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1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她,笑着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她伸手要过来抱着我,但是我一把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拖到浴室里,直接将她朝着浴缸里面按,她没有反抗,没有动,我看着她,浴缸里不停的冒着气泡,十秒,二十秒,我愤怒的压着,我想发泄心中的怒火,但是诡异的是,她居然不反抗,不挣扎,一分钟。。。
  终于,她像是无法在忍受了似的,双手抓着我,想要挣脱,但是我死命的压着,她的双手在浴缸里挣扎,打出浪花,我死死的压着,我真的恨不得直接把她给闷死。。。
  但是我感觉她的挣扎在慢慢减弱之后,就把她拽起来,丢在地上,她不停的咳嗽着,很痛苦,也很狼狈,我没有同情她,要不是他是个女人,我早就让她死无全尸了。
  她咳嗽了几分钟,抬头看着我,洁白的脸上已经通红,眼睛充血,显得有些恐怖。
  “真痛快。。。咳咳。。。这种感觉真爽,好充实啊,我感觉我还活着,真的,太刺激了。。。”花花诡异的笑着看着我。
  我皱起眉头,心里真的拿她没有任何办法,她挣扎着站起来,走到我面前,踉跄的倒在我怀里,不停的咳嗽,我抓着她,她说:“我这个时候才感觉我是活着的,你知道吗?你以为我以前都很潇洒,拿着你的钱纸醉金迷很爽吗?不是的,我是个骗子,生活在骗局里,我永远都不知道那一个我是真实的,你让我挺充实的,跟你在一起,我觉得挺充实的,但是我知道,你不会爱我,我们永远都只能站在对立面,直到我们有一个人死去。”

  我捏着花花的嘴,我说:“骗子的话,我会信吗?”
  花花笑起来,推开我,优雅的走到浴缸里,然后坐下来,我看着她,完美的身材淹没在水里,让人很纠结。
  “你不会信,我也不需要你相信,来,让我在感受一下真实的世界,就算你杀了我,我也满足了。”花花笑着说。
  我感觉她的笑容很凄惨,我永远都无法理解花花到底是生活在怎么样一个世界了,但是我只要明白一点就可以了,她不可信。
  我转身就走,她对着我吼:“你走了,你就不会知道我爸爸的骗局了,过来,我告诉你。。。”
  我听着她的话,停下了脚步,我回头看着她,骗子就是骗子,妈的,总是能用一个个谎言来勾住你的心神。

  我解开裤袋,走了过去,我要看看,你爸爸到底有什么骗局。。。
  香烟在空中弥漫,身体的上的红爪印,显得格外的刺眼,花花是个骗子,我知道,但是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她骗,但是身体上的感觉又很强烈,在床上,她对我有一种强烈的需求感。
  这个曾经高傲而前卫的女人,与所有的女人都不同,没有人会爱她,她也不会去爱别人。
  骗子不配拥有感情。。。
  去起身,没有跟她多说什么,我知道我被她骗了,我也只是想要修理她一顿,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都可以,我不想我自己的无奈被他们看穿了。

  “你害怕周老大吗?”花花看着即将离开的我说。
  我看着花花,我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回答,我害怕他吗?不,我不害怕,我一点都不害怕,或许以前我会害怕,害怕他对我的家人做一些什么手段,但是现在我不怕了,因为我会做好足够多的防御来保护我要保护的人。
  我对于周老大在乎,只是不想他在跳出来,这样就会显得我很无能。
  我摇头,花花笑了一下,说:“骗子最害怕的就是自己要骗的对象无所畏惧,如果你真的不害怕,你就会看清楚一切表象,小心矮子奇。”

  对于花花的话,我一时无法理解,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为什么是矮子奇?而不是你爸爸?”
  花花优雅的拿着香烟,抽了一口,美丽的锁骨很诱人,她看着我,说:“一个骗子,有什么好怕的?当你真正揭开他虚妄的面纱的时候,你会发现他多么的可悲,永远生活在自欺欺人的世界里,一切的强大,都是他用谎言编织出来的。”
  我看着花花,她真的很前卫,很美丽,说的话,也像是迷一样,我指着花花,有些疑惑的说:“你到底要说什么,可以明白的告诉我吗?”
  “那多没意思,至少,我要在你的生命中留下一道美丽的烟火,让我死在你的枪下的时候,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花花躺在床上,优雅的说。
  迷一样的女人,我摇摇头,骗子,总是喜欢把自己弄的神秘兮兮的,以此来混淆视听,我想说什么,但是电话响了,我看着电话,是朱贵的电话,我看着花花, 我说:“我不杀女人。”
  “你会的,或许你以前不会,但是以后你肯定会的,我会在欺骗你一次。”花花认真的说。
  我看着她得意的脸色,我就点点头,不管她说什么,我现在也不想在理会她,我走出去,对着外面的赵奎说:“找几个人看着她。。。”
  我说完就接了电话,我说:“喂,朱老板,你好。。。”
  朱贵已经在仰光了,打电话给我,也只是告诉我一声,我在仰光酒店等着朱贵的到来,我靠在餐厅的椅子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焦躁起来。

  花花的话像是魔咒一样在影响着我,我一直以为老刘是一个厉害的人,但是花花却说他只是个骗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要叫我提防矮子奇,老刘也让我提防矮子奇,但是两个人的口吻完全不一样。
  骗子都擅长的是混淆视听,我挠了挠头,我又被他妈的混淆视听了,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幻的,我需要分清楚,要不然,我还是会上当。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朱老板来了,我招招手站起来迎接他,走到我面前,朱贵伸手跟我握手,我们只是简单的寒暄了一下,朱贵就很随意的坐下来。
  “料子还不错,有玩头,什么时候搞?”朱贵很平淡的说。
  我听着就很惊讶,我说:“不要太装逼,什么叫还不错?是很不错好吗?”
  “在我眼里,也只是不错,冰种的料子,没什么大不了的?”朱贵无所谓的说。
  我听着就看着朱贵,笑了起来,有种很不认同的感觉,他真的太能装了,这种料子,居然在他眼里只是还不错?妈的,真的太能装了。

  朱贵深吸一口气,解开西装的扣子,说:“邵飞,他只是大,而已。。。懂我的意思吗?他就是大,跟种色,水没关系,你们看中的是料子大,而我看中的是料子的珍惜程度,你觉得明星会盯着一块一顿的货物在头上吗?在我眼里,他在大,做出来的料子也只是一块冰种的料子,那些大老板们在喜欢,他们也只会买一块。”
  朱贵的话让我突然醒悟过来,他的概念跟我的概念不一样,我们是赌石的,所以觉得这块料子非常好,因为他够大,而朱贵是做成品生意的,在大也没用,还不如一块十几克的帝王绿蛋面戒指让他更心动。
  我说:“那为什么你要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