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2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我就出去了,跟他们上车,赵奎开车,我们坐在租来的商务车,前往瓦城,道路依然还是那么的艰难,但是今天还好,瓦城并没有下雨,走在路上,陈发看着外面,说:“瓦城现在建设的还可以嘛,你看那建筑。”
  “都是一个样,有什么好看的?也就是城市里面可以入眼,跟我们广东没法比的。”何川不屑的说。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何川这个人似乎对谁都是一种不屑的味道,到了瓦城玉石毛料交易中心办事处,我停下车,看到已经有人站在门口迎接我们了。
  我走过去之后,他们就过来跟我握手,介绍了一下,他们就是丁瑞派来协助我们考察的,我们一一介绍了一下,大家都很客气,这个接待的人会中文,而且会说广东话,他说他祖父就是广东那一代的人,那个年代去了南洋,又转战到缅甸。
  陈发都跟他们一一寒暄着,但是都是心不在焉,我知道,陈发他们的心思不在,接待的负责人说要带我们去角湾参观,我们也没有拒绝,上了专车就去了,在车上是,只有接待的人员在不停的介绍着角湾之类的,我们都不说话,因为我们都是各怀心事。
  我们到了角湾,但是没有去交易中心,而是来了一个新开发的场地,接待人说,这是他们新开发的原石交易场地,现在正在筹备当中,知道我们要来考察,还特地准备了一下,说是明天要准备搞一个盛大的活动,邀请我们出席。
  我看着现场,工作人员正在紧锣密鼓地布置明天的活动,舞台已经搭建好了,竟然还抬了几门大炮,有点意思,当然,我不认为他们是为了我们搭建的舞台,明显的是早就准备好的,他这么说,只是显得我们尊贵点而已。
  接待的人告诉我们,标场已经开始营业了,里面都是最近几个月来,从帕敢拉回来的最好的原石,我们听了,就想进去看看,我对这个挺感兴趣的,陈发他们显然也想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好料子。
  我们几个走了进去。标场各种档次的毛料琳琅满目,让我有些小激动,希望能碰到好运气,感受一下毛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这样以后我在盈江开赌石店,也有一个参考的范围。

  对于他们几个人,我没有放在心上,既然要磨我,那就给你磨好了,我继续做我自己的事情,也不怕给你们磨。
  我看着料子,有些失望,陈发也失望,他问了一些价钱,问了之后,就更加的失望,随后把料子丢下来,说:“现在想在五万以下买到称心的石头,我敢说可能性基本上为零,除非是偷来的、抢来的例外。假如是一年以前购买的以批发价格2万以上购买的石头,就要恭喜你了,你翻倍出手太容易了。”
  我点了点头,这个观点我赞同,假如你一年前一千以批发价购买的翡翠手镯,现在虽然开价上万,但六千,也可以买到,道理很简单,便宜货也跟风涨价,但翡翠买的就是喜欢,你的货再便宜,喜欢的人一定稀少,而且会越来越少,货再便宜又有什么意思呢,翡翠原石,就是玩贵的,越贵,买的人越多,因为遐想会越大。
  我们在标房里面走来走去,接待的人说:“我们这里准备打造一条龙服务,只要在我们这里赌石,我们可以提供加工,你们要是来投资建厂,我们非常欢迎,我们瓦城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他的话,我们都没有听,没有人接话,所以他显得有些尴尬,走了一会,陈发说:“这里许多没有开窗的翡翠原料,石头重量集中在五至二十公斤,价格六万到两百万不等,这些翡翠毛料,买一块不甘心, 又买一块,而每一块都得想尽各种办法验价值,但是这里又没有估价的地方,只能靠你自己,或者是老板,但是谁能相信谁呢?这类绿色的翡翠原料看着绿,但是里面都是假牙,谁赌谁就输得一塌糊涂,谁买进,谁就吃药了,因为这是典型的砖头料,但是他们不以为,想要制造一种假象,这类砖头料,一旦进入加工程序,必然的结局是料廉工贵。”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何川说:“瑞丽,广东都玩剩下的了,以前我们得不到好料子,垃圾的料子也拿来加工,我们发现,加工费比料子还值钱,所以就推到这种生产模式,不管料子好坏,先把你忽悠住了,让你加工,往往一百块的料子,加工费我就收你五百,反正你又不知道价值,这样虽然翡翠行业没赚到钱,但是带动了加工业,拉动了不小的经济,缅甸人现在也想玩这一套,哼。。。”

  我听着就很惊讶,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我不得不佩服,商家真是赚钱有方,不过心里完全明白了,翡翠市场赚钱的是赌石成功者,而成功者极少;在外行和内行混杂的市场上去赌石,赢的概率基本是零。
  一般的赌客只要买一块料子,就会买第二块,因为他会被诱惑,被缥缈虚伪的价格所诱惑,但是这个价格,都是那些没有良心的人在诱惑你,为的就是赚你的加工费。
  我现在终于知道老缅为什么要外商投资赚钱,不单单是推动就业,他们也看到了加工行业那虚无缥缈的利益。
  我们出了标房,总体来说是比较失望的,以为在这里投资,会有什么新的玩法,但是最后才发现,这些都是瑞丽人跟广东人玩剩下的,所以他们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兴趣了。
  而他们本来也就没什么兴趣,但是我们还是跟着接待的人走来走去,参观他们的标房,以及看料子。
  我们足足看了三个多小时,本来他们三个还很有力气磨我,粘着我,但是三个小时之后,何川首先受不了,他说他的风湿犯了,需要休息,没办法,我们只好回车上,然后回酒店。
  我们回到了仰光酒店,几个人风尘仆仆的,到了餐厅,我说:“几位,还满意吗?”
  听到我的话,陈发只是冷笑了一下,黄槐倒是说:“没什么满意不满意的,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不值得投资,李宏你说你来这里跟你女婿准备在这里投资?”
  我看着黄槐的脸色,就知道他们根本不信李宏的话,但是黄槐还是比较尊重人的,他刚说完,何川就拍桌子了,说:“骗谁啊?投资?妈的这个地方,你没看到,那个鬼地方,坐车都没有车站啊,你没有看到,人力三轮车啊,来这里投资?他骗鬼啊,就你还相信。”
  听到何川的话,李宏很心虚,低下头没有说话,陈发冷笑了一下,说:“说不定是真的呢?”

  何川拍桌子,指着我骂道:“投资?这个反骨仔,你信他?李宏是三岁小孩子啊?把所有的资产都抵押,把股份也卖了,然后来缅甸投资?老大别闹了,现在我也累了,大家把话摊开了说吧,李宏,你跟这个反骨仔到底搞什么阴谋?快点说。”
  我听到何川的话,就知道他们根本就不信我们是来投资的,妈的,磨了一天了,终于受不了了,现在摊牌了,我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李宏,他很心虚,我心里有点无奈,看来四大家族内部之间的那种信任感是非常强烈的,所以现在李宏心虚的连话都不敢说。
  陈发看着我,又看了看李宏,说:“妹夫,说出来吧,我们毕竟是一家人,有什么说出来家里人不能解决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