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3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暮雪还没起床,躲在被子里看电视。
  顾秋跟她说过,不要出门,否则被坏人碰上,后果很严重。陈燕敲了半天门,没有理会,她拿出钥匙打开,直接进来了。
  一楼,没看到程暮雪,二楼,两个卧室里也没有,她就来到主卧室。
  程暮雪正躺在床上,用被子裹着身子。
  陈燕进来的时候,她吓了一跳,“你是谁?”
  陈燕看到她,居然是一个如此清秀的女孩子,年纪跟顾秋差不多,人长得漂亮。两只眼睛看上去象会说话的样子。

  她摇了摇头,“你就是程暮雪?”
  程暮雪道:“我不是,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陈燕笑了,“我是顾秋的姐姐,他叫我来照顾你。”
  “哦!”程暮雪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程暮雪打量着陈燕,“嗯,我相信你不是坏人,坏人不会这么漂亮。”一句马屁,拍得陈燕都乐了。
  这丫头好会说话,她就问程暮雪,“你怎么不起床?”
  程暮雪道:“顾秋哥走的时候吩咐过,叫我不要外出。再说,我这里没什么衣服。”

  顾秋走的时候,她把衣服都脱了,光溜溜的。上次新买的内衣有点紧,勒得人很不舒服。
  她自己的衣服洗了二天,一直没干。
  陈燕说,“你等等!”她就来到自己住过的房间,拿了一套衣服过来。
  “你试试,看行不?”
  程暮雪眨了眨眼睛,接过陈燕的衣服,“谢谢!”
  拿起陈燕的内衣,躲在被子里往身上的套,“姐姐,你的胸好大。我穿不了!”

  陈燕的眉头都拧成一团了,“那我帮你去买吧!”
  “算了,我就穿小一号吧!”
  陈燕一直在打量着她,程暮雪穿好内衣,开始换陈燕的衣服。陈燕问,“你晚上就睡这里?”
  程暮雪道:“嗯,顾秋哥见我害怕,把床让给我一半。我睡这头,他睡那头。”
  陈燕抹了把汗,幸好是自己过来,要是从彤来了,还不酸死?她有些怀疑地看着程暮雪,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呢?
  程暮雪穿好衣服,在镜子里照了照,“姐姐,你的身材真好,衣服很好看。”
  陈燕道:“去洗脸吧,等下我给你弄点吃的。”
  程暮雪进了卫生间,陈燕把被子铺好。
  顾秋打电话过来,问她这里的情况,陈燕道:“好啊,你有了从彤,又招惹这么一个女孩子,你究竟想干嘛?”
  顾秋急了,“陈燕姐,你千万别误会,你看她虽然在我这里,我连你的东西都不让她碰。”
  陈燕道:“你少来,她什么都跟我说了,你们两个都睡一床上去了。”

  顾秋郁闷地道:“你别听她胡说。她就一神经病。看好她,不要让她跑了。她身上,可能牵系到一个重大案子。”
  陈燕吓了一跳,“不会吧,你干嘛拉我下水?”
  顾秋解释着,“对别人我不放心,回来再跟你说吧!好好看着她。”
  等程暮雪出来,陈燕带她到楼下。
  “我给你去煮面。”
  程暮雪的嘴好甜,“谢谢姐姐。”

  陈燕在煮面的时候,她凑过来,“姐姐,我问你一个事好吗?”
  陈燕说,“你问吧!”
  “顾秋哥,有没有女朋友啊?”
  陈燕顿了顿,“这个我不太清楚。他没告诉你吗?”
  程暮雪道:“他人挺好的,身手又不错,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陈燕笑了,“喜欢他了吧?”
  程暮雪道:“我只是想让他给我当保镖。可他不干。”
  陈燕心道,还请他当保镖,看来她真不知道顾秋的身份,顾秋能给你当保镖么?陈燕很怀疑,这个程暮雪,是什么来历?
  煮好了面,沙发上放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陈燕拿了一下,“什么东西?”
  打开一看,她的表情顿时很古怪。“哪来的这么多钱?”
  “这是我给顾秋哥的佣金,年薪二十万,首付五成。”
  陈燕傻眼了,这丫头越来越可疑了。能轻描淡写,拿出十万现金的,怎么会是一般的人物?
  顾秋说的大案子,究竟是什么案子?

  顾秋赶到省城,一口气跑了好几个地方,省长,书记,委纪等等。南川市给这些领导送的,都是地方特产,做为一种礼节性的过年物质。
  绝不会象其他地方,送钱,送金器,送美女。
  因此,南川市送的这些东西,都属于人情范围之内的礼尚往来。顾秋又赶到最后一站,张老先生的装裱店,给他送上南川特产。
  看到顾秋,张老先生很高兴,热情的留他下来,说明天再走。顾秋心里挂掂着程暮雪的事,哪里肯留下来?
  跟张老先生道了个歉,匆匆赶出来。
  吴承耀已经在等他,顾秋与他在茶楼见面,向他打听程雪衣的事。
  吴承耀小声地道:“我看你还是不要打听,现在程雪衣这个名字,我们都不怎么提起。你难道没发现吗?南阳大大小小报纸上,谁会提起她?”
  顾秋有些惊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吴承耀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人说,大半个月前,程雪衣就失踪了。有小道消息称,她怀了孕,是不是跑到国外去生孩子也未必不一定。”
  程雪衣是个知名人物,她未婚先孕,肯定会招来很多人的猜测。一些媒体记者,将千方百计,打听她的**。
  顾秋在心里道:“看来程暮雪说的话,应该是真的。程雪衣果然怀孕了。但他总是觉得,这中间没这么简单。她怀孕,为什么会有人追着她妹妹跑?这中间肯定有玄机。”
  吴承耀道:“你为什么突然关心起此事?”
  顾秋喝着茶,“好久没在电视上见到她了,想起了而已。”
  吴承耀不信,“你当我三岁小孩。我告诉你,程雪衣的事情,最好不要打听。”
  “你是不是还听到了什么?”

  吴承耀摇头,“没有,真没有,有的话我瞒着你干嘛?”
  顾秋道:“那好吧!你关注一下,有消息通知我。”
  此刻已经下午五点多了,顾秋还要赶回南川。
  也没跟吴承耀聊太久,他就准备回去了。刚要出门,接到龚局的电话,“顾秘书,你在哪?”
  “省城。”
  “完了,完了,你把我害死了。”龚局一个劲地埋怨。“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这下麻烦大了,捅了篓子。”
  顾秋道:“说吧,有什么事我担着。”
  龚局道:“我建议你跟老板说一声,小心触了雷。”
  顾秋问,“究竟是什么事情?不能说吗?”
  “等你回来。”龚局就是不肯透露。顾秋只得匆匆往南川赶。这天气,下着雪,幸好是高速,雪早化了。
  可也不能开快,太快了会打滑的。
  顾秋在心里琢磨,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让龚局都有些紧张。难道钓鱼成功?
  顾秋知道,今天龚局要利用那六个家伙,去引蛇出洞,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应该成功了。
  果然,等顾秋赶到南川,他直接去了市公丨安丨局。
  此刻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饭也没顾得上吃一口。
  龚局还在办公室等,顾秋回来的时候,他扔了支烟给顾秋,“真是个大麻烦。你是不是有什么内幕瞒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