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4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阳快要沉入山外的时候,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囚龙村。除了电线杆子之外、几乎没有一点现代化痕迹的村落让房韦茹和苏巧沁大开眼界。
  山后的红霞、半山的云雾、袅袅的炊烟、简陋却不破败的房屋以及村民们善意的笑脸,在她们面前形成了一副令人心旷神怡的画卷,也是直到此时此刻,她们才深刻的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零污染”。
  反观两个孩子,房文哲还是那副跟谁欠他二百万不还一样的臭脸,但眼中的惊讶和好奇还是深深的出卖了他;巫飞鸾倒是很镇定,只是在见到梁二丫的时候,不知怎的,看上去好像有点害怕的样子。
  家里的人见萧晋一下子带了两个女人和孩子回来,都很惊讶,一番简单的介绍和互相寒暄之后,周沛芹就像个女主人一样吩咐梁玉香和郑云苓去收拾房间,自己则带着房韦茹苏巧沁和孩子去洗漱休息。
  “喂!姓萧的,你是不是身体不行啊?怎么找的女人全都是带着孩子的?想图省事儿也没你这么省的吧?!”陆熙柔凑过来,挤眉弄眼的低声问道。
  萧晋斜乜她一眼,说:“我这才不见几天,你就选择性耳聋了,刚刚的介绍都没听见吗?”

  “少来!”女孩儿撇撇嘴,说,“谁知道那介绍是不是你编出来哄沛芹姐她们的?那个房韦茹跟你是啥关系,我不敢说,但那个苏巧沁肯定有猫腻,低眉顺眼的,一看就是做贼心虚了。”
  萧晋没想到这姑娘的眼睛那么毒,郁闷道:“看破不说破,做人要厚道,懂吗?就算你看出来了,也没必要像个醋坛子一样人身攻击吧?!”
  “你才醋坛子呢!”陆熙柔踢了他一脚,“姑奶奶是替沛芹姐她们不值!”
  萧晋懒得理她,正好这时梁小月从屋里跑了出来,他便蹲下身,宠溺的问:“这么快就挑好礼物了吗?还是说,这一次爹带给你的不喜欢?”
  梁小月摇摇头,有些委屈的说:“我忽然想起来了,爹爹你这次回来都没有先抱我。”
  萧晋慌忙抱起小丫头转了两圈,然后又在她脸上重重亲了一口,小丫头这才心满意足的又回屋选礼物去了。
  “女人多到连闺女都能忽略,”旁边陆熙柔适时毒舌道,“以后雷雨天千万不要出门,老天爷会忍不住想劈你的。”
  萧晋翻个白眼,转头发现秋语儿正站在不远处望着她,一脸想上前又不敢的别扭样子。
  “有话就过来说,摆着副委屈脸给谁看呢?”他没好气的训道。
  秋语儿咬咬嘴唇,磨蹭着走过来,说:“我……我想问问,韵儿她还好吧?!”
  萧晋不客气的掰住她的下巴,一边细看她脸上的疤痕,一边说道:“你是不是傻?韵儿跟你刚刚才分开了几天,能出什么事儿?”
  虽然知道萧晋是在检查自己的恢复状况,可这种方式还是让她羞耻的浑身发抖,却又不敢躲开,只能强忍着说:“对……对不起,我就是有些想她,担心她一个人会过不好。”
  松开女人的下巴,萧晋毫不留情的讽刺道:“这时候知道担心了?以前你还是大明星的时候,出去唱歌拍戏,把她带在身边几次?又担心过她几次?”

  秋语儿娇躯一僵,低下头沉默。
  “山里条件简陋,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这是我们自制的药茶,里面加了野蜜,味道还不错,你们尝尝。”堂屋里,周沛芹拿茶壶一边倒茶一边说道。
  “周女士太客气了,应该是我们冒昧打扰了才对。”房韦茹客气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眼睛就亮了,赞叹道:“这味道好香好特别,甜中带着苦,却一点都不难喝,还很提神。”
  “房女士你喜欢就好,很多人都不怎么习惯这个味道呢!”周沛芹温婉的笑笑,目光又看向苏巧沁,问:“苏女士,你感觉怎么样?要不我给你换别的茶吧,萧从城里拿回来不少,应该有合你口味的。”
  “不用不用!”苏巧沁连山外面的赵彩云都怕,就更别说真正的“萧家大妇”周沛芹了,从进这个院子大门一来,她的头就没抬起来过,这会儿哪还敢指使周沛芹伺候自己?慌忙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还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说:“我觉得挺好喝的,比以前喝过的茶都要好喝。”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可怕的,原本周沛芹就觉得苏巧沁有点奇怪,现在听她竟说出了近乎于讨好的话,立刻就回想起之前萧晋介绍的时候,对房韦茹的姓名身份说的非常详细,而苏巧沁的却语焉不详,只是简单说了下名字和职业就算完了。
  这其中必然有古怪,而这个“古怪”,看苏巧沁那张已经红起来的脸,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
  周沛芹心中微微一痛,却并没有什么表现,依然笑容温婉的说:“喜欢你就多喝一点,萧说了,常喝这个茶,对女人气血调节有好处呢!”
  苏巧沁点头:“谢、谢谢周女士,我会的。”
  “什么女士啊?我就是一个乡下妇人,”周沛芹摆摆手,说,“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就喊我一声姐,反正看你这么年轻,我应该不算占你的便宜。”
  苏巧沁愣了愣,忽然抬起头,不敢置信的望着周沛芹,好一会儿才心情复杂的摇头道:“没有,能叫你姐姐,是我的荣幸。”
  周沛芹的心绪自然也很复杂,像是安慰一样轻拍了拍苏巧沁的手背,便歉意的对房韦茹说:“你们二位先少坐,我去帮云苓做饭。”
  出了门,她正好看见萧晋抱着女儿小月转圈,一颗不安的心瞬间就平静了下来,深吸口气,咽下喉间那难言的苦涩,抬步向厨房走去。
  “对了,敏敏呢?”讽刺完秋语儿,萧晋这才想起贺兰艳敏竟然没有迎接自己,不由转头问陆熙柔道。

  “哎呦!难得你还记着我们的艳敏。”陆熙柔似乎打算好了不给他一点好脸色,鄙夷道,“可怜那孩子在今天毒瘾发作最难过的时候,还在喊着‘哥哥朋友’,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哎呀!你干嘛打我?”
  “再阴阳怪气的说话,信不信我会当众抽烂你的后丘?”萧晋瞪眼道。
  “那……那你也不能总敲我脑袋啊!敲傻了怎么办?”陆熙柔揉着脑袋委屈道。
  “傻了好,你最大的毛病就是自以为聪明。另外,敏敏的年纪不比你小,想叫人家孩子,下辈子早投胎几年。”

  说完,萧晋就快步的走向贺兰艳敏和梁二丫居住的房间。
  屋子里,依然瘦弱的贺兰艳敏像只营养不良的小猫一样蜷缩在被子里,脸上还带着泪痕,眉头紧蹙,惹人生怜。
  萧晋坐在床边,伸出手刚帮女孩儿抚平眉心,她就睁开了眼,瞳孔明显还没有对好焦就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哇哇哭着说:“哥哥朋友,你……你终于回来了,敏敏今天好难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