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1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柯从来都不觉得拉肚子会要人命,但当她第五次坐在马桶上一泄千里时,她在想自己再拉两次,也许离死不远了。
  得上医院!凌柯捂住肚子想。
  医院离她家不远,走出小区跨过一条马路就到了。
  她试着站起来,走了两步,腿像棉花一样软绵绵没有一丝力量,好不容易挪到门口,腹部排山倒海的绞痛又传来了。
  生不如死!
  凌柯捂住肚子蹲下来,决定叫救护车。
  还没等她摸出手机,别一间卧室门开了,一个英挺的男人走了出来。
  “怎么了?”他问,凌乱的短发,迷蒙的黑眸,看来是被她吵醒了。
  凌柯咬着牙蹲在地上不说话,半夜三更拉肚子这种事,说出来好丢人。
  再说他马上要成为她的前夫了,离婚协议书还在桌上躺着呢,这让她更不好意思向他开口求救。
  “怎么了?”他又问,声音一如继往地好听,也一如继往地不带任何感情。
  “没,没什么。”凌柯忍得大汗淋漓,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因为疼痛整个都皱了起来。
  男人没有说话,返身进了卧室。

  凌柯苦笑一下,柏南修还是那么高冷,也不知道郭玉儿喜欢他什么,还为他结婚闹自杀。
  思忖间,柏南修又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他披了一件外套,快步走到凌柯身边。
  “去医院。”
  语气强硬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凌柯还想倔强一下,“没事……”
  但是腹部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
  妈呀,肚子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
  结果,虚脱到腿软的凌柯被准前夫柏南修打横抱了起来。
  凌柯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被他这样抱,但是很快她的脸又变回惨白色,因为她又想——拉了。
  “先把我放下吧!”她小声地乞求。
  “别逞能。”柏南修准备开门。
  “啊,啊!”凌柯难堪的要命,她把头埋进他的脖颈间,嗡嗡地说道,“我在拉肚子,现在憋不住了!”
  柏南修的脸阴沉的要命,他一边把她往卫生间里抱一边冷冷地说道,“吃到拉肚子,我同意离婚,你就这么开心?”
  “……”根本不是这样的。
  她可是深思熟虑后才提出离婚的,柏南修虽然高冷但也是哥哥的好友,他既然不爱她,她又何必死缠着他不放。

  再说,一开始是她利用他,因为她不想跟人撕!
  撕逼这种事,凌柯不擅长也不喜欢,所以她选择了绕道,一绕就把柏南修给绕进去了。
  三个月前,凌柯拿着户口本找柏南修。
  “你要我哥的遗产吗?”
  “……”
  “我就是,你要吗?”
  当时的柏南修第一次有了震惊的表情,他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发什么神经?”
  “没发神经,就是想找个人结婚,你不要,我找别人!”
  凌柯作势要走,柏南修扣住了她的手腕。

  柏南修会拉住她,这在凌柯预料之中,她哥死的时候,柏南修说过要照顾她。
  之后这三年,他确实一直都在照顾她,虽然不像哥哥那么亲近,但是也还不错,偶尔会到她们学院来看看她,帮她处理一些琐碎的事。
  所以凌柯想,柏南修拉住她肯定会劈头盖脸地训她一顿,然后再帮她去摆平心烦的事。
  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答应了。
  最后,凌柯还是被自己的准前夫柏南修背去了医院。
  挂上药水后,凌柯在复杂的心理下打起了瞌睡,恍惚间,她感觉有只手轻轻地抚了抚她的额头。
  这感觉……
  凌柯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柏南修一脸担忧地看着她,但是很快他的这种表情在碰到凌柯的眼神后收了回来。
  稍瞬即逝!

  凌柯也连忙移开目光,但是心里不仅狐疑起来。
  刚才柏南修摸她额头的手怎么跟一年前她出车祸时那个抚她额头的手好像?
  当天送她来医院还给她输血的人不是曾天宇吗?
  第二天,躺在病床上的凌柯给自己好友方爱玲去了一个电话。
  “当然不是曾天宇了,”方爱玲十分肯定,“是你老公柏南修,他还真不要命,给你输了一千CC的血,当时医院的医生都不干,他简直是拿命在换!”

  凌柯不说话了。
  “怎么啦凌柯,突然之间你干嘛问一年前的事,是不是曾天宇来找你了,我听说他那个难缠的女朋友终于出了国,他是不是又想招惹你?”
  “不是,是我有些疑惑。不过,知道是他我反而更轻松一些。”凌柯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说道,“爱玲,我想跟柏南修离婚。”
  “离婚!”方爱玲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为什么?你们结婚才几天?”

  稍许,她压低了嗓门问道,“是不是*生活不协调?”
  性……生活!凌柯回想她跟柏南修的唯一一次,拿结婚证的那晚他们共进了晚餐,当时两个人都喝了一点酒,**挺好的,可是枪临洞口时,柏南修突然不干了。
  然后他就开始黑脸,再然后他让她搬到另一间卧室,直到昨天凌柯提出离婚。
  方爱玲说的很对,凌柯提出离婚其实跟*生活也有关,柏南修不愿意碰她,这表示他不喜欢她。

  就像郭玉儿,市长千金,美艳妖娆,苦追了他这么多年,他连正眼都不愿意多瞧。
  他对不喜欢的人,从不隐藏他的不喜欢!
  不过很快他就解脱了,凌柯垂下双眸有些想哭!
  这时,柏南修拎着粥桶进来,凌柯连忙挂了电话。
  她坐起来下床,“我已经没事了。”她用脚找着鞋子,“你等我一下,我洗把脸就跟你去民政局。”

  柏南修瞅着她,没有说话。
  凌柯被他犀利的眼神瞅得立马低下了头,她心想昨天他把她送到医院,又是挂号又是拿药,可她大清早的除了说离婚的事连句谢谢都没有跟人家说。
  是不是有点忘恩负义!
  “昨天晚上谢谢你!”凌柯声音嗡嗡的,站在柏南修面前像个小学生在作检讨似的。

  她个子不高,拼命也就长到了一米六,但是柏南修一米八几,凌柯站在他面前,还真有点小学生的味道。
  “你还要留院观察半天。”柏南修把粥桶重重地搁在桌上,语气冷冷地说道,“今天学校有个重要会议,你自己管好自己。”
  说完,他转身离开。
  凌柯站在病床边一脸茫然,他们可是约好了今天去办离婚的,怎么又出来了一个重要会议?
  好吧,他很忙。
  凌柯坐回到床上,想着柏南修说话的语气,没结婚之前,他虽然也很高冷,但是说话时还会用点语气词,现在可好,直接连声调都省了!
  果然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不,他们之间还没有爱情,没有爱情的婚姻像冰棺,更糟糕!
  凌柯在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听到柏南修说让她留院观察时,她没由来的松了口气。

  她其实不想离这个婚的。
  高中时,她第一次看到他,凌柯就喜欢上了不太爱说话的他。
  少女的心思在蒙胧的憧憬中一天一天沦陷,直到有一天,她知道他是A大的校草后,她把这份喜欢强压住心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