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2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校草级男神,她不敢指染。
  凌柯中午办了出院手续,因为身体的关系她没有多少食欲,回家给自己熬了一锅粥,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

  这时,柏南修开门进了屋,他手上拿着一叠资料,进屋时看了凌柯一眼。
  凌柯连忙站起来,有些手足无惜地看着他。
  不知为何,以前跟他相处时挺自然的,昨天晚上突然被他送去了医院,凌柯就觉得她矮了他半截。
  突然有种想要卑躬屈膝的感觉。

  “好点了?”柏南修把钥匙放进钥匙盘里,一边换鞋一边问。
  凌柯点点头,连忙问他,“你吃午饭了吗?”
  “没有。”柏南修走到凌柯跟前,越过她去看餐桌上的粥。
  男人特有的气息在初夏的午后散发着浓郁的香,凌柯吸了吸鼻子,有些小鹿乱撞。
  她一直都喜欢闻柏南修身上的味道,给人一种干净,纯暖的感觉。
  比他的脸有阳光。
  “我要出一趟远门。”他说。
  凌柯啊了一声,仰起脸看他。
  他垂着眸,目光盯着手上的资料,性感的唇抿着,帅气的让人窒息。

  “离婚的事,等我回来再说。”他继续说着,目光又从资料上移开看向客厅外的阳台。
  至始至终,他的唇一直抿着。
  像似在跟谁生气。
  “好。”凌柯答应了,她低下了头,眸子里有泪光闪动。
  柏南修转身进了房间,然后重重地关上门。
  过了一会儿,柏南修拎着一个行李箱走出房间,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递给凌柯。
  凌柯愣了一下,没有接。

  “物业管理费、水费、电费这周要交。”柏南修又扬了扬手上的卡。
  凌柯这才反应过来,她摆手回答道,“我有钱。”
  柏南修执着地把卡递到她面前。
  凌柯只好收下。
  “密码是160310。”
  “哦。”
  柏南修拎着箱子走到门口,凌柯跟着他身后也走到门口。
  “凌柯。”柏南修背对她喊了一声。
  凌柯抬起头看着他的背影,她想他是不是准备说一些你很讨厌之类的话。
  因为她,他马上就要成为一个离过婚的男人,这放在谁身上都会觉得讨厌。
  “你没话跟我说吗?”他问,依然背对着她。
  “路上小心。”
  “就这些?”
  凌柯想到一年前的事,她垂下头轻声说道,“谢谢你当时救了我,我听方爱玲讲,你给我献了一千CC的血。”
  柏南修回过身,漆黑如墨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里面的情绪复杂的让人看不懂。

  有愤怒、有无奈,还有让人颤栗的冰冷。
  “喂不家的小野狼。”他恨恨地说了一句,伸手一拉一搂就把凌柯按到了墙上。
  凌柯慌乱的看着柏南修,突然失控的他让她有些害怕。
  “钻进来了还想逃?”他的手滑到她的脖颈之处,似乎想要捏碎她。
  凌柯本能地抗拒了一下。
  “所以,”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当个坏人!”
  凌柯正要开口,柏南修带着侵略性的吻就袭了过来。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几乎用啃咬的方式肆虐她的唇,她的舌。
  凌柯完全蒙了,她不知道他怎么啦,为什么要吻她?他不是不喜欢她吗?
  是惩罚吗?
  当吻慢慢变成亲嘬时,柏南修的眸子才恢复到平静的样子。

  他抵着她的额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无法原谅你在我身下喊别的男人的名字,凌柯,我无法原谅!”
  说完,他拎起行李箱,推门走了出去。
  凌柯呆呆地靠在墙角,一脸懵逼。
  她什么时候喊过别的男人的名字?还在他身下!
  不不不,这个等一下再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柏南修为什么要吻她,还这么用力。

  凌柯舔了舔自己的唇,有些痛有些肿,柏南修唇间的味道还停留在上面。
  让人心醉。
  他们不是准备要离婚吗?
  凌柯有些虚脱地走到客厅,一头栽进沙发里,捂住小脸。

  她的脸全红了。
  这一刻,她突然不想跟柏南修离婚了,就算他不喜欢她,就算他讨厌她,只要让她在他身边,每天只吻她一次,她就足够了!
  接下来的几天,被柏南修一个吻完全治愈的凌柯听从他的安排,去交了物业管理费、水电费。
  然后清洗了窗帘、擦了桌子,收拾了厨房,像所有家庭主妇那样认真打扫。
  最后,她决定帮柏南修收拾一下房间。

  分居后,凌柯从来都没有进过柏南修的卧室,他的房间之前是他的主卧。
  新婚之夜的故事其实是在主卧发生的,那天他们两个人都喝了点酒,不知道是谁主动,他们就吻上了,然后越吻越烈,最后跌跌撞撞就进了房间。
  凌柯记得当时房间里的灯很暗,俯身吻她的柏南修很温柔,他一边吻一边慢慢地解她的外套,衬衣,最后还有内衣。
  当她完全暴露在他面前时,柏南修变得有些急切,他开始扯他的衣服,然后拥着她......
  凌柯站在床前托腮思忖,当天晚上她究竟在这个床上叫了谁的名字?
  难道她羞于喊柏南修的名字,给他起了一个代号?
  完全记不起来!凌柯有些气急败坏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早知道喝酒误事,她就不喝酒了。
  算了,还是帮他收拾房间吧。
  柏南修的房间是间套间,外面是卧室里面是书房。
  凌柯帮他换了床品,擦了家俱,拎着抹布就到了书房。

  她还是第一次进他的书房,站在A大法语系教授的书房里,凌柯突然觉得她好渺小,渺小到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A大毕业的。
  柏南修这个人还真爱看书,感觉他的书房简直就是书的海洋,当然,一半的书都是法文。
  大学时,凌柯偷偷地上过一次柏南修的课,不得不说,帅气逼人的柏南修站在讲台上用一口标准的法语讲课,那模样简直迷死人。
  后来,凌柯也去过几回,但是每一次都因为占不到位置而作罢,想一想,当时她的行为也许就是暗恋吧。
  像所有A大的女生那样,默默地暗恋着他,放在心底从不与别人叙说。
  胡七八糟地想了一些往事,凌柯开始帮他整理书架,在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放在最里面的暗红色笔记本引起了凌柯的注意。

  因为,凌柯的哥哥凌云也有一个跟这一模一样的笔记本,他一直用它来写日记。
  出于好奇,凌柯伸手抽出笔记本,没有想到一张夹在笔记本里的东西从里面滑落了下来,飘落到地上。
  凌柯弯下腰从地上拾起来,是张明信片。
  明信片上的画面是一处覆雪的山峰,山峰峭拔积雪如沙,十分壮丽。
  凌柯翻过明信片,后面寄信的地方写着几段话,她微微一扫,脸色就变了模样。

  这是给她的明信片!
  凌柯两个字刚劲有力地放在字首。
  她又看落款处,写着两个字:凌云。
  是哥哥给她写的明信片,为什么在柏南修的书房里,还夹在一个哥哥经常用的笔记本里?
  凌柯的心开始怦怦直跳,这笔记本是哥哥的!
  哥哥!那个经常摸着她的脑袋说我们家凌柯长大了的哥哥,那个笑称会成为她保镖的哥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