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1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到他的话,心里突然动了一下,仙人铊。。。
  妈的,这个老王八蛋的手段是非常厉害的,非常擅长于仙人铊的切法,把一块只有一半表现的料子给切成两半都有表现的料子,也就是把只能卖一分钱的料子,用来卖两分钱。
  我很心动,但是我这次是卖给陈发他们,我没有必要,完全没有必要,我笑了一下,我说:“对不起老刘,我不稀罕。”
  “嗯?不稀罕?”老刘发出了一个怪腔,随即说:“九亿的料子,拿来卖十八亿,白白多赚这笔钱你不赚?脑子是不怎么好。”
  我听到他的话,心中极为震惊,他居然知道底价,他居然真的知道,我觉得有点可怕,这件事是政府军内部高层封锁的事情,最后的底价只有我跟政府军知道,但是没想到他居然知道了,这说明什么?他在政府军内部有极高的人脉,高到甚至超过了丁瑞。
  但是我不想让老刘看出来我的内心惊讶,我说:“对不起,我只做正经生意,而且,这次我是跟广东人合作,我没有必要用来欺骗广东人,你不了解我跟广东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你可能失算了,你还是会死。”
  老刘站了起来,很不屑的指着我,说:“你啊你,永远都不知道,装进自己口袋里的钱,才是自己的钱,你跟广东人合作,他们能给你什么好处吗?一份钱也是赚,两份钱也是赚,赌石就是一件博运气的赌法,他们广东人赌输了,就得认,不要说什么合作,合作不也是赚钱吗?所以,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愚昧。”

  我听着老刘的话,有点惊讶,他居然教训起来我了,花花走过来,说:“我想洗个澡,睡一觉,帮我安排吧。”
  她说着就走出去,所有人都看着她,她那种无所谓的姿态,让人很郁闷,张奇说:“飞哥,我们是抓了他们吗?是要杀他们吗?”
  “不会的,邵飞,小心矮子奇,小心周老大,我说他没死,他肯定就没死,而且,一旦等他们出现的时候,你就完了,你的女人,也靠不住的,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能真正靠的住的,只有钱,这次赢了,给我五亿老人头,不过分吧?”老刘平淡的说着。
  我咬着嘴,心里开始嘀咕起来了,妈的,这个老刘怎么什么都知道,我的女人?桑灵?我确实没有把桑灵放在最信任的位置上,矮子奇,我也没有信任他,而桑灵跟矮子奇的密谋,突然让我内心纠结起来了。
  妈的,周老大真的没死吗?我愤怒的把餐桌都给掀掉了,几个人都躲的远远的,我看着老刘,他无所谓的说:“不要生气,事情出现了,就把他解决掉,听我的,杀我对你没有好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能帮你对付周老大,现在他还不敢出来,矮子的势力还没有达到能在缅甸跟内地必杀你的能力,所以,你现在还不用怕。”
  “周老大在什么地方?你在哪里见过他?”我愤怒的问着。
  老刘说:“我的人在邦康,老街都打听到了他的消息,但是他这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想找他很难,除非他自己跳出来。”

  “放屁,等他跳出来,老子就挂了,你想活着,就体现你的价值,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周老大现身?”我愤怒的说。
  老刘说:“动动脑子,周老大恨你如骨,但是现在他想杀你,没有必然的把握他是肯定不出来的,所以,你就需要制造一个假象,给他的小鬼多滋润一点,让他以为自己有那个能力一击必杀你了,这样他自己就跳出来了。”
  我听着这话,脑子有点发晕,小鬼?矮子奇,我握紧了拳头,矮子奇如果是周老大放出来的小鬼,那么他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发展,周老大劝靠他的发展才能对付我,我要立马掐掉。。。
  不,我不能掐掉矮子奇,因为没有一个矮子奇,还能 出现一个矮子张,找一个代言人出来很容易,而且,那时候我就无法知道到底谁是周老大的人了,老刘的办法是一个办法,但是是双刃剑,我明明知道矮子是周老大的小鬼,我还要培养他,等以后我培养的够强大了,无法收拾他我该怎么办?
  纠结。。。
  真的很纠结。。。
  “好了,我也要洗个澡。。。”老刘伸着懒腰说。

  我听了,就说:“给我带到郊外,先打一顿,他的他腿给我打断。”
  听到我的话,老刘惊讶的看着我,指着我说:“何必要这样呢?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对我们都没有好处的。”
  “哼,我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留着你也好,杀了你也好,但是,你想跑,门都没有,太子,这件事交给你,只要人活着,两条腿断了都没关系。”我愤恨的说着。
  太子冷眼看着老刘,说:“知道了大哥放心吧。”
  我看着老刘被拖了出去,我就呸了一口,妈的坑了我三个亿美金,我还会让你舒舒服服的当大爷一样供着吗?在我手里,你只要活着,我就有办法让你乖乖的听话。
  “飞哥,别信他的,这个人满嘴胡扯。”赵奎说。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还是有忌惮的,老刘确实跟缅甸的高层有联系,否则不可能知道那块原石那么详细的事情,但是我不在乎,一个赌鬼,在他们哪里也不应该有什么大作用,顶多是切石头的手法厉害,我是打断了他的腿,又没有把他脑袋割下来,留着脑子就行了。
  我说:“再开一间房。”
  我说完就走了出去,看着花花,她在门口等我,对于她老爸被带走,她一点想法都没有,只是很疲倦的看着我,赵奎他们把房间开好了,我就带着花花去房间,她进了房间,就去浴室放水,我看着她,很随意,我坐在沙发上,她看着我,说:“你不要出去吗?我要洗澡?”
  我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她,她翻了白眼,就当着我的面,把那前卫的t恤脱掉,丢在我面前,然后是那紧身的皮裤,我看着她一点点的宽衣解带,最后一丝不剩的站在我面前,说:“想温存一下吗?希望你能受得了我这肮脏的躯体。”
  日期:2017-08-1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