯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她重新拿起明信片,开始看里面的内容。

  这是哥哥临出发去滑雪时给她写的,信一开头就透着一股伤感的气息,他说他很难过,原以为来滑雪可以改变些什么,可结果却是被拒绝。
  在信的结尾处他写道,“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叫郭玉儿,她说就算我为她死,她也不会多看我一眼,真伤心!”
  有伤心的地方,哥哥画了两个哭泣的小脸。
  凌柯看着那哭泣的小脸,眼泪又涌了出来。
  原来哥哥是抱着这种心情去滑的雪,被大雪埋住的那一瞬间,他也许就放弃活下去的希望。
  当年搜救队就说,哥哥被埋的地方其实雪不深,如果他还有力气只要努力往外爬是可以在生还的机会!

  但是哥哥却死了,他是自愿去死的,因为一个女人!
  凌柯擦了擦被眼泪迷糊住的双眸,再去看那个女生的名字。
  郭玉儿!
  郭玉儿?这不是为柏南修自杀的市长千金吗?
  她是因为喜欢柏南修才拒绝哥哥的?
  不不不,这跟柏南修没有关系,她喜不喜欢柏南修都不应该跟哥哥说那样的话。

  什么叫就算去死!得到别人爱的人就应该这么了不起吗?
  如果她当时委婉一点,哥哥也许不会那么伤心,他也许会在那样的情况下努力一下。
  那么,他就不会死了!
  坏女人!

  凌柯恨恨地想,过去她还为这个郭玉儿难过了几天,觉得自己用不正当手段嫁给柏南修让她失去了竞争的机会,她有些对不住她。
  现在想想,她凭什么要给这个女人机会,践踏别人感情的女人根本配不上柏南修!
  转念一想,她现在不正要跟柏南修离婚吗?离了婚,那个郭玉儿不就有机会了?
  不行,这个婚不能离。
  柏南修不喜欢她,她可以努力地让他喜欢,只要不离婚,她有的是时间。
  这么想着,凌柯马上掏出手机给柏南修去了一个电话。

  她要先稳住军心。
  电话响了两声,对方就接了起来,但不是柏南修,是他带的研究生,现在在做他助理。
  “柏教授在开会,有什么事吗”
  “啊,我想问问他什么时候回S市。”

  因为没有办婚礼,学校方面还不知道柏南修结了婚,凌柯也不好意思自报家门。
  “您是郭小姐吧!”助理十分客气,“我们下午三点的飞机,晚上到云顶酒店跟您见面的事,我已经告诉教授了,他同意了,那么晚上见!”
  郭小姐?郭玉儿!晚上在云顶酒店见面,他们勾搭上了?
  凌柯只觉得血气上涌,心里堵得慌。

  柏南修既然把哥哥的日记本放在书架上,他肯定看过这张明信片,他怎么能跟她约会?
  这不是剐她哥哥的心打她凌柯的脸吗?
  凌柯的身子因为气愤都颤抖起来,但是很快,她稳住了情绪问助理,“你告诉他地方了吗?”
  “告诉了,A2503。”助理老实地回答。
  很好,要约会是吧,她这个还没有离婚的老婆就上演一场捉奸记,柏南修出不出轨先压着不说,郭玉儿勾引有妇之夫,她扇她一记耳光应该没有问题。
  云顶酒店的大堂,凌柯戴着墨镜与鸭舌帽早早地坐到休息区的沙发上。
  为了好踹房门,她今天特地穿了一双平底鞋,本来还准备找好友方爱玲给自己助助威,但想到依方爱玲的性子,担心会把事情闹大,必定柏南修是A大的教授,事情闹大了对他影响不好,于是她只好作罢,单身赴战!
  一个小时后,柏南修风度翩翩地走进酒店,白色衬衫与黑色长裤,典型的禁欲系的打扮。
  凌柯躲在沙发一角,目光从墨镜上方飘到柏南修身上,忍不住讥语道,“出差不回家居然跟暗恋对像来酒店开房,打扮的这么禁欲有什么用?”
  但是随后她又想,柏南修来赴这个约,说不准是为她哥报仇。
  “你就算去死,我也不会爱你!”这种话更符合柏南修的气质。
  诽腹间,柏南修上了电梯。
  凌柯连忙奔过去,按开了另外一部电梯的门。
  几分钟后,她到了二十五楼。

  2503在电梯门的右手边,凌柯出电梯时,刚好看到柏南修进门的身影。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估摸着两人差不多该开始后飞身踹了一下门。
  五星级酒店的门比普通酒店的门高级的多,凌柯踹了一脚,门没事,她整个人却被自己的力量蹬得弹了出去。
  索性过道不宽,她弹到墙上。
  不会吧!门要是踹不开,那岂不是没有人阻止得了柏南修与郭玉儿的约会?

  凌柯一想到门后柏南修有可能跟郭玉儿发生的事,她就怒火中烧。
  柏南修现在还是她老公,她可不能让别的女人占了便宜!
  这么一想,凌柯又来了力气,她大喝一声用尽全力朝门冲去。
  门,在这个时候却被人打开了!
  凌柯一下子没有刹住脚,直接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是个男人。
  不是柏夜修!
  凌柯从男人怀里抬起头,一双明亮乌黑的大眼睛迷惑地眨了两下。
  为什么房间有个男人,电话里不是说是郭小姐吗?
  男人——男男!
  凌柯脑海里瞬间有了一个很污的画面。

  “怎么有一个我不认识的漂亮女生?”男人的目光从凌柯脸上移开,有些不解地看向房内。
  凌柯也望向房内,她想就算柏南修戴着一对兔耳朵当个受,她也不会尖叫出声。
  但是——
  房间里并不有凌柯所想的任何画面,在墨绿色的羊毛地毯上齐刷刷地站着五六个男人。
  柏南修也站在其中,他双手插兜歪着头瞅着她,面无表情。
  “是今天聚会的特别礼物吗?”站在凌柯身边的男人问,满眼是笑。
  “过来!”柏南修开了口,他依然站在原地,但气势吓人。
  凌柯缩了缩脖子,暗叫不妙,过去后怎么解释?

  还是回去吧!
  “我家里炖着汤,先走了!”
  她刚要转身,身边的那个男人却堵住了门,笑着说道:
  “干嘛走呀,小绵羊,柏大少让你过去呢!”
  “别逗她!”柏南修的声音又响起,这次是在凌柯身后,紧接着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这是我老婆。”他的声音平静如初,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凌柯还没有搞懂柏南修为什么要承认这件事,既然他同意离婚,这种即将结束的关系不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吗?
  屋里的一群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沸腾了,他们围到凌柯身边,用一种看动物园大猩猩的眼神瞅着凌柯。
  “柏少,你什么时候结的婚?怎么也没有听你说起过。”
  凌柯扭开脸,对方的话让她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好弱。
  “看上去怎么这么小,高中生吗?”有人问。
  “叫什么名字,怎么认识的?”有人好奇。
  凌柯想跑路了。
  “她是凌云的妹妹。”一个女人的声音,尖锐地横空出世。
  凌柯寻声望去,在一排男人们的身后,郭玉儿那张艳丽的脸露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