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1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到了一刀插进广东人心脏的机会,别告诉我,你只是为了邀请我来玩石头的,那样的话,我会用东北人的话来告诉你,你真他妈欠削。”朱贵冷冰冰的说着。
  朱贵是聪明人,而且傲慢,目的性很强,我点了点头,我说:“合伙的人有李宏。”
  朱贵点点头,说:“好计谋,你想先把李宏给撕裂了,站在你我这一边,然后在分裂他们?”
  “对,我跟你的观点是一样的,他们太保守了,而且联合起来又很强大,我们想要从他们手里赚钱很难,所以,只有把他们给分化了,然后在一个个击破,占领广东的市场。”我认真的说。

  朱贵拍手,说:“就喜欢你这种聪明又实干的人。”
  他说着就端起来杯子,跟我碰了一下,我们喝了一杯,他说:“什么时候开始?”
  “很快,三天之后,不过,我需要放出一点消息,就是,有大批的翡翠商人,想要来缅甸投资。”我说。
  朱贵笑了一下,说:“你疯了?如果缅甸能投资的话,还需要等到现在?你答应了他们官方什么条件?”
  朱贵真的聪明,真的是个死胖子,谁他妈说胖子都是蠢货?
  我说:“缅甸想要把原石留在缅甸,一系列的出售,加工,都需要留在缅甸,而且给我们划地皮,免费的,只要我们来投资,他们一切优惠。”
  朱贵指着我,说:“糊涂,光是战乱,就已经让缅甸失去了可以投资的可能性,我的话,二十年之内,缅甸没有容易赚的钱,所以,你想都别想,最赚钱的地方只有广东,否则,我也不会费劲心机要杀入广东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知道,但是有些事情是前缀,你不答应,后面就没得玩,我们先搞,反正又没有多少钱,这一笔买卖好几亿美元,拿个几千万出来建厂招工,搞一下面子工程,难道不行吗?”
  朱贵考虑了一下,随后说:“你不了解我,我这个人,如果是我觉得不想做的,那么,就是一毛钱,我都不想花。”
  我皱起了眉头,缅甸人要的是投资,是建工程,是带动就业,我一个人做再多有什么用?只有更多的人来,他们才会觉得,这是一件真事,而不是应付。
  “但是拿这边的投资,换广东的机会,你应该会考虑吧?如果你不玩,我自己玩,五亿美金虽然多,但是我想我们马帮还是能那的出来的。”我说。

  朱贵点了点头,说:“我当然会玩,只是跟你谈条件而已,我要的是广东的优质的货源,你懂吗?他们总是把最好的货物藏起来,我们北京人有的是钱,你永远不知道北京有多少富豪,他们要的是最顶级的翡翠,我们北京没有地缘优势,想要拿货,要么来赌,要么去云南,去广东,但是我们出了最顶尖的钱,却拿不到最顶尖的货,这就是他妈烦人的地方。”朱贵说。
  现在顶尖的料子,哪里都少,但是广东跟瑞丽还有很多,他们都藏起来,待价而沽,例如周会长那种老东西,居然收藏了顶尖的紫罗兰还是一套色系的,这种人说是收藏,其实就是囤货,朱贵就是那种,老子就是有钱,但是你们给老子的货都是垃圾,他现在要好货。
  我挠了挠头,我说:“知道了,你要顶级的货,等我们控制了广东公盘,控制了四大家族的说话权,怎么做都行。”
  “哼,我就是期待这点,你知不知道我上次多丢人,妈的,有一个明星,也不是很有钱,有个几千万身家吧,他来我的店里买料子,明星都爱带翡翠,真的,他挑了半天,愣是没挑到一块如意的,说我店里的料子都是垃圾,妈的,那些货都是陈发给我的,我不是没有钱买好货,而是买不到,你懂吗?我不是没有钱。”朱贵不满的说。
  我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突然看到李瑜快速的朝着我走过来,以往优雅的她,此刻显得有点急躁,她走到我身边,礼貌的跟朱贵笑了一下,然后附身在我耳边说:“陈发,何川,黄槐他们三个到缅甸了,就在楼下。”
  我听了李瑜的话,吓的猛然站起来,我看着李瑜,我说:“真的假的?他们怎么会来?”
  李瑜摇了摇头,我握紧了拳头,妈的,这三个人一起来,绝对不是巧合,我知道,我们的计划可能有变。。。

  陈发他们三个人的到来,是我始料未及的,我怎么能想到他们会来呢?他们现在应该在广东忙着收料子呢?怎么可能会来呢?我不知道什么环节出现了差错,但是他们现在来了,我知道我的麻烦也随之而来。
  我跟朱贵说:“朱先生,务必不要让广东人看见你。”
  朱贵眯着眼睛,说:“我朱贵需要躲躲藏藏的?”
  “不想事情失败,就照我说的做。”我指着朱贵说。
  说完,我就跟李瑜一起出去,一边走,我一边打电话,给田光打电话,我呼吸有点急促,他们三个的到来,完全把我的计划给打破了,完全,所以,我必须要变通一下。
  “光哥,来缅甸仰光,火速。。。”
  我只给田光这几个字,随后就挂了电话,我跟李瑜一起走进电梯,我问:“为什么会来?好好想想,是哪里出错了,你爸爸呢?”
  “已经去见他们了,他们来的很突然,突然就打电话说来缅甸仰光了,而且让我爸爸去接他们,很奇怪。”李瑜说。

  我深吸一口气,电梯到了楼下,一开门,我就看到了陈发他们三个,李宏跟他们在一切,也是一脸的茫然,我知道,李宏肯定也是不知道他们会来的。
  我走过去,我说:“陈先生,何先生,黄先生,你们好。”
  我说着就跟他们握手,陈法跟黄槐都平淡的跟我握手,但是何川却是抬着头,动都没有动,让我举起来的手,显得有些尴尬的放在空中,我笑了笑,又收了回来。
  “邵飞,你在缅甸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矿业的事情办好了吗?”陈发问我。
  我有点尴尬,我说:“差不多了。。。”

  “噢,那什么时候可以直达供货?”陈发认真的问着。
  我看着陈发的表情,虽然认真严肃,但是他的眼神却透着一股古怪,我说:“雨季,我没有办法找矿工工作,所以直接供货,还需要几个月。”
  “那也就是明年了?那要你有什么用?你不知道我们都很忙的?为什么之前没有跟我们说你的矿井在雨季无法工作?哼,早知道这样,还需要你干什么?”何川不满的说着。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黄槐很不满,说:“李宏,你们两个偷偷摸摸的在缅甸干什么?为什么那么久了你们都不回去?邵飞不回去就算了,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不知道广东那边很忙吗?”
  李宏有点尴尬,说:“我,我留下来,是因为。。。”
  我看着李宏局促的样子,就知道他也被惊到了,李宏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只是现在心虚,他们又来的突然,所以不知道该这么回答。
  我看着他急促的样子,就说:“噢,是在考虑投资的事情,缅甸现在经济改革,跟我发出了投资邀请,他们说,只要在缅甸瓦城投资,建立翡翠加工工厂,就给我们免费划拨地皮,所以我跟李叔叔就在这边考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