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38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他那么喜欢看戏的话,这次就让这两位大方师吃个哑巴亏。”归不归咯咯一笑,指着桌子上面的地图说道:“这次水陆局完了,我们就先一步将法器取出来。老人家我正愁怎么给谷元秋、伊秧下个套,有了这件法器那就简单多了。就算老人家我猜错了。里面不是什么法器也不能这样就便宜了广仁……”
  吴勉、归不归二人正在指着地图说话的时侯,湖心岛上的一座帐篷里面,广仁、火山二人正从一座银盆法器当中清楚的看到了归不归所画的地图全貌。火山已经将新的地图描绘了出来。检查对照无误之后,将画着新地图的绢帛亲手交到了自己师尊的手上。
  看着法器当中还在和吴勉说话的归不归,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将地图收好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到底是归不归,看了那么一会功夫就将地图都背下来了。也就是这样的法子,才能让你把地图交出来。”
  等到广仁说完之后,火山才开口说道:“那么水陆局的冥诞还要照常举办吗?还是说大方师您在这里继续法会,我待人将东西取出来?”

  “事关重大。还是你我同去的好。好在席应真就在这里,还有制衡谷元秋、伊秧四神的人物。”想到自己算计了归不归,广仁便忍不住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不能让归不归起一点疑心。等到法会结束之后。我会想办法将他们拖在这里几日,到时候你我再去将东西取出来。我还要在地图当中,给归不归留下点纪念……”
  外面的酒席闹到了半夜才算结束,那些方士成天守在徐福的身边,受惯了拘束,现在终于有了宣泄的地方,几乎每个方士都喝的酩酊大醉。第二天一早收拾残局的时侯,酒可以喝光,菜也一点都没剩(饕餮吃了一夜)。
  好在方士都是有修为的人,太阳一起来便都爬了起来,去找广仁给他们上了早课。没有一点宿醉未醒的意思。
  到了燕哀侯冥诞的正日子,所有的方士都换上了新的法衣吉服。其中九十九个名方士留在按着扇子面形状的散开。另有三十三个人人乘坐一只小船漂在静心湖的湖面,虽然还没有到法会的正时还没有到,不过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端庄肃穆,看上去每个人都是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广仁请吴勉、归不归和席应真等人登上了小岛。在湖心岛的吉棚当中观看这些为了首任大方师燕哀侯举办的水陆法会。

  天色慢慢黑下来之后,法会正式开始。湖心岛上首先点起了焰火。引火继续点上了代表燕哀侯生辰、死忌的两柱高香,随后所有的方士包括归不归在内开始齐声的背诵方士一门的超度亡灵的法文。
  经文背诵之后,广仁带着自己新收的女弟子戴春桃一起做法引燃了祭牌前的灯盏。随后火山小心翼翼的接过灯盏,走到了小岛边缘,将灯盏里里面的火源引到了所有湖中小船船头的油灯当中。随后这些小船在湖中鱼贯而行,一边齐声背诵着经文。一边连续不断的将船头灯火的火源引到岸上那九十九名方士手中的烛台上。
  这当中,超度的经文就没有断过。等到所有人的手上都有了火源之后,广仁请尊客席应真动手,放生了九十九条鲤鱼。说起来简单,整个过程下来差不多也过了两三个时辰。
  眼看着快到了子时,这水陆局的法会就要结束的时侯。空气当中突然响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你们再给燕哀侯大方师的冥诞举办水陆局的法会,为什么不来请我?”
  说话的时侯,两个人影已经到了岸上九十九名方士的身后。有迎客的小方士前去阻拦,刚刚想要说出来法会已经开始,请不要吵闹喧哗的时侯,其中一人只是对着小方士吹了口气。一股狂风席卷归来将小方士吹落到了静心湖中,同时众方士猝不及防之下,岸上九十九名方士手中的火烛同时被狂风熄灭。
  眼看着等到全部火烛烧尽法会便可以结束,想不到就在这个档口,会有又出来捣乱。当下,岸上的众方士大怒,等不及湖心岛上的广仁大方师下法旨名,直接对着这两个人扑了过来。
  当初和广仁、火山师徒偷看吴勉他们和四神相斗的方士大多都在湖心岛上。剩下的也在湖中的小船上。他们是在法器当中见过这两个人相貌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和燕哀侯一起创建方士一门的先辈谷元秋,另外一个是方士一门第三人大方师伊秧。当下这些人来不及施展术法回到岸上,只能对着那些同门大喊:“不要动手!他们二人是门中前辈谷元秋和伊秧!你们快快离开……”

  本来这些方士已经冲到了二人的面前,听了同伴的话之后步伐微微有些迟疑。就在这个档口,伊秧突然动了,两个双臂好像大鸟翅膀伊秧来回的摆臂。随着他的动作,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将这些方士大半都吹到了静心湖中。
  转眼之间,岸上的方士已经不见了一大半。剩下的方士看到自己完全不是对手,当下他们开始慢慢向着湖边退了过去。有同伴的警示,他们并不敢轻易对二人施展术法。唯一能做的就是自保,等着广仁大方师带人冲过来。
  “燕哀侯也是我的旧友,这样的水陆局法会,你们竟然会把我也忘了。”谷元秋看着湖心岛的那些人,他只看到了当中的吴勉和归不归,却没有看到消无声息混进了方士队伍里的席应真。岛中众人都因为禁制而被禁锢住了气息,故而这二人都没有发觉这里还藏着一个大人物。
  谷元秋淡淡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是哪位?请出来,我有话要问你。”

  因为水陆法会的缘故,湖心岛周围都下了禁制,岛中和船上的方士无法使用术法过来。当下广仁。火山已经上了渡船,在船头上火山大声喊道:“我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难为其他的方士!”
  看着载着火山众方士的渡船赶了过来,伊秧冷冷的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饿谷元秋。见到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对着火山说道:“我是方士一门第三任大方师伊秧,刻在门中大方师排位第三个的百溪大方师就是我。这位是和燕哀侯大方师共同创办方士一门的谷元秋先生,我们二人早年得道成仙……”
  说到这里的时侯,渡船靠岸广仁、火山众方士身子一闪已经将这二人围在了当中。广仁、火山仗着席应真就在附近,心里并不如何惧怕这两位方士门中的前辈。
  伊秧也没事人一样的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方士一门传承千年,消亡也是迟早的事情。这个我不怪你们,不过门中的法器、珍宝乃是公器,并非是你们的私产。你们把它们藏到哪里去了?你虽然是大方师,也是我与谷元秋先生的完备,你们把从方士一门掠走的公器交出来。我与先生在教授你们中兴方士一门的办法。”
  伊秧说话的时侯,跟着渡船一起回到岸上的百无求皱着眉头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这个伊秧说得什么连七八糟的?他什么时侯又改名叫做百溪了?百溪……听着怎么好像那个死鬼百里熙……”
  日期:2017-08-3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