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1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青就擅长津通各种库笫之术和邪门歪道,特别会讨巧客人,她还打过唇钉,和普通姑娘玩儿新巢的唇钉不一样,那个是专门为了搞男人用的,舌尖一颗,舌尾靠近嗓子眼儿两颗,舌头两边两颗,卷着边儿让男人爽翻了天。
  但是特别疼 , 吃饭喝水都疼,咽唾沫火辣辣的,舌头多娇嫩啊 , 哪受得了塑料唇钉 , 可男人痛快 , 就能给她好多小费。
  她之所以条件差了宝姐好大一截 , 还能勉强和她杠擂台赛 , 就因为自己真豁得出去。
  夜总会的小姐不知道的花招,嫩模圈都玩儿烂了,比如在下面私丨密丨处打玻璃珠环儿,塑料和金银的容易刮伤,玻璃的分量沉 , 穿透一个能把下面扯得“寸毛不生”,这个用处大了,不仅美观,而且凉丝丝的 , 能帮助女人更快达到巅峰。
  有些男人脑子有病,技术好倒没说的,关键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东西,本来就不行 , 还总想看女人声嘶力竭甚至哭天抹泪的样子。
  他们身经百战,根据颤抖的程度 , 脸上狰狞的表情,瞳孔涣散迷离的程度 , 还能分辨出是真的装的 , 给嫩模逼得没法子了,只能自己想辙 , 玻璃珠环儿起得就是这个作用。
  我知道薇薇打了,她是那种贪图享乐的女人 , 一边赚钱还想一边找爽,这东西很适合她。
  她坐在乔苍旁边手伸到裙底把丨内丨裤脱了 , 她抖落了两下,香得剌鼻,她喜欢在丨内丨裤喷香水,因为不知道哪个客人喜欢玩儿剌激,如果有恶臭味儿生意就要砸了。
  乔苍看了看她的脸 , 招呼身后的一个保镖,保镖递给薇薇两万块钱,让她去找点冰块给苍哥送来。
  薇薇顿时明白了 , 乔苍没看上她 , 赵龙答应让她挑,乔苍没答应,找冰块是给她个台阶下,毕竟也是圈子里知名度很高的模特,不能直接栽她面子说不要,不然侍者就在门口守着,别说冰块了,肯砸钱冰窖也给挖来,用得着她去吗。
  她漂亮的脸蛋有些不满 , 把钱接过来打开门叫侍者拿冰块,然后坐在对面沙发上,在剩下三个男人脸上看来看去 , 最后选了一个稍微年轻点的头目。
  那男的戴了一副金丝眼镜 , 看上去很斯文清瘦 , 和乔苍一路子的 , 都是不显山不露水 , 薇薇过去缠住他脖子,问他要不要自己,男人捏了捏她屁股尖儿,发现弹性很好,立刻说当然要。
  这位爷是行家。

  别看文质彬彬的 , 好像那活儿不行,其实这才是猛将。
  女人有扁平臀,下垂臀和翘臀,前两者最多 , 瘦人是扁平,胖人是下垂,而翘臀,胖瘦都有可能 , 真正的翘一万个女人里都找不出一个,骨骼类似于花瓣 , 是朝着腰椎长的,穿紧身裙性感到喷血。
  当然更重要是做起爱来各种姿势都能驾驭 , 而且驾驭起来没难度 , 还好看。
  薇薇倒是挺满意他的,比粗鲁的赵龙顺眼多了 , 很快两个人就无所顾忌打得火热起来。
  保镖掏出方帕在刚才薇薇坐过的地方擦了擦,乔苍等他擦完后 , 重新挨着我坐下,我声音冷漠说我该走了。
  乔苍端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 , 手里杯子已经空了,杯底沉淀着浅浅的一层红晕,保镖拿起酒瓶为他斟满,他盯着源源不断注入的水流说,“周容深太太出轨 , 官场传开了,消息是你放出去的。”

  这事儿是我告诉了宝姐,让她挑几个信得过的模特 , 在金主那里吹枕边风 , 把消息放出去,大致是说周容深如何宽宏仁慈,对为他生儿育女的妻子网开一面,他之所以包二乃是因为妻子出轨,他顾及情分和孩子隐忍到了今天,还差点让她搞得倾家荡产。
  这么做一来给沈姿施压,她但凡识点相,也不会等到臭名昭著不能挽回那天再离婚,二来替周容深包二乃的事开脱 , 以免沈姿破罐破摔把他毁掉。
  我承认我心机歹毒,不是什么好女人,毕竟幼子无辜 , 他妈妈的丑闻曝出来 , 他一定非常痛苦 , 周容深压了这么久 , 始终没能果断做个了结 , 就是怕伤害到周恪。
  他们之间存在血缘和感情,我没有,我可怜周恪,但不至于为了这份怜悯就放弃自己的路。
  这世上有多少不孝子女连生养自己的爹妈都不管,我为了和我毫无关系的孩子 , 真的做不到放弃唾手可得大好前程。

  “你觉得我错了吗。”
  乔苍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 她没有能耐守住自己的东西,你抢夺有什么错。我人生的词典里,只有抢这个字,不抢不成活。不管是什么。”
  他说完看向我 , “别人的地盘,别人的公司 , 甚至别人的老婆,只要我看中了 , 就会凭自己的本事去抢 , 道德与法律在我眼里,什么都不算 , 因为困不住我。”
  他语气平淡,可透着震撼人心的重量 , 这么嚣张的话也就只有乔苍敢说。
  他端着酒杯,薄唇含住杯口 , 我透过玻璃杯身看他轮廓分明的脸孔,忽然心口闷闷的,想要点什么来发谢,“有烟吗。”
  他没有对我这个要求感到意外,而是很自然将他的烟盒朝我扔过来 , 我准确接住,抽出一根叼在嘴里,他摸出打火机 , 拧开最上面的红宝石 , 一簇幽兰的火苗蹿出,焚烧在烟头,我狠狠吸了一口,不够娴熟的青涩模样引诱他溢出一声浅笑,“女人吸烟不好。”
  我被烟雾熏得不由自主眯起眼睛,隔着一团白色的雾气看他,他的脸恍若一场隔世的梦境,非常的不真实,“不好你们男人为什么还抽 , 只许你们不许我们吗。在库上你们就很占便宜了,在地上抽根烟,还有这么多说道。”
  他伸出修长的食指在自己唇上贴了一下 , 然后迅速夺过我指尖捏住的烟卷 , 用濡湿的舌尖抵住 , 神色暧昧朝我脸上吐出一口烟雾 , “损害皮肤 , 失去了诱惑男人的资本,也就一无是处。”
  我深深呼吸着,嗅着空气中从他口鼻内飘出的烟雾,他见我很想要,吸了几下后将剩下半截烟卷重新塞入我口中 , 我有些抗拒上面沾着他的唾液和味道,很想吐出来,但他捏紧了我的唇瓣,我没有办法吐 , 烟雾熏得眼睛生疼,我只好吮吸着。
  我很少抽,不是不会,而像乔苍说的 , 脸蛋是我行走风月的砝码,是我诱惑男人的资本 , 是我上位走红最大的利器,不管其他姐妹儿怎么折腾 , 既然干了这行 , 所有不利的我都不会碰,烟瘾有毒 , 戒不掉,如果连这点毅力都没有 , 怎么让自己抵抗男人的感情陷阱。
  即使近乎疯狂的苛待自己,不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